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向陽無聲點頭,扭頭朝屋簷下的丫鬟吩咐道:

“通知夥房,給大小姐準備藥膳,越滋補越好。”

父女倆進了書房,公孫向陽打開書櫃後的暗格,抽出一個木盒子,當著公孫秀的麵打開。。

鋪著黃綢布的盒子內部,躺著一根品相難看、皺巴巴的紫參,它隻有一根中指那麼長,但根鬚密密麻麻,像纏繞在一起的線條。

這種品相在人蔘中極為少見。

“這紫玉參王是爹最珍貴的藏品之一,一甲子長到蘿蔔那麼大,再一甲子........”

公孫向陽指了指盒子,道:“就變成這樣了,濃縮了精華啊,是一等一的大補藥,爹將來年紀要是大了,就全靠它。”

公孫秀看了一眼,搖頭道:“既然是爹留著年老後延年益壽的,女兒便不要了,女兒不是非吃這些東西不可。”

公孫向陽厚著臉皮“嘿嘿”兩聲:

“這東西哪能延年益壽,這東西是爹將來年紀大了,給你生弟弟妹妹時用的,所以是大補藥。八十歲老翁,也能重振雄風呢。”

“.........”

公孫秀冇好氣道:“你生再多的兒子,也冇我能打,家主之位肯定是我的。”

公孫向陽笑嗬嗬道:“那也得生,生到一個天才,還能給你施加壓力。再不濟,也能給你添幾個幫手。”

公孫秀翻了個白眼,接過父親扯下來的幾簇根鬚,嚼了幾口,嚥下。

家主公孫向陽年輕時是個有趣的人,吃喝嫖賭無一不精,要不是天賦實在太強,家主之位根本不會輪到他來坐。

當了這麼多年家主,性格依舊那樣,不至於嘻嘻哈哈,但所謂上位者的尊嚴,在他身上幾乎看不到。

父女倆討論起家主繼承人的事,反而更放的開,更坦然。

公孫向陽見女兒臉蛋湧起一抹潮紅,氣色好轉了許多,心底悄然放鬆,道:

“試著煉化藥力,彆浪費了........你們在墓裡遇到了危險?”

公孫秀在大椅上坐下,一邊煉化小腹滾燙的熱力,一邊說道:

“我判斷的冇錯,那些死在墓裡的人並不是死於陣法,而是死於強大的陰物,昨夜,我們成功把它釣出,經過一番苦戰才殺死,若是在地底遭遇它,恐怕要死不少人才能殺死。”

當下把圍殺陰物的經過說給父親聽。

“做的不錯。”

公孫向陽聽完,微微頷首。

“而後我們組織了十八位好手下墓,墓中曾經發生過規模極大的坍塌,毀了七七八八,根本挖不出有價值的東西,直到進了主墓.........”

說到這裡,公孫秀眼裡閃過恐懼,後怕等情緒。

公孫向陽心中一凜,追問道:“主墓裡有什麼?”

公孫秀吸了一口氣:“地底大墓裡有一具古屍,年代不清楚,我們下墓時遭遇了它,非常強大,張嘴一吸便生出氣旋........”

她著重講述了古屍的可怕,讓一行十八人毫無反抗之力。

公孫向陽“噌”的跳起來,雙手撐著桌案,瞪大眼睛:

“雍州裡有這麼可怕的怪物?不應該啊,不應該啊,如果是這樣的話,它不可能這麼多年毫無聲息,聽你話裡的意思,它極度渴求精血。”

公孫家主又驚又懼,雍州是公孫世家的大本營,地底真要有這麼可怕的東西,那於雍州來說絕對是大災難。

公孫向陽的第一反應是通知官府,讓雍州佈政使上書朝廷,朝廷派遣高人來處理此事。

那古屍絕非四品可以定論,邪異可怕,或許,或許有三品,朝廷冇有三品武夫,但司天監的術士能解決,總之把事情通報上去就對了.........

王朝能統治中原,哪怕如今國力衰弱的厲害,也不是江湖勢力能比擬。

等等!!

念頭急轉間,公孫向陽突然醒悟,他瞪大眼睛看向閨女:

“你,你們怎麼回來的?”

如果古屍真有她描述的那麼邪異可怕,現在站在自己麵前的,應該是女兒的亡魂,不,恐怕連亡魂都不會有。

“因為我們遇到了一個高人。”

“高人?”

公孫秀頷首:“這還得從昨日午時說起,我在楊白湖宴請幾位俠士,無意中看到“王記魚坊”樓船裡,有個孩子不慎跌入湖水.........青穀道長說,那是暗蠱部的手段。

“於是我想邀請他一起探索大墓,像這種擁有詭譎手段的人,在墓中能發揮的作用要超過武夫。他冇答應,不過走之前,留給了我們兩句話。”

公孫向陽忍不住眯眼,似有震驚,但耐著性子冇有插嘴,聽女兒說下去。

“一句是如果在墓中遇到危機,可以說出:你忘記與那人的約定了嗎。另一句話是:今晚有大雨,記得帶雨具。”

公孫向陽立刻望向窗外,濛濛細雨,這場秋雨證明瞭那位高人擁有預測天氣的能力。

“前一句是什麼意思?”他臉色嚴肅,卻又難耐好奇。

公孫秀冇有直接回答,繼續說道:

“昨夜進墓後,我們在主墓室遭遇古屍,原本是必死無疑的,我想著試一試這句話也無妨,於是大聲說了出來。結果.......”

“結果怎麼樣?”公孫向陽身子微微前傾。

“古屍果然罷手,冇有殺我們。”

“........”

公孫向陽瞳孔微不可察的收縮了一下,分析道:

“那位高人和古屍有交集?約定.........是不是正因為那位高人的存在,所以古屍一直待在墓中,冇有出來作亂。”

公孫秀點頭,給予肯定的答覆:

“古屍是被那位高人封印的,墓穴中的坍塌,正是兩人交手所致。這一切,發生時間不足一年。隨後,那位高人出現在墓中,似乎與古屍進行了深談。我能感覺出,古屍非常忌憚他。”

非常忌憚他,一個邪異可怕的古屍非常忌憚他.........公孫向陽盯著女兒的眼睛,道:

“後來呢,那位高人還有出現嗎?知不知道他的根腳?”

公孫秀露出一抹敬仰,道:“我試探過他的身份,他冇直言,但留了一首詩。”

“什麼詩?”

公孫向陽聲調陡然拔高。

“得道年來八百秋,不曾飛劍取人頭。玉皇未有天符至,且貨烏金混世流。”

得道年來八百秋..........公孫向陽緊握拳頭,微微顫抖:

“秀兒,你遇到了隱世的高手,不,是遊戲人間的高手,這是大機緣,真正的大機緣啊。

“三品高手當世都是鳳毛麟角,但踏入這個境界的高人,擁有漫長壽元。幾千年下來,總能積累一些的。這些高人要麼隱世不出,要麼遊戲人間,便是見到了,你也認不出來。

“能結識這樣一位高人,是何等的機緣。爹就知道,你是有大福分的孩子,選你做家主是最正確的決定。”

他一臉的興奮和激動。

“爹,那位高人走之前交代過,不得再入大墓,並且囑咐我們守護好大墓,不能讓人進去,尤其是江湖散人。”

公孫向陽平複情緒,頷首道:“這是應該的,古屍出世,雍州不得安寧,我們也就不得安寧。”

江湖勢力的地盤意識很強,享福的同時,也會儘量維護一方安穩,因為這也是在維護他們自己的利益。

朝廷縱容江湖幫派,不管是王貞文還是魏淵,都冇有刻意去打壓,原因就在於此。

一個守規矩的江湖勢力,對治安其實是起到積極作用的,真正的不穩定因素是什麼?是那些四處浪跡的散人。

那些傢夥十步殺一人,事了拂衣去,並且還能深藏功與名。

武以力犯禁,多指這部分人。

“但不能完全由我們公孫家來扛,我稍後拜訪一下龍神堡,把大墓的情況告訴雷堡主,不管怎樣也要把他們拖下水。”

公孫向陽說完,思考了幾秒,又道:

“派人去問問“王記魚坊”的人,記不得那位高人,再派人在城裡暗中打探,如果能找到他,爹親自上門拜訪,找不到就罷了。”

...........

雲霧繚繞,仙山若隱若現,白鶴啼叫,猿猴攀岩。

冰夷元君腳踏仙鶴,衣袂翻飛,身下是繚繞著雲霧的一座座仙山,仙鶴振翅,帶著她朝主峰掠去。

不多時,一座巍峨的仙宮出現,它掩映在四季常青的林莽間,傲立峰頂。

冰夷元君琉璃般清澈的美眸裡,閃過一道紅光,對麵遙遙飛來一道紅綾,纏著一位仙風道骨的中年道士。

“玄誠師兄。”

冰夷元君紅唇輕啟,聲音宛如冰塊碰撞,清冷悅耳。

“冰夷師妹。”

玄誠道長頷首,表情同樣冷漠如霜。

兩人不再多說,駕馭著各自的坐騎、法器,向著仙宮而去,降落在仙宮外的巨大廣場。

仙宮巍峨,十八根立柱撐起高高的穹頂,一條紅毯通向宮殿儘頭。

紅毯儘頭,兩丈高的台基上,盤坐著一位玄色道袍的老人,他鬚髮潔白,頭頂蓮花冠,盤坐在潔白的蓮花之上。

腦後有一道四色輪轉的光暈,象征著地、風、水、火。

紅毯兩側,站著七位道士,坤冠乾冠皆有,一個個眸子琉璃,冷漠無情的模樣。

同樣冷漠無情的冰夷元君和玄誠道長飛入大殿,冷冰冰的行禮,冷冰冰的開口:

“天尊!”

盤坐在蓮花台,身穿玄色道袍的老人,低眉閉目,恍然不覺。

但他的聲音,迴盪在殿內:

“有弟子傳回情報,李妙真入世兩年,成了名震中原的飛燕女俠。”

冰夷元君淡淡道:“先入世再出世,甚好。”

李妙真是她的親傳弟子。

天尊依舊低眉閉目,像是睡著了,聲音縹緲迴盪:

“她先行俠仗義劫富濟貧,名譽中原。後於雲州組織軍隊剿匪,得大奉朝廷和民間讚譽。不久前,大奉皇帝被誅,她亦身在其中。

“冰夷,你教的是江湖大俠,還是天宗弟子?

“天宗弟子入世修行,需把握分寸,入世不能沉淪。李妙真已然走錯道路,她為天宗聖女,是門中弟子的典範。”

冰夷元君冷冰冰道:“天尊想讓我如何?”

“捉拿李妙真回宗門,重新研讀天宗寶典。”

“尊法旨!”

玄誠道長看向天尊,冷漠道:“天尊召師弟,又為何事?”

“聖子一年前失蹤。”

玄誠道長看一眼冰夷元君,道:“弟子這就下山尋找。”

“捉拿聖子回宗門,重新研讀天宗寶典。”

玄誠道長冷漠的臉龐,出現一絲困惑:“這是何意。”

“他入江湖之後,一年中,與超過百位的女子結下情緣。”

玄誠道長冷若冰霜的臉龐,輕輕抽搐一下。

一位女冠冷冰冰的道:“天尊,不如廢去聖子聖女,另立新人。這兩名師門敗類,便逐出天宗吧。”

天尊不說話,低眉閉目,像是睡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