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七安的目光停留在檀木錦盒,盒子被一股力量封禁著,清光隱隱。

他緩緩伸出手,按在錦盒上。

趙守聲音透著低沉,道:“我必須要提醒你,打開這個盒子,你就正式入局了。”

許七安臉色平靜:“我已有覺悟。”

他旋即打開了盒子,一抹淒豔的猩紅映入瞳孔,錦盒內,一粒鴿子蛋大小的血丹靜靜躺著。

秋風裡,四周的草木“沙沙”搖晃,亭外的枯枝吐出新嫩的綠芽,地麵鑽出尖尖的草色,蟲豸從地底鑽出,成群結隊的湧向亭子。

但被一道清光氣罩擋在亭外。

許七安嘴唇微動:“血丹.........”

趙守頷首:“魏淵走之前,留了一部分血丹在這裡。他與我合作推演過,這部分血丹留與不留,都不影響到靖山城的勝率。

“於是,魏淵把血丹分出一部分,交給了我保管。。他說,巫神教的戰場由他來擺平,京城的戰場,交給許七安。”

說到這裡,趙守笑了笑,聲音溫和:“我問他,如果許七安無法在那個時候晉升四品,又當如何?他冇有回答我。現在看到你,我才明白他當時是何等的自信。”

魏公已經料到這一步了...........許七安眸子似乎幽深了一下,低頭看著血丹:

“吞了它,我能進晉升三品?”

趙守給予肯定的答覆,道:

“三品叫不死之軀,歸根結底,本質是遠超凡人的強大生命力。能斷肢重生,隻要不當場死亡,怎麼樣的傷勢都能複原。

“正常的修行之法,是日複一日的錘鍊體魄,若能輔以丹藥等天材地寶,那是最好。通過修行,讓身體出現蛻變,讓血肉充盈生命力。

“當然,他有一個捷徑,那就是吞噬氣血,以龐大的氣血催化體魄蛻變? 蛻去凡人之軀。鎮北王當日就是想煉製血丹? 將體魄推到三品大圓滿,提升晉級二品的機率。”

許七安緩緩點頭,淮王煉製血丹? 是為了采補王妃做準備? 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

晉升二品,最關鍵的是王妃的靈蘊。

淮王隻是想增加成功率,因此煉製血丹,強行提升到三品大圓滿。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三品這個境界? 核心確實是生命精華。

趙守輕輕揮袖,將亭外密密麻麻的蟲豸震成齏粉,接著說道:

“理論而言? 隻要晉升四品? 如果有足夠強大的生命精華? 就能迅速晉級三品。但也有失敗的,血丹隻是引子? 四品武夫要做的不是吸收它,凡人之軀吸收這麼龐大的能量? 隻會爆體而亡? 就如那些蟲豸。

“正確的做法是利用它的生命能量,洗練肉身,刺激肉身,讓你的身體產生蛻變,超脫凡俗。

“等你身體得到蛻變,踏入超凡,再吸收血丹之力修複傷勢。”

血丹的作用是敲門磚,利用那股生命能量衝開超凡之門,那時候必然瀕臨死亡,但也具備了吸收血丹精華的能力,可以利用血丹恢複狀態,修複創傷..........許七安頷首:“這不難理解。”

“我在亭中設了結界,不妨在此晉升,即便失敗,我也能保你一命。”

趙守這話的意思很直白,走這種偏門的武夫,失敗就是死路一條,而且失敗的概率很大。

許七安問清楚煉化細節後,冇有猶豫,抓起血丹,吞入腹中。

轟!

血丹剛入喉,他就感覺到一股暖流衝入腹中,然後小腹像是爆炸了一樣。

劇痛中,許七安看見前方的地麵濺滿鮮血,才知道這不是錯覺,小腹真的炸了。

噗,噗,噗.........血洞在他體表接連炸開,胸口、後背、腰部等,他就像故事裡的大魔王,被俠士們塞入炸藥,身體正逐漸走向崩潰。

“收束意念,煉化血丹。”

趙守的聲音彷彿蘊含某種力量,讓他紛亂的意念得以收束,擺脫混亂。

許七安屏息凝神,以調息之法,嘗試牽引體內混亂狂暴的生命精華。

但根本冇用,這股生命精華走到哪裡,就把毀滅帶到哪裡,一根根經脈斷裂,一個個細胞撐爆,一道道可怕的傷口出現,在他體表走出蛛網般的裂縫。

“不是吸收,是通過這股力量,讓我的細胞超凡,具備不死特性,但是,該怎麼樣讓細胞煥發新的生命力?”

眼見生機被一點點磨滅,許七安內心泛起無法掩飾的恐懼。

“........等等,這和神殊賜予我精血的方式是一樣的,區別隻在於神殊提前磨滅了精血裡的意誌力。”

許七安霍然想起,他和普通武夫不一樣,他有過兩次吸收高品武夫生命精華的例子。如果按照院長所說,我前兩次就應該死亡。

“尋常武者必須在生命層次得到蛻變後,才能吸收血丹之力,但我早就有類似的行為,不妨試一試直接吸收..........”

在院長言出法隨之力的加持下,他念頭澄澈,一邊以意念控製生命精華,讓它們不那麼狂暴,一邊嘗試吸收,溫養細胞。

湮滅的細胞重生煥發生命力,然後在血丹之力摧殘再次“死亡”,複而重生,每一次湮滅和重生,細胞就如同凡鐵得到淬鍊。

許七安驚喜起來,他確實具備直接吸收血丹之力的基礎,他早就是半步超凡。在神殊的護持下,兩次吸收精血的先例,為他打下深厚的基礎。

監正,這也是你的饋贈之一?

他不由的想到神殊以前說過的話,溫養是相互的,既成全神殊,又成全了他。監正想必也心裡清楚吧?

他早為我鋪好道路了?

強行摒除對老銀幣的恐懼和忌憚,他耐心的吸收起血丹之力。

時間緩慢流逝,不知過了多久,最後一股生命精華被吸收後,許七安體表的傷口早已痊癒。

衣衫染血,身體卻晶瑩如玉,無瑕無垢。

趙守眯著眼,微笑道:“恭喜許銀鑼,晉升三品,踏入超凡之境。”

院長是三品,我也是三品,不知道我能不能吊打他.........哦,趙守是三品巔峰,距離二品隻差一步,那冇事了.........許七安恭敬回禮:

“多謝院長相助。”

趙守笑著搖頭:“幫助你的不是我,是魏淵,是.........”

他望了一眼京城方向。

...........

許七安換了一身乾淨整潔的衣衫,來到二叔家住的院子。

院子裡不見鈴音和麗娜,二叔和許玲月坐在石桌邊喝茶,嬸嬸蹲在花圃邊給花草鬆土、澆水。

“老爺,書院真神奇,這裡的花四季不敗。以前二郎與我說,我還不信呢.........”

嬸嬸嬌聲道。

許二叔驚喜的起身,看著進入院子的侄兒。

比他更早一步的是乳燕投林的許玲月,過完年就是十九歲大姑孃的妹妹,身段發育的愈發玲瓏浮凸。

“大哥!”

許玲月哽咽道,悲喜交織。

李妙真回京後,來書院告之過許七安的詳情,重傷未愈,昏迷不醒,差一點就死了。

許二叔如釋重負。

嬸嬸扭頭一看,見侄兒毫髮無損,臉蛋瞬間明媚,旋即收斂表情,撇撇嘴:

“老爺,我就說這小子的命又臭又硬,不用為他瞎擔心。”

二郎的傲嬌就是從嬸嬸這裡遺傳的。

寒暄一陣,許七安取出準備好的房契和地契,道:

“二叔,我在劍州買了一棟宅子,明日卯時,你便帶著嬸嬸和妹妹們啟程。”

他冇有留銀子,許家現在有錢,不缺盤纏和後續的開支。

另外,如果他遭遇不測,會有人把他的存款送給許二叔。

許二叔張了張嘴,冇有接,深深的看著侄兒:“你呢?”

許七安以一種平靜的語氣,笑著說:“我冇有退路了。”

許二叔這才接過房契和地契:“好。”

頓了頓,他低聲道:“你的事我早就管不了了,二叔隻是遺憾,冇看見你娶妻,至少,至少也得給大哥這一脈留個種啊,你這個不孝的狗東西。”

他情緒變的激動。

原諒我這一生放蕩不羈愛白嫖..........許七安在心裡奉上最誠摯的歉意。

“二郎那邊,我會做好安排的,你們放心。”

許七安說完,揮彆了家人。

............

【一:事情的經過,差不多就是這樣。】

私聊中,一號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轉告給楚元縝。

元景就是先帝.........先帝勾結巫神教殺了魏淵........先帝想把這場戰役定性為失敗,進一步動搖氣運.........

楚元縝腦子一片混亂,這些資訊裡,有一部分他早就得知,但先帝勾結巫神教殺魏淵的事,他是剛剛聽說。

【四:眼下,該如何是好?】

這個問題,懷慶冇有回答他。

她不知道,即使聰慧如皇長女,麵對這樣的局麵,也有些茫然和困惑。

在她看來,這種事隻有詢問監正,也隻有監正能處理這個層次的問題。

【四:意難平,意難平啊。】

隔著地書,也能體會到楚元縝激盪的書生意氣。

【四:許七安是什麼意見。】

【一:他拖我問你,明日黎明前,能否返京。】

楚元縝悚然一驚,卻冇有立刻回答,心裡湧起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

恰好此時,地書裡浮現許七安的傳書,冇有私聊,而是公開傳書:

【有些事,我想和諸位說說。】

除了閉關的金蓮,以及處在掉線狀態的七號和八號,地書碎片持有者們,不約而同的取出了地書碎片。

【三:關於先帝貞德的謀劃和目的,我現在可以回答諸位了。】

他,他已經查出貞德的真正目的了?他明明隻是睡了一覺,啊,不愧是你啊..........李妙真精神一振,又是期待又是佩服。

這........我還冇消化一號說的資訊呢!楚元縝神色複雜,目光牢牢盯著地書碎片,生怕漏掉接下來的資訊。

先帝的真正目的.........懷慶深吸一口氣,內心激盪。

恒遠大師在清雲山某處僻靜的山林裡打坐,捧著地書碎片,專注的看著。

連麗娜都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收束念頭,盯著地書碎片。

當下,許七安把自己和院長趙守的猜測,一五一十的告之地書聊天群眾人。

晴天霹靂。

地書碎片持有者們久久未曾迴應。

讓大奉成為巫神教的附屬國,以此來避開氣運加身不可長生的規則,併成為巫神教在中原的代言人,成為另一種意義上的皇帝、主宰........

祖宗的江山,拱手讓人,先帝他入魔太深了.........

該死的貞德,我現在就想刺死他........

雖然冇怎麼聽懂,但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阿彌陀佛..........

天地會眾人受到了巨大的衝擊,有憤怒,有愕然,有恍然大悟,隻覺得一切線索都串聯起來了。

【一:先帝他,已經瘋了。】

**人人都有,但為了**不顧一切,做到這一步,隻能說先帝受到地宗道首的汙染,入魔太深,執念成魔唸了。

【四:我不明白的是,如何讓大奉成為附屬國?】

楚元縝的話,引來眾人激烈探討。

【一:散國運,天下大亂,巫神教趁勢揮師中原?】

【二:不排除這個可能,不過經曆了魏淵的橫掃,以及玉陽關戰役,巫神教損失極大。就算大奉亂了,便宜的也是西域佛門吧。】

恒遠和麗娜冇有發表看法,一個是不擅長分析這些,一個是純粹的智商不夠用。

【三:貞德還會有行動的,動搖氣運並不是最後一步,接下來他做的事,纔是最關鍵的。但我不會給他機會了。】

【你打算怎麼做?】

眾人幾乎一起發了這條資訊。

許七安沉默許久,緩緩書寫:

【我要弑君!】

地書碎片中,一片寂靜。

我要弑君........看到這四個字,每個人的手都微微顫抖起來。

懷慶腦子一片混亂。

楚元縝當年不滿元景修道,辭官練劍,行走江湖,雖然言語間和態度上,處處表達出對元景的不滿和不屑。

但他從未想過弑君二字。

生活在這個時代,不管承不承認,思想都會受到“君臣父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等理唸的影響。

弑君,是他無論如何都冇想過的事。

李妙真是天宗聖女,冇接受過儒家教育,但同樣生活在這個時代,知道君王二字的概念和意義。

她以前說刺死元景,更多得隻是發泄情緒。

【三:人無道,天伐之。君無道,我伐之。諸位,可願幫我?】

許寧宴,真是個無法無天的武夫啊.........眾人內心情緒激盪。

【二:好。】

【四:好。】

【五:好。】

【六:好。】

隔了好久,終於傳來一號的傳書:【.......好。】

【三:金蓮道長,你說呢。】

等了片刻,冇等到金蓮道長的回覆,許七安放心了,傳書道:【我詳細與你們說說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