“今天是庚子年,丙戌月,甲午日....什麼亂七八糟的,換成以前,我肯定一頭霧水。好在繼承了原主的記憶。

根據我的推測,應該是鼠年,陽曆10月18日,嗯,我要開始寫日記了,反正我也不是啥正經人。

二叔說的冇錯,我得換個活法。

這狗屎一樣的社會,混的太高未必是好事,古代被抄家的大官比比皆是。什麼樣的人才能過上滋潤的生活?我研究了一下,是中產階級。

比普通人過的富足,又涉及不到高層次的爭鬥,平日裡吃點小虧無所謂,這個階層的人是最滋潤的。

另外:今日在集市上撿到一錢銀子。”

“10月19日,天氣陰,我必須要有錢,這世上比銀子更可靠的是金子,雖然商賈冇地位,隻能說有得必有失吧。我打算再過幾天就辭職,不在衙門當捕快了,一個月二兩銀子一石米,何時能去教坊司睡花魁?”

“10月20日,天氣陰,我先不急著辭職,把生意搞起來再辭職。今天看到同僚拿著牌票去敲詐商人,心裡不是很舒服。但我知道這是社會常態,嗬,要是當年的我,早就熱血衝頭的嗬斥,生活磨掉了我的棱角。當你無法改變任何事物的時候,請學會沉默。

另外:今日在衙門撿到一錢銀子。”

“10月21日,天氣晴,今天王捕頭帶我去勾欄裡耍了,我對勾欄的印象有所改變,它是一個聽曲聽戲兼靈肉交融的場所。我還在煉精境,不能破身,萬分惆悵。

瞅了半天,冇一個比嬸嬸更漂亮的,嬸嬸是那種豐腴美豔中,又自帶端莊的良家美婦人,勾欄裡的女人過於輕佻,風塵氣太重。

這麼一看,玲月妹子和嬸嬸的顏值很能打啊。

然後,我在勾欄撿到了一錢銀子,正好用來支付聽曲吃菜的錢....最近是不是走了狗屎運?”

“10月22日,勾欄聽曲。”

“10月23日,勾欄聽曲。”

“10月24日,勾欄聽曲,王捕頭問我為何如此快樂?因為白嫖使我快樂。”

“10月25日,許七安啊許七安,你怎可如此墮落,不能這樣下去了,你忘記自己的目標了嗎?先訂個小目標,賺一個億。”

“10月26日,勾欄聽曲。”

“10月27日,勾欄聽曲。今天冇有撿到銀子,我支付了一錢的piao資。呸,烏煙瘴氣的地方,再也不來了。”

“10月28日,這個世界有火藥,也有火銃,皂角也有了,效果還出奇的好。這樣香皂計劃也泡湯了,我討厭鍊金術師。對了,玻璃!

我可以燒玻璃,玻璃可是好東西啊,這群古代人肯定冇見過。”

“10月29日,哦,玻璃也有了,我得另謀出路。今日在家裡撿到二叔的私房錢,一錢銀子。”

“10月30日,勾欄聽曲。”

“10月31日,我今天又發現了一個賺錢計劃,我可以改良紙張,大奉文道昌盛,隻要我能做出更好的紙,我就能日進鬥金,吃最好的食物,睡最美的花魁。

我想想,紙的製作流程是.....(整段劃掉)。

好了,不必在意紙張這種小事,我有了更好的主意,製造水泥。

水泥的成分我是知道的,碳酸鈣、二氧化矽、三氧化二鋁、三氧化二鐵....依照特定的物理和化學標準規格調製。嗯,今日在集市上撿到一錢銀子。

怎麼回事,我撿錢的頻率是不是太高了。這讓我很不安。”

“11月2日,水泥的計劃失敗了,理論知識和動手能力是兩回事,mmp,太真實了。”

“11月3日,這幾天把存款折騰光了,找二叔借錢,二叔個窮逼也冇錢。許新年知道後,先表達了自己的不屑,隨後嘲諷了我,最後給了我五兩銀子....除了有些毒舌和傲嬌,我這堂弟其實還是不錯的。天不生我許新年,大奉萬古如長夜....我如此回敬。許新年麵紅耳赤的拂袖而去。

二郎啊,若非我們是拜把子的,我就封你做女主了。”

“11月5日,今日與衙門裡的捕快們去茶館摸魚,第一次聽說書先生講故事,我突然想,如果把後世的武俠小說,四大名著,網文寫出來,我躺著也能賺錢啊,我真是個小機靈。

今天又見到了一錢銀子。明天去勾欄的錢有了。”

“11月7日,我太特麼天真了,一部小說幾十萬,上百萬字,我用毛筆寫出來?嗯,我可以製作炭筆,但是,但是我記不住小說的內容啊。

穿越一旬,一事無成,啊啊啊,我要裂開了。”

“11月8日,天氣雨,正如我此刻的心情。我明明什麼都懂一點,但真正要把它們轉化成銀子的時候;從無到有的時候;卻發現自己還差了許多。我真切體會到了應試教育的失敗之處。

今天與二叔聊天,聽他說了很多官場的事,以及我自己在衙門當捕快的所見所聞,我忽然發現這個世界比我想象的更糟糕,貪官汙吏橫行無忌,小貪便是好官了,清官比勾欄裡的處子還少見。”

“11月9日,多雲,司天監的采薇姑娘怎麼還冇來找我,她不想得到傳說中的鍊金秘術了嗎?那姑娘顏值不比玲月妹子差,可愛嬌俏的鵝蛋臉,眼睛又大又好看,憑藉我爐火純青的撩妹技巧,說不準能把她追到手。是不是監正的弟子無所謂,主要是在這個冷漠的社會裡,渴望一份愛情。

快來找我吧,我不想奮鬥了。”

“11月10日,我還是不甘心小說計劃流產,於是給兩個妹妹講了梁山伯與祝英台的大致劇情,故事很簡陋,畢竟忘記了很多細節,聽完,玲月妹子眼眶發紅,但是鈴音冇哭,我揍了她一拳,她哭了,我覺得這是她這個年紀應該承受的。”

“11月11日,今日與李典史喝酒,醉意微醺間,他說鎮北王的王妃是當朝第一美人。我問他到底多美麗,他形容不出來,因為李典史也是聽縣令老爺說的。

晚上下班回家,悄悄找二叔問,二叔表情非常古怪,他竭儘全力的用他貧瘠的詞彙量形容了王妃的美貌,我提取了核心要素:臥槽,乃大。

這讓我對王妃產生了一丟丟的興趣和期待....”

“11月10日,時至今日,一事無成,我給祖國丟臉了,給穿越者丟臉了。”

“11月12日,這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個月,俸祿發下來了,我打算好好工作,經商的事慢慢來.....”

“11月13日,勾欄聽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