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七安披上袍子,獨自攀登,來到八卦台。

秋風蕭瑟,像一把把細細的小刀,刺在麪皮。。

他再次見到了這位大奉守護神的背影,與以往悠然端坐案前不同,這一次,監正負手站在八卦台邊緣,望著皇宮方向。

“你的“意”是什麼?”監正問道。

“玉碎!”

許七安直截了當的回答。

“玉碎.......”

監正緩緩咀嚼這兩個字,微笑頷首:“與天地一刀斬的特性相符,不枉費我把這份絕學送到你手裡。”

你這個老銀幣.........許七安早就猜到這件事,但還是首次得到監正的承認。

監正又說:“你知道《天地一刀斬》的來曆嗎?”

許七安搖頭。

“他來自一位一品武夫,那位一品武夫試圖用手裡的刀戰斬破天地牢籠,然後他就殞落了。”監正笑著說。

那說明他用錯了武器,換成一把斧頭,他說不定就成功了..........哪怕是在這麼糟糕的處境裡,許七安依舊忍不住於心裡吐槽。

“一品武夫叫什麼?”他趁機補充知識,問出心底的好奇。

監正搖頭:“當年儒聖劃分境界,將各大體係分為九品時,唯獨在一品武夫處留白,冇有取名。有趣的是,武夫體係的超品,儒聖取名為武神。

“更有趣的是,自神魔時代總結,一品武夫雖鳳毛麟角,但十幾萬年的漫漫曆史長河中,總是會冒出一兩個。唯獨武神從未出現過。”

這確實有些意思,已經出現過的品級,儒聖留白,而冇有出現過的品級,儒聖卻命名為“武神”。許七安腦子裡閃過一串問號。

同時,他思忖監正把《天地一刀斬》贈予他的原因是什麼,總不能希冀他一刀劈開天地牢籠吧。

我又不是盤古.........他心裡嘀咕,說道:“能說說貞德的事嗎?我有幾點好奇。”

“說他作甚,掃興!”

監正搖搖頭,語氣就像路人在街上踩到一坨狗屎,叫一聲:臥槽!

然後嫌棄的走開。

監正揮了揮手,一枚乳白色的丹丸隔空浮在許七安麵前:“吃了這枚丹丸,你的傷勢很快就能痊癒。”

許七安接過丹丸吞下,往前走了幾步,道:“監正,我對你,隻有一個要求。”

..............

雲鹿書院。

清光閃爍,一道白衣身影帶著許七安來到山腳下,這位白衣身影麵朝石階,後腦勺對準許七安。

“多謝楊師兄。”

許七安對逼王奉上誠摯的感謝,道:“有空請你去勾欄喝酒。”

“大可不必!”

楊千幻冷哼一聲,身形一閃,消失不見。

少頃,他又閃現了回來,後腦勺灼灼的盯著許七安:“如果你能找一個病入膏肓的教坊司花魁,我可以考慮。”

為什麼是病入膏肓的教坊司花魁..........許七安一時難以理解,楊師兄竟有如此古怪的性癖?

他喜歡對姑娘施針?

楊千幻見他不說話,便當他答應了,腦袋後仰了兩下,表示點頭,複而消失不見。

“楊師兄總是奇奇怪怪的,腦迴路和普通人不太一樣。”許七安嘀咕道。

想了想每天想著搞事情的某位鍊金狂人,某位瑟瑟發抖的可憐蟲,某位美食家,他頓時心如止水。

許七安抬頭,望了眼山頂,緩步登山。

他剛來到半山腰,一扭頭,看見石階邊的涼亭裡,坐著一位花白頭髮淩亂,儒衫漿洗褪色的老儒生。

院長趙守。

“你來啦!”趙守笑著說。

許七安不接梗,在涼亭邊坐下,想了想,問道:“院長知道先帝貞德的事嗎?”

趙守沉默許久,“出征前,魏淵與我提過此事,那時他並不確定。”

魏公對此,果然是心裡有數的,即使冇有實證,但不乏相應的猜測,而即使這樣,他還是一意孤行的攻打總壇,封印巫神..........

他在信裡說過,此事涉及到超品之上的某個隱秘..........

許七安沉吟道:“魏公為何封印巫神?”

趙守冇有正麵回答他,“你有冇有聽說過南疆蠱族裡流傳的,關於蠱神的傳說?”

許七安皺了皺眉,腦海裡旋即浮現麗娜說過的話:

天蠱部的先知預言,蠱神遲早會復甦,屆時,將給九州世界帶來難以想象的災難,整個九州,會變成蠱的世界。

許七安悚然一驚,現如今,他知曉了巫神也被儒聖封印,蠱神同樣被儒聖封印,那麼按照蠱神的傳說來解讀,巫神解開封印,是不是也會帶來相似的災難?

這就是魏公哪怕拚上性命,也要封印巫神的原因麼.........許七安深吸一口氣,轉而問道:

“你對貞德瞭解多少。”

“我隱居清雲山清修多年,先帝的事瞭解不多。魏淵雖然意識到貞德可能還活著,不過他還冇來得及查。”趙守頓了頓,分析道:

“但我們根據他的行為,可以一定程度的猜測其目的。”

許七安擺擺手:

“我對他的瞭解,或許比您更深刻。貞德的一切目的,都是為了長生,不,應該是當一個長生的帝王。

“魏公曾與我說過,戰爭會動搖氣運,影響國本。敗仗打的越多,氣運流逝越嚴重,直至亡國。”

道理不難理解,國家一直吃敗仗,一直在死人,領土一直被侵占,久而久之,當然亡國。

趙守頷首,接過話題:“所以貞德勾結巫神教殺魏淵,試圖讓十萬大軍全軍覆冇,是為了磨滅大奉氣運。

“炎康兩國的大軍不合常理的攻打玉陽關,同樣是為了屠戮襄州,荊州和豫州,磨滅大奉氣運。

“如今,他不願給魏淵身後名,真正的目的也不是區區一個身後名,他是要藉此將戰爭定性為慘敗。這一場戰,大奉打輸了,十萬大軍近乎全軍覆冇。隻要昭告天下,百姓信以為真,這同樣是對國家氣運的一種動搖。”

許七安點頭,這點不難理解。

他望著犬儒院長,皺起眉頭:“我有一個疑惑,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問一問題,是不是將氣運削弱到一定程度,就能抵消“氣運加身,不可長生”的天地法則?”

“我明白你想要說什麼,如果僅是少量的沾染氣運,不會受到天地規則的禁錮。可貞德不行,除非大奉滅國,不然他仍然是一國之君,那他的壽命必然會有儘頭,並不會比常人長壽。”

趙守相當篤定的語氣給出答覆。

這樣啊,那我的那套無限削弱氣運,打破天地規則的猜想就不成立了...........許七安凝眉道:

“既然如此,他到底想忙活什麼?嗯,皇室成員皆有氣運,貞德身為帝皇,氣運最隆,他是想亡國滅種,以此擺脫氣運束縛?

“但這和元景帝表現出來的,對權力的渴求和留戀互相矛盾。”

兩人旋即進入沉默,冇再說話。

幾分鐘後,趙守說道:“我大概有一個猜測。”

許七安立即坐直身體,擺出聆聽講課的姿態:“您說。”

趙守緩緩道:“貞德和巫神教聯手,滅十萬軍隊,殺魏淵,前者是為了磨滅大奉氣運,後者是為了保住巫神。雙方在這場合作中各取所需。

“那麼,巫神教後來派兵攻打玉陽關,態度非常迫切,這又是為了什麼呢?如果僅是報複大奉,以巫神教現在的慘狀,休戰纔是最明智的選擇。

“勝敗乃兵家常事,報複什麼時候都可以,冇必要這麼拚命。如果是為了盟友或者承諾,嗬嗬,兩國之間隻有利益不談感情。”

許七安眼睛一亮,隱約間把握到了什麼:“這其中,必然有巫神教無法拒絕的誘惑。”

趙守露出孺子可教的神色,接著說下去:

“按照你所說,貞德的目的是成為長生久視的皇帝,那麼,到底有什麼辦法,能讓他既當皇帝,又能長生?咱們換個說法,你或許就能明白了。

“你瞭解巫神教附屬三國的統治結構吧。”

那是神權淩駕於皇權之上的國都。許七安當然知道,回答道:

“他們的國君掌控軍權,臣子們掌控政權。而在兩者之上,有一名三品靈慧師維繫平衡,但平時不會插手軍政事務。”

趙守起身,走出涼亭,眺望東北方向,幽幽道:“三國君王其實是藩王,真正的中樞,是靖山城。真正的皇帝,應該是大巫師薩倫阿古。

“可是,薩倫阿古活了幾千年了。”

轟!

彷彿一道閃電劈入許七安的腦海,劈的他目瞪口呆,劈的他渾身發顫。

薩倫阿古是大巫師,是靖山城最高領袖,巫神被封印的一千多年來,他纔是巫神教真正的話事人,地位等同了中原朝廷的皇帝。

而,薩倫阿古,是古時代活到現在的一品高手。

“院長的意思是,貞德想效仿薩倫阿古,不,是成為第二個薩倫阿古?”

許七安眼裡的震驚慢慢收斂,語氣變的冷靜:

“對,隻要把大奉變成巫神教的附屬國,他就能成為第二個薩倫阿古。薩倫阿古管著東北三國,他貞德可以管中原十三洲。

“他依舊是皇帝,區別隻在於頭頂多了一位巫神。但巫神已經被封印了,無人能製衡他,即便巫神解開封印,那位超品巫師能讓薩倫阿古管東北,未必不會讓貞德管中原。

“貞德的修為至少二品,這樣的高手,巫神教會給予最大的尊重。對巫神教來說,把大奉變成他們的附屬國,是大奉開國皇帝承諾過的事,是巫神教夢寐以求的事。

“所以他們迫切的攻打玉陽關,與貞德裡應外合,動搖大奉氣運,這樣一來,貞德和巫神教的行為,就有了完美解釋...........想把中原變成巫神教的附屬國,要先削弱大奉氣運,這點我可以理解,但,但具體又是如何操作?

“氣運玄而又玄,中原人傑卻是實打實的存在,百姓不同意,必定揭竿而起,管你是巫神教還是佛門........但這或許正是巫神教希望看到的?”

他一邊神經質的喋喋不休,一邊看向趙守,征求他的看法。

“我們的猜測相同,至於怎麼把中原變成巫神教附屬國,這或許是超品的另一個隱秘,我並不知曉。至少儒聖冇有留下隻言片語,隻能靠我們自己去探索。”趙守沉聲說。

“巫神凝聚東北三國氣運,又是如何長生的?”許七安皺眉。

“冇有任何人說過,也冇任何文字記載,巫神凝聚了東北三國氣運。這個問題,也許監正應該能回答你,術士修行與氣運有關、監正活了五百年,而術士體係脫胎與巫師。”

趙守如此回答。

所以超品巫師,也能像術士一樣,擺弄氣運?許七安沉默一下,凝視著犬儒院長:

“我這次來,是想取走魏公留給我的東西。”

趙守冇有點頭,而是看著他:“你決定了?”

許七安緩緩點頭:“我以前不明白監正為什麼總是冷眼旁觀,明明有能力,卻什麼都不做,尤其在知道貞德的存在後,我因為無法理解,乃至對他產生怨恨。

“魏公死後,我猶如絕境之人,退無可退,那段時間我想了很多事情,覆盤了很多細節。忽然發現,答案其實早就給我,隻是我冇有醒悟而已。”

說著,他望向了清雲山頂峰某一處,感慨道:“錢鐘大儒已經告訴我答案了。”

隻有氣運,才能打敗氣運。

儒家修行與氣運有關,那位二品大儒攜民怨撞散大周龍脈,國亡,人也亡。

監正要殺貞德,便如錢鐘撞龍脈。

玉石俱焚。

趙守袖子徐徐掃過涼亭內的石桌,石桌上便多了一隻錦盒。

“這就是魏淵送你的東西。”趙守笑道。

..........

PS:十二點前,15000字成就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