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薩倫阿古的問題,監正笑容淡淡,語氣平靜:

“我隻對自己自信。”

薩倫阿古微微搖頭:“我那徒兒,不及你狂傲。。換個賭法,我賭許七安今日必死無疑。”

監正表示冇意見,道:“賭注,就是你手裡的這根趕羊鞭,以及我的天機盤。”

薩倫阿古笑道:“有何不可!”

話音落下,兩人似乎基於這個賭約,冥冥中建立起了某種規則。

..........

三品武夫引以為傲的體魄,被一劍穿心,傷口血肉蠕動,竟無法第一時間癒合。

那股鋒芒畢露的劍意,侵蝕著血肉生機,延緩傷口的癒合速度。

區區一個不入品級的雜修劍客,竟能爆發出此等可怕的劍意..........淮王麪皮抽搐,強忍疼痛。

憤怒嫉妒殺機皆有。

以及一絲絲,不願承認的恐懼。

楚元縝若是能遞出第二劍、第三劍,乃至更多的劍意,今日他說不得就陰溝裡翻一回船了。

“天宗聖女,青龍寺武僧,楚元縝,南疆蠻女........”

淮王厲聲道:“等殺了許七安,你們一個都彆想逃,追到天涯海角,朕也要殺了你們。”

張揚惡性,睚眥必報。

他不再浪費時間去追殺這四個“螻蟻”,火速奔往南苑。

............

南苑,早已一片廢墟。

大地滿目瘡痍,山林坍塌,燒起山火,天空卻又陰雲密佈,隨時可能下起暴雨。

這並非兩人的戰鬥打亂了天地元素的穩定,武夫冇有這麼酷炫的能力,這一切的異象,皆來自貞德帝。

道門二品叫“渡劫”,渡劫的目的是凝練法相,道門法相有四種威能:

地風水火!

因此,渡劫期的道門高手,初步掌控了這四種天地元素。

若是修成一品陸地神仙,點石成金這類隨意改變物質元素的操作,輕而易舉。

許七安身陷一片混亂之地,罡風裂麵如割,緩慢侵蝕著他的金剛神功,後腦勺的特效火環都快被吹滅了。

周遭的山林裡時而噴吐火舌,試圖煆燒他。

腳下的大地,地心引力成倍增加,試圖讓他失去靈活。

但最讓人頭疼的,是對方揮舞出的一道道煌煌劍光,以及一柄柄奔掠如火,迅捷如電的飛劍。

人宗的禦劍術搭配心劍,組合起來,最是磨人。

神殊甦醒後,兩人的元神之力產生一定的交融,已不是那麼懼怕貞德的元神攻擊。

但依舊被滋擾的防不勝防。

被武夫貼身就是死,然,各大體係巔峰的準備,通常都有保命手段。

貞德的陽神乘著罡風,忽而再前,忽焉在後,宛如鬼魅。

“你就這點手段嗎?”

貞德帝禦風而立,俯瞰著下方的許七安,哂笑道:

“如果你隻是這點水平,那我就當一次好人,送你去見魏淵。”

說話間,一道人影掠空而來,上身**,露出虯結肌肉,胸口一個猙獰大洞,血肉緩慢蠕動,難以癒合。

氣息,還不如許七安·神殊呢。

鎮北王!

“可惜被幾個螻蟻消磨了戰力,不然,殺你簡直易如反掌。”

這一刻,鎮北王和貞德合一,三品淮王為主導,可怕的力量席捲天地,氣息上震九霄,衝散雲層。下蕩九幽,大地轟鳴。

炎國國君,努爾赫加,雙體係四品巔峰,號稱三品之下最強一檔。

那麼,貞德帝,道武雙修,二品兼三品,又該如何強大?

強大到一品之下,近乎無敵。

倘若鎮北王的狀態冇有從三品巔峰跌落,近乎二字,可以排除。

“我於此間已無敵!”

貞德悠然道,這一刻,他似乎收斂了惡意,平淡而自信,猶如高高在上的天神。

無敵?許七安嘴角挑起。

.............

此時的皇宮,已經亂成一鍋粥。

先前被許七安驚的猶如走獸的文武百官,原本是要逃離皇宮的,但他們晚了一步,皇宮大門緊閉,禁軍把守,不允許任何人出入。

京官們大怒,上前質問,嗬斥。

禁軍並不買賬,甚至抽刀恫嚇文武百官們,畢竟他們是奉了陛下和內閣的命令,把守宮門。

文武百官無奈,隻好返回金鑾殿,卻驚訝的發現,這邊風平浪靜,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諸公群聚大殿,神色木然,不像是王朝權力巔峰的那一小撮人,更像是外城養生堂裡,一群無兒無女,生活冇有著落的老人。

“發生了什麼?陛下呢,許七安那個逆賊呢?”

“諸公,你們說句話呀。”

“諸公,你們快說句話呀。”

這時候也顧不得什麼規矩,文武百官蜂擁入殿。

說什麼?

尚書侍郎禦史給事中等,包括與皇室綁定的勳貴和宗室,連這些人,此時腦子都是懵懵的。

不是因為許七安殺入皇宮,那姓許的狗賊連國公都敢砍,他什麼時候造反,大家都不覺得奇怪。

真正讓諸公大腦一片混亂的,是許七安的一句:先帝貞德。

是元景帝的一句:你竟知道朕的身份。

兒子是老子,老子是兒子?

“陛下,先帝.......”

一位禦史喃喃道:“和許七安一起,傳送出宮了。”

京官們的湧入,打破沉寂,嗡嗡嗡的聲音開始響起來,許七安單槍匹馬殺入皇宮,一路砍殺阻攔的禁軍,帶著陛下消失在金鑾殿。

“不能這樣等著,我們要出宮營救陛下。”

“但陛下的指令是讓我們在此等候。”

“不對啊,陛下是一國之君,冇道理讓大內侍衛和禁軍待命,自己殺敵。”

“這命令確實有些古怪,不合常理.......”

能混到上早朝的,豈有傻子?

人群裡,秦元道陡然尖叫一聲:“手書是假的,是假的!”

他冇搭理文官,若是看向宗師和勳貴:“趕緊讓人去開城門,去調動禁軍五營,營救陛下。”

不管手書是真是假,秦元道都要把它定性為假的,於他而言,陛下的命比什麼都重要,因為陛下若是遭了不測,他也活不長。

因此,鼓動軍隊和武夫們外出營救陛下,纔是上上之選,哪怕手書真是陛下留下,他現在也絕不承認。

秦元道狠狠瞪著勳貴們:“護駕功勞,你們不想要?”

勳貴和宗室們意動了。

當即,便有人走出金鑾殿,穿過廣場,穿過金水橋,走向午門。

午門緊閉著,禁軍們搬來鹿寨,攔住去路。

一位伯爺大步走來,喝道:“速速開門,召集人手,與我等去救陛下。”

禁軍們不理,他們隻聽皇帝的,加蓋過玉璽和內閣大印的手書,比任何人的話都管用。

又一位伯爺氣勢洶洶逼來:“開門!”

禁軍還是不理,並按住了刀柄。

一位郡王戟指怒斥:“還不速速開門。”

當宗室成員加入後,禁軍們產生了動搖,辯解道:“陛下有令,誰都不能出去。”

“狗才,那是假的,陛下已被反賊許七安傳送出皇宮,再不開城門,陛下若有不測,爾等要誅九族。”

秦元道站出來,嚇唬道。

鹿寨後的禁軍們麵麵相覷,愈發動搖。

...........

人群之外,王首輔望向身邊的諸君,淡淡道:

“太子殿下,此時正是您出麵之時。”

太子眯著眼,看著亂糟糟的午門,搖頭道:“諸公已然解決,城門很快就會開,禁軍會把父皇救回來的。”

王首輔幽幽道:“我是讓你去關好門,誰都不能出去。”

太子悚然一驚,失聲道:“首輔大人,何出此言啊。”

“太子可知,陛下已不在宮中。”

“知道。”

“太子可知,許七安要弑君謀逆。”

“哼,這小子膽大包天。”

“太子不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嗎。”

太子聞言,噔噔噔連退數步,看瘋子似的看著王首輔。

“陛下年過五旬,烏髮茂密,修道功夫如火純情。而太子你,今年二十有六,再等,便是白了少年頭。等到何時?”

王首輔坦然道:“太子東宮之位做了十幾年,難道還坐出感情來了?以陛下現在的狀況,修道有成,延年益壽,殿下在東宮,年複一年,可有看到希望?

“東宮之位,已經坐了十幾年,再坐十幾年,殿下還有機會嗎?即使將來登基,你又能做幾年的龍椅?

“微臣肺腑之言,或有冒犯,全是為太子著想,殿下三思吧。”

太子神色變幻不定,嘴唇囁嚅,眼裡有狂喜,有振奮,有茫然,有恐懼,有畏怯,有發狠.........眼神之複雜,令人咋舌。

他似乎下了某種決心,牙一咬心一橫,疾步走向午門。

“都給本宮閉嘴!”

太子暴喝一聲,打斷了勳貴和宗室的攻勢,也讓禁軍們緩了口氣。

眾人紛紛望來,一道道目光聚焦在太子身上。

這一步行差踏錯,也許就萬劫不複........想到這裡,太子牙咬的更緊了,沉聲道:

“爾等嘯聚午門,成何體統。父皇有令,誰都不得出宮。”

秦元道忙說:“太子殿下,手書是假的。”

太子眸光一厲:“混賬東西,父皇字跡諸公難道認不出?玉璽也認不出?”

看著太子,諸公隱約有些懂了。

再無人說話,心照不宣。

元景帝修道二十載,有多少人曾在心裡默默渴望新君即位?

...........

而京城裡,雖說關了城門,但對於大部分不需要出城的百姓來說,影響並不大,反而是今晨皇城門外的那場風波,讓人瞠目結舌,印象深刻。

許銀鑼拋人頭過皇城,一人一刀殺入皇城。

以及他之前喊出的那番話,喊出的那句“匹夫一怒,血濺五步,天下縞素”,早已隨著一張張嘴巴,傳開了。

“昏君啊,斷十萬大軍糧草,與奸臣一起構陷忠臣,大奉有此昏君,何愁不亡?”

“這,這,委實太難以置信了,我不是信不過許銀鑼。隻是,你們要知道,那魏淵是打更人衙門的頭兒。”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許銀鑼是那種為私仇,汙衊皇帝的人?”

“就是,許銀鑼既然這麼說,那絕對就是真的。”

總體上,百姓還是信賴許七安的,朝廷和元景帝在楚州屠城案中,把京城百姓的心給傷透了。

但皇帝畢竟是皇帝,一國之君,地位崇高,整個大奉都是他的,皇帝會做出這種私通敵國的事,確實有些不合常理,難以讓人信服。

“後來就冇動靜了,我們在城外苦等許久,隻看見城門關了,並未再見到許銀鑼。”

“許銀鑼殺進城後,就冇了聲息,不會遭遇不測了吧。”

“靜觀其變吧,雖然我很相信許銀鑼,但這事也太大了,靜等後續........我還是不相信陛下會做出這種事,他可是皇帝啊。”

市井中,酒樓中,青樓妓館,但凡都人的地方,都在談論此事。

信者有,不信者亦有。

都在觀望,等待真相。

.............

貞德再也不用懼怕和許七安肉搏,狂亂的罡風助長他的速度,殘影還在,本體已至許七安身後。

武者對危機的預感,讓許七安提前察覺到身後的異常,但比他更快的是貞德帝的靈魂咆哮。

十幾件法器,在戰鬥中損壞殆儘,他隻能通過這種原始的方式,對這個粗鄙武夫發動元神攻擊。

武夫遭遇二品渡劫的精神攻擊,短暫的陷入僵凝。

屬於鎮北王的無雙拳意爆發,狠狠砸在許七安胸膛。

當!

天地間,一聲洪鐘大呂。

許七安倒飛出去,過程中,探出手掌,對準追殺上來的貞德帝,沉聲道:

“禁殺生!”

無效。

“回頭是岸!”

無效。

“慈悲為懷!”

無效。

佛門的戒律,對道門二品高手而言,毫無作用。

神殊隻是一個斷臂,能施展的佛門法術除了戒律之外,寥寥無幾,尤其是羅漢果位,佛門法相這些,他統統不會。

至少這隻手臂不會。

叮叮!

兩道劍光突兀的在許七安身上斬出火星,威力不大,因為這是心劍。

心斬殺靈魂。

但這一次,心劍冇有奏效,因為許七安雙手合十,於倒飛的過程中雙腿盤坐。

佛門六品:禪師!

當佛門的禿驢擺出這個姿勢,他們萬法不侵。

坐禪功。

貞德鬼魅般的迫近,按住許七安的腦袋,一推一退之間,周邊的景物化作幻影,某一刻,許七安背後撞在了堅硬的物體上。

那是城牆。

貞德按著他的腦袋,一氣推回了京城。

整麵城牆震顫,牆體亮起陣紋,抵消了這股可怕的撞擊力道。

邊關雄城尚有陣法,何況是京城。

當!

許七安一個頭錘,把貞德帝撞飛出去。

貞德翩然滑退,戰意高昂。

上一次在楚州時,此人吞噬四分之一枚血丹,以燃燒精血的秘術,將力量強行提升至二品。

這一次卻冇有血丹再給他燃燒,除非燃燒姓許的精血。

但他完全可以選擇退避,充分利用道門法術的優勢與之周旋,等許七安耗光精血,再回來收割人頭。

楚州時的情況無法複製。

另外,桑泊底下這個邪物雖是佛門中人,但佛門真正的核心能力不具備(羅漢果位、菩薩法相),而許七安隻是個武夫,兩人的能力出現重疊。

反觀他一武一道,完美的雙體係。

一道道劍光在他身上劈砍出刺目火星,倒是肉身方麵,這小子強無敵,人宗的劍法也不能對他造成太大傷害。

貞德被一記頭錘撞飛後,冇有即刻反撲廝殺。

他並指如劍,劍指朝天,道:“禦劍!”

俄頃,嗡嗡鳴顫聲,從城內傳出,像是有蝗群浩浩蕩蕩而來。

城頭士兵還沉浸在剛纔突如其來的“地震”中,壯著膽子往下看,原來是許銀鑼在和彆人打架。

打架對象是一位赤著上身,肌肉虯結的中年男子,底層士卒並冇有見過淮王的模樣,所以冇能認出他。

此時,聽見“嗡嗡”聲,回頭一看,人頓時傻了。

城中,一把把鐵劍浮空,朝著城外彙聚。

它們數量龐大,如蝗群,無法估算。

“神,神仙.........”

士卒們仰著頭,喃喃道。

京城內並不缺高手,早就有人察覺到城外的氣機波動,等到萬劍橫空的一幕出現,那些人再也按捺不住,從各處騰空而起,或於屋脊間騰躍,朝著外城趕去。

這些被戰鬥吸引過去的高手裡,小部分來自外城,大部分來自內城和皇城。

他故意把我推回京城,是想讓禁軍五營出手,增加勝算?許七安耳廓微動,聽見了“鐵器”嗡嗡怒顫的聲音。

萬劍橫空,朝著元景帝上空彙聚,它們就如同受過嚴格訓練的士兵,各自歸位,有的成為劍柄,有的成為劍身,有的成為劍尖..........

一柄長達六十丈的巨劍,正緩緩成型。

外城的百姓,隻需要抬頭,就能看見遠處的城牆上,凸起半截可怕巨劍。

城頭,一位位武夫不顧規矩,擅長登上城牆,站在馬道上看著這一幕。

他們先是被這把可怕的巨劍震懾心神,然後纔想起看一看是何方神聖,有此神通。

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大驚失色。

“淮王?!”

“鎮北王!!”

驚呼聲四起。

此時,更多的武夫趕來,攀登城牆,聽見了驚呼聲。

淮王?

淮王不是死了麼,楚州屠城案中就死了嗎。

後來的人帶著疑惑,落在馬道,靠攏女牆,俯瞰巨劍下方的人物。

“淮王?!”

瞠目結舌。

“真的是淮王嗎,還是有人易容,為什麼在和許銀鑼決鬥,許銀鑼怎麼變成這番模樣,等等,許銀鑼什麼時候能和淮王交手了。”

有人結結巴巴道。

許七安通體漆黑,後腦浮著火焰環,氣質威嚴淩冽,如神似魔。

要不是看到那把刀和那張臉,冇人能認出他。

他周圍的人保持沉默,無法回答,不管是淮王身份的真假,還是許銀鑼詭異的對陣淮王,這些問題明顯超綱。

這時,有幾個從皇城趕來的高品武夫,某些貴族府上的客卿,幽幽的說:

“忘記了嗎?今晨許銀鑼怒斥陛下,揚言要天下縞素,他要造反。”

聞言,不明真相的武夫們麵麵相覷:

“啊,是有這回事,我並不相信許銀鑼的說辭,但現在看到淮王死而複生,我突然有點不確定了。”

“聽我家大人說,當日淮王被神秘高手分屍,死的很透。”

“到底是怎麼回事,魏公戰死,許銀鑼造反,淮王附身.........”

“直接問吧!”

有人說了一句,而後扶著女牆,朝下方高喊:

“許銀鑼,到底發生了何事,與你交手之人是誰?真的是淮王?你今晨在皇城門所言,是否屬實。”

...........

PS:我又高估自己了,一章根本寫不完結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