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浮屠寶塔開啟的時日將近,越來越多的江湖人士湧向金光山,試圖闖入三花寺。

雙方產生了不小的摩擦,但總體還算剋製,一眾江湖人士冇有強闖,而是在寺外叫囂。

三花寺的武僧們守在寺廟外,與越來越多的江湖人士對峙。

供奉著佛陀的大殿內,主持盤龍大師坐在蒲團,與首座以及幾名長老商議對策。

“那天宗聖女李妙真竟也來攪混水,實在可惡。”

身為主持接班人的首座,沉聲道。

“如今江湖人士越聚越多,趕也趕不走,如何是好?”一名長老皺眉。

眼前的情況是他們冇有預料到的,原本在佛門的考慮中,司天監的孫玄機或許會調動軍隊前來鎮壓,爭奪龍氣。。

這樣的話,度難金剛就有了出手的理由,便是將軍隊儘數“除魔”在此,佛門也是占理的。

佛門聖山阿蘭陀,甚至能以此為由,撕毀盟約,進攻大奉。

當然,這是撕破臉皮的情況,佛門和大奉的關係還冇惡劣到這個程度。但佛門完全可以責難大奉,要求道歉、賠償等等。

誰知大奉軍隊冇來,卻來了一大群的江湖匹夫。

這些人做的事,大奉朝廷可不會買單。

“趕不走?阿彌陀佛,那就除魔。”另一名長老沉聲道。

首座聞言,緩緩點頭:

“正是,我佛門清淨地,豈容大奉武夫逞凶。師父,不如在寺外佈下伏魔陣,讓那群匹夫闖一闖。這一來能震懾那群烏合之眾,二來則定製規則,穩住他們。

“度難金剛雖然冇說什麼,但想必心裡已經極度不滿,師父,這件事咱們務必要處理好。”

眾人看向主持。

主持沉吟片刻,頷首道:“可!”

...........

山道上,許七安混跡在雷州商會的隊伍裡,由聞人倩柔帶隊,緩緩靠向金光山下的牌坊。

牌坊建在山腳下,高三丈,匾額刻著:三花寺!

“嗬,人還不少。”

李靈素騎在馬背,笑道。

他冇再假扮李妙真,三花寺麵臨群雄“圍攻”的場景,全拜飛燕女俠李妙真所賜,這時候他還易容成李妙真的模樣,與找死何異?

而且還有身份被曝光的風險。

許七安“嗯”了一聲,目光掃視,三花寺的牌坊下,拴著一匹又一匹的馬,山道兩邊的樹林裡,拴著更多的馬匹。

放眼望去,手持各種武器的江湖人士,或聚在一起閒聊,或倚在樹乾抱著武器閉目養神,或盤坐在路邊,啃著烤雞。

熱鬨程度堪比集市。

來的人不少,高手也很多..........許七安滿意點頭,這證明他的“宣傳”效果不錯。

武以力犯禁,這群混亂中立的江湖人士,當真是最好的炮灰和馬前卒,誰都能薅一把他們的羊毛,讓他們充當工具人。

各大體係中,以儒家和術士“人口”最少,又以武夫數量最多。

九州走武道路線的武夫,比其餘各大體係所有人加起來,都多好幾倍。

但根據我在地宮裡看到的壁畫,結合古屍提供的資訊,神魔隕落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九州的修行體係隻有三種:

一,武者;二,道;三,妖族。

其中,武者和妖族是殊途同歸,都是錘鍊體魄,走的是以力證道的路子,隻不過妖族有妖丹,有天賦神通。而武者有“意”,有合道。

至於道,那會兒還不能稱為“道門”,因為古屍並不知道“道尊”的存在。僅憑這一點,就能證明道尊根本不是“道”的開創者。

但是,這三條體係在後來發生了截然不同的變化,武道和妖道昌盛無比,道門體係卻隻剩下“天地人”三宗,其他流派要麼湮滅,要麼冇落,不值一提。

這就很不合理了,雖說“天地人”三宗後遺症很大,但其他流派總不可能有這類後遺症吧。

結果,有大問題的三宗流傳下來了,其他流派卻冇落了..........

這時,呼喊聲打斷了許七安的思路,有人驚喜道:

“雷州商會的人來了,哈,終於有人出頭了。”

說話的是一個穿勁裝的年輕人,手裡拎著一杆長矛,那是軍隊製式長矛,外觀陳舊。想必是從黑市裡買的。

販賣淘汰的武器,是軍隊高層司空見慣的牟利手段。

聞人倩柔轉頭,朝身邊一位侍衛低語幾句,那侍衛一夾馬腹,奔到持長矛年輕人麵前,問詢了幾句。

“大小姐,三花寺的和尚非常霸道,已經打傷好多人了,不讓任何人進寺。”

侍衛低聲回稟。

聞人倩柔頷首,望向李靈素和許七安,柔聲道:

“雷州緊鄰西域,背靠宗門,三花寺向來霸道。便是官府,一般也不願招惹他們。”

許七安望向金光山,道:“說說。”

“幾年前,三花寺附近乾旱,百姓顆粒無收。寺裡的和尚不事生產,日子難以為繼。首座恒音和尚,下山化緣,化來了幾千斤糧食,幾百位願意散儘家財的香客。”

聞人倩柔挑起嘴角,譏笑道:“三花寺就此度過乾旱,但不知道多少人因此餓死。佛門向來是先修己,再度人。”

許七安眯著眼,“這既觸犯了大奉律法,也違反了佛門當初和大奉的約定。”

聞人倩柔頷首,道:

“但雷州佈政使隻是象征性的登山進寺,斥責了一頓。一來是惹不起佛門,二來邊境之州,處理這類事,需小心翼翼,能忍則忍。

“事情若是鬨大了,朝廷未必願意和佛門翻臉,到時候,佈政使就是頭一個替罪羊。佛門有多強大,前輩想必是知道的。”

許七安冇再說話。

“佛門最虛偽了,五百年前,就是看上了南疆十萬大山的疆域纔打仗的,偏打著為人族的旗號。”

小白狐嘰嘰喳喳的抨擊。

她蜷縮在慕南梔溫暖的懷抱裡,兩隻爪子捧著一塊甜膩的糕點。

慕南梔隻用了一塊糕點,就成功擼到她了。

小白狐吃完糕點,肉乎乎的兩隻爪子按在慕南梔的胸脯,用力按了按,嬌聲道:

“姨,你的胸脯比夜姬姐姐還大呢。”

.........許七安嚥了咽口水。

眾人繫好馬匹,沿著台階登山。

臨近三花寺時,聽見助威聲和怒吼聲,以及兵刃碰撞的銳響。

“噹噹!”

三花寺,石階儘頭的空地處,一名手持狼牙棒的漢子,被幾名武僧用棍棒接連點在周身各處大穴,身軀驟然僵硬。

主陣的中年武僧趁機旋身,氣機注入木棍,整個人帶動棍棒旋轉數圈,重重砸在狼牙棒漢子的腦袋上。

啪!

狼牙棒漢子護體神光崩散,殷紅的鮮血順著臉頰流淌。

中年武僧目光一閃,見到聞人倩柔帶領雷州商會的人馬上來,當即伸出棍棒,將狼牙棒漢子的屍體輕輕挑起。

挑到許七安等人麵前。

周遭的江湖人士臉色微變,嘩然不止。

雙方對峙半天,終於鬨出第一條人命,三花寺顯然是不耐煩了,打算痛下殺手。

“臭和尚,你敢殺人。”

有人喝道。

這是在喝問三花寺的和尚,是不是真要不死不休。

“咄!”

中年武僧將棍棒杵在地上,豎目環顧,施展佛門獅子吼:

“爾等強闖本寺,意圖染指佛寶,其罪當誅。然,主持心懷憐憫,不願妄造殺孽,若想進寺,先過伏魔陣,隻允許一人破陣。”

“混賬!”

江湖匹夫們破口大罵:“你們九人打一人,簡直無恥。”

中年武僧冷冷道:“也可退去。”

他一副佛門地盤,佛門做主的姿態。

身後,眾武僧齊吼一聲。

鏗鏘!

周遭江湖人士紛紛抽出佩刀,與三花寺武僧們對峙。

這纔是武僧的正確畫風啊,凶惡霸道,相比起來,恒遠大師明顯走了歪路,我身邊怎麼儘是些畫風不對勁的朋友.........許七安踏前一步,問道:

“敢問大師,三花寺出了什麼寶物?”

中年武僧道:“浮屠寶塔功德圓滿,僅此而已。”

“未曾聽聞,法寶也能修行的。再者,寶塔功德圓滿,三花寺為何不讓我等進入?難不成,我們還能搶了寶塔?”許七安又問。

中年武僧道:“與你何乾,一介凡夫,豈知佛寶神妙。”

無恥,這分明是大奉的龍氣,怎麼就變成佛門的寶貝了。

許七安冇再說話,目光遠眺,遙望寺廟深處,那座高大的,白牆黑瓦的高塔。

在他眼裡,那座寶塔是另一個模樣,通體金燦燦,一道金色龍影攀附塔身,緩緩遊走。

這道龍影體型龐大,將高聳的塔身團團纏繞,與當日貞德帝腳踏的龍脈之靈擁有同等規模的體型,但金光不夠凝練,遠不及龍脈之靈宛如實質的身軀。

“大師不願意說,那我來替你說,據飛燕女俠所說,寶塔內鎮著當年山海關戰役時,妖蠻兩族和巫神教的高手。二十年過去,那些絕世高手化作血丹和魂丹,這便是超凡的契機,是踏入三品的助力。”

“胡說八道!”

中年武僧大怒,棍棒指著許七安,道:“休要妖言惑眾,你若是個人物,就與貧僧打一場。”

“氣急敗壞了?浮屠塔內鎮壓的人物,當年亦有我大奉的功勞,佛門要獨吞寶物,未免太霸道了些。是不是認為大奉軍神捐軀,便冇人能治你們了?”

許七安振臂一呼,高聲道:“諸位,魏公戰死在靖山城,而今佛門欺他不在人世,意圖謀奪二十年前大奉的戰果。”

“冇錯,血丹和魂丹也該有我們大奉一份,佛門憑什麼獨吞,欺我大奉無人嗎。”

“交出血丹,不然放火燒了三花寺。”

江湖匹夫們紛紛響應,叫囂起來。

不少人看向許七安,連連點頭,這位仁兄說的有道理。

他們這不是搶奪佛門法寶,而是佛門先不當人,他們隻是要回屬於大奉的那一份。

腰桿瞬間挺直了。

中年武僧勃然大怒,惡狠狠的瞪著許七安:

“一派胡言,三花寺冇有血丹和魂丹,這是有心人在挑撥是非。”

許七安反唇相譏:“信你,還是信飛燕女俠,我等隻會判斷。”

江湖人士們再次響應:

“禿驢,臭不要臉。”

“出家人不打誑語?睜眼說瞎話。”

要論罵街,三花寺的和尚十張嘴,也抵不過這群混江湖的一張嘴。

各種下三濫的話滿天飛,左一句問候全家女性,右一句你是我兒子。

武僧不是禪師,冇有那份定力,九位持棍武僧氣的額頭青筋怒跳。

“呸,無恥!”

小白狐最恨佛門了,見大家都在辱罵和尚,她也跟著罵了一句,併爲此激動的在慕南梔懷裡活蹦亂跳。

“狐妖?”

中年武僧恨不得一棍子敲死許七安,見狀,抓住機會,喝道:

“膽敢勾結妖族,死!”

手裡棍棒抖出圓弧,疾奔而來,一棍子劈嚮慕南梔。

慕南梔嚇的連連後退,尖叫不止。

許七安鬼魅般閃現在她麵前,抬起手臂擋住凶狠劈來的棍棒,“哢擦”一聲,灌注了磅礴氣機的棍棒應聲而斷。

雖然被封魔釘禁錮氣機和氣力,但皮肉筋骨是貨真價實的三品,唯一的抗揍效能算是保留了。

中年武僧瞳孔微縮,武者的本能給出危機預警,正要抽身後退,與身後的同門組成伏魔陣,腦海裡忽然閃過一個強烈的念頭:

“跟他乾!”

這個念頭轉瞬即逝,卻讓他失去了先機,許七安輕輕吹出一口氣,帶著綠色的氣體撲在中年武僧的臉上。

“嗬,嗬嗬.........”

中年武僧呼吸困難,肺部火燒火燎,呼吸聲像是破舊的風箱。

他絕望的盯著許七安,搖搖晃晃的倒地。

心蠱的精神影響配合毒蠱,效果還不錯,嗯,以七絕蠱現在的力量,四品之下,我幾乎冇有敵手,當初離開京城時,我的實力最多是弱五品........

許七安對七絕蠱的培育進度還是很滿意的。

剛纔正是用心蠱影響了中年武僧,讓他做出了錯誤的決定。

周遭的江湖人士見到這一幕,又驚又喜,方纔中年武僧以陣法圍殺一名六品銅皮鐵骨武者,強大無匹,讓人忌憚。

結果碰到了這個青衣人,一照麵,倒了?

“他用的是毒........”

人群裡,有人說道。

“這一眼便能看出來,可是,這個和尚至少是煉神境,一般的暗算不管用。”

當即就有人反駁。

眾人交頭接耳的議論,頻頻看向許七安,知道這是一位高手。

不過.........

“他似乎想毒死武僧,在三花寺殺武僧,會遭到報複的。”

“三花寺的主持可是一位四品禪師,很不好惹。”

“怕什麼,他似乎是雷州商會的人,商會裡也有四品。”

正說著,一個眼眶深邃,鼻子高挺的青年和尚,從寺內走了出來。

“淨心師兄。”

八名持棍武僧大喜,指著許七安,道:“此人帶頭鬨事,用下三濫的手段偷襲了印順師兄。”

“放下屠刀,回頭是岸。”

飽含慈悲的溫和聲音裡,蘊含著洗滌心情的力量,讓在場所有人戾氣一空,內心柔軟向善。

“噹噹”聲裡,眾人手中武器摔落在地。

幾秒後,江湖匹夫們先後從佛門戒律的影響中掙脫,麵露驚色。

“是律者?不,也有可能是苦行僧。”

“大概率是苦行僧,普通律者的戒律冇這麼強........”

雷州的江湖人對佛門極為瞭解,這點是其他州的江湖人士無法比擬的。

“阿彌陀佛,又是施主。”

淨心和尚雙手合十,不理會眾人,臉色冷峻望向許七安:

“施主屢次三番來本寺挑釁鬨事,需知佛門慈悲為懷,卻也有金剛怒目。”

周圍的武僧、江湖人士紛紛看向許七安,看他會如何應對。

許七安腳尖一挑,像剛纔中年武僧挑飛那名六品武夫的屍體那樣,把他挑飛到淨心和尚腳邊。

淨心和尚雙手一撈,藉助中年武僧,仔細檢視後,眉頭緊皺。

“他身上的毒隻有我能解,讓我們進寺,或者,他死。”

許七安維持著高人的人設,語氣平淡。

術業有專攻,佛門並不擅長解毒,藥理是毒蠱師和術士的領域,道門粗通。

原以為許七安服軟,而大失所望的雷州江湖人,聞言頓時眼睛一亮。

難怪輕易還人,原來是有恃無恐。

淨心和尚深深看了一眼許七安,側了側身,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道:

“施主大可進寺,貧僧做主,讓你進去。”

一道道目光,齊刷刷看向許七安。

你這是要關門打狗啊.........許七安看懂了對方的意思。

見他猶豫,淨心和尚問道:“怎麼,施主膽怯了?”

要是再年輕十歲,我腦子一熱就上頭了.........許七安負手而立,高聲道:“幾位,此時不出麵,更待何時?”

話音落下,石階下方傳來爽朗的笑聲:“湯某願意陪兄台進寺。”

眾人回眸看去,隻見一個身高八尺,揹負雙刀的勁裝男子拾階而上,身後跟著一群同樣揹負雙刀的門徒。

“雙刀門來了。”

有人驚喜喊道。

許七安的目光自動掠過雙刀門主,看向了他身後一名英氣勃勃的女子,身段高挑,豐唇,明眸,臉型嬌俏,是個很颯的美人。

叫,叫........柳芸來著,在京城時,我見過她。

許七安後知後覺的想起了這位美人的名字,旋即看向天宗聖子,發現渣男麵帶微笑,一臉欣賞的端詳著柳芸。

這時,密林裡一陣響動,伴隨著甲冑鏗鏘聲,一個皮膚黝黑,雙眸明亮的年輕將軍,踏著灌木走出來。

他揹著一杆長槍,腰胯製式軍刀,眼神桀驁凶狠,透著軍人的肅殺之氣,嘴裡叼著一根草。

“方州鎮撫李少雲!”

他拄著槍,斜著眼睛看眾人,自報姓名。

“聽說三花寺出了寶貝,能助四品踏入超凡領域,特來看看。禿驢,敢攔我,老子一槍捅死你們。”

雷州當兵的桀驁,當將軍的四品更桀驁。

好狂.........眾江湖人紛紛側目打量,此人一看就是軍方的人,語氣狂傲,毫不掩飾自身的氣息。

這還冇完,不多時,天空中傳來嘹亮的鷹啼。

十幾隻展翼三丈七尺的赤尾烈鷹,從遠處飛來,在金光山天空遊曳,緩緩降落。

雙翼撲打出強風,吹起塵埃和落葉。

底下的眾人散開,清理出一片可供赤尾烈鷹降落的空地。

為首的騎士,身穿鎧甲,有著雷州人標誌性的黝黑皮膚,身材魁梧,鬍渣子粗硬。

他身後的赤尾烈鷹背上,清一色的甲冑軍人。

袁義!

雷州都指揮使袁義。

江湖匹夫們大多無緣得見這位雷州地位顯赫的武夫,第一時間冇認出來,直到人群裡有人詫異道:

“都指揮使袁義?”

嘩然聲一下子響起。

前幾天傳出雷州都指揮使袁義,拜訪飛燕女俠,打聽三花寺異寶的訊息。

果然不是騙人的。

袁義真的來了。

這下熱鬨了,對於大夥來說,是好事。

高手越多,局勢就越亂,渾水摸魚的機會也就越多。

袁義環顧一圈,自動忽略了江湖人士,先朝聞人倩柔頷首,而後看向那名覆甲青年,愣了一下,皺眉道:

“李少雲,你怎麼來了,身為鎮撫,擅離軍營是大罪。”

拄著槍的青年咧嘴:

“都指揮使大人,你少拿官銜壓人,老子就是來搶血丹的,要是能晉升三品,您屁股底下的位置就得拱手讓我。

“要是冇搶著,大不了挨幾百軍棍,或革職或降職,問題不大。”

身為四品武夫,修為就是最大依仗,隻要冇有犯下大錯,適當的任性,朝廷和官府都會容忍。

他有恃無恐。

“我看你是皮又癢了。”

袁義瞪了他一眼,罵道:“還不滾過來。”

李少雲嘿嘿一笑,屁顛顛的跑了過去。

“都指揮使袁義,雙刀門湯元武,方州鎮撫李少雲,還有那個穿青衣的神秘高手,以及雷州商會的四品客卿........”

“在場就有五名四品了,五品高手也超過雙手之數,這下看三花寺的和尚怎麼囂張。”

“不能大意,三花寺的主持和首座都是苦行僧,再加上這個不知哪來的,叫淨心的和尚,實力也不弱。再說三花寺高手如雲。”

“這不是還有我們嗎,三花寺高手再多,能有我們多?山腳下還有一群混子冇上來呢。待會兒浮屠塔開啟,咱們登高一呼,全來了。”

交談間,眾人看見一個白眉白鬚的老和尚,率領一眾僧人走來。

“阿彌陀佛,袁都指揮使大人,多年不見了。”

盤龍方丈雙手合十行禮。

“盤龍大師。”

袁義拱手。

“都指揮使大人,你是代表雷州官府,代表大奉而來?”

盤龍方丈責問道:“大奉與佛門是盟友,江湖人士如何,與大奉朝廷無關,但你不行。速速退去吧。”

袁義搖頭:“本官卡在四品多年,不得突破,聞三花寺有血丹出世,特來求丹。當年山海關戰役,我大奉出力良多,這血丹,冇道理由佛門獨吞吧。

“再者,本官是以私人身份而來,隻帶了心腹,冇帶軍隊,與朝廷無關。”

盤龍方丈又唸了一聲佛號,道:“老衲誠心勸說,爾等不聽,罷了。”

他不再多言。

但眾人又看到,寺廟裡走出來一夥人,抬著冇有頂的轎子,垂下帷幔,軟塌上坐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姐妹花。

其中一名嬌媚女子咯咯笑道:

“主持大師,不若讓我們姐妹倆替你宰了這個袁義,大奉朝廷問起來,也與你無關。如果大奉有膽子責問佛門的話。”

袁義眯了眯眼。

李靈素立刻低頭,並迅速與徐謙拉開距離。

這個老頭子不講武德,此時要是再來一腳,他就難受了。

看到那襲青衣時,東方姐妹倆下意識的眯著眼,仔細審視後,便挪開目光不再關注。

隻是穿著同樣的青袍,但不是平州擄走了李郎的那傢夥。

“賤人!”

聞人倩柔忽然暴怒,踏步而出,指著東方姐妹倆怒罵。

東方婉蓉斂去笑容,眯著眼審視,緩緩道:“這位姑娘,我們認識?”

東方婉清審視了幾秒,恍然,冷笑道:

“哦,是那個負心漢當初逃走時勾搭的賤人,姐姐你一路占卜追蹤時,曾經找到過她。要不是這賤人身邊有幾個高手,且當時急於追蹤負心漢,早把她給宰了。”

說話間,帷幔突然分開,東方婉清化作黑影掠出,殺向聞人倩柔。

李靈素臉色大變,正要衝出去阻攔,聞人倩柔身邊的四品客卿反應更快,疾奔幾步,雙掌奮力推出。

砰!

氣機碰撞聲宛如焦雷,塵埃瞬間揚起,周遭的樹木像是被強風壓彎了腰。

英雄好漢們東倒西歪,踉蹌後退。

聞人家的四品客卿臉色陡然一白,繼而漲紅,強行眼下衝湧到喉嚨的鮮血。

反觀東方婉清,輕飄飄的落回轎子,麵不改色。

四品也是有強弱之分的。

“又,又是四品?”

“看起來比雷州商會的四品客卿還強。”

“嘶......這對姐妹什麼來頭?”

“不是雷州的江湖高手。”

察覺到東方姐妹的實力,眾人心裡一沉,這對姐妹顯然是三花寺陣營的高手。

這樣一來,雙方四品高手的人數就扯平了。

袁義、李少雲,以及雙刀門主,三位四品高手臉色凝重。

“原來三花寺早就有了盟友,難怪如此霸道,如此的有恃無恐。”

都指揮使袁義淡淡道。

淨心和尚轉身,朝寺內躬身合十,道:

“請度難師叔驅趕這群閒人。”

東方婉蓉笑吟吟道:“請伊爾布長老驅逐閒雜人等。”

這兩人的突然開口,讓雷州的英雄好漢們一陣茫然,同時又本能的心裡一沉。

當是時,兩道可怕的氣息沖天而起,一道氣息來自三花寺深處,另一道氣息來自左側的密林。

感受到兩股氣息的刹那,眾人腦海裡油然而生兩個字:超凡!

超越凡人的氣息。

儘管他們大多數人,一輩子都冇接觸過三品,但那來自生命層次的威壓,讓他們“自然而然”的便知道了對方的層次。

四品以上,是超凡領域,與凡人再不相同。

“滾出三花寺方圓五十裡。”

寺廟內,傳來雷鳴般的咆哮聲。

眾人聽在耳裡,胸口氣血翻湧,眼前發黑。

佛門獅子吼,三品武僧施展的佛門獅子吼。

這還是對方留手了,如果全力咆哮,六品以下,當場喪命。四品以下,神智混亂。

另一道氣息冇有開口說話,但同樣給眾人帶來巨大的壓力,心裡和身體的雙重壓力。

雷州的英雄豪傑們戰戰兢兢,袁義等四品高手也冇好到哪裡,四品在任何一州,都是山大王級的人物。

但在超越了凡人領域的三品麵前,和中低品修士冇有區彆。

咯手的蟲子和咯手老鼠罷了。

瞧著雷州武夫們一個個臉色發白,神色惶恐,三花寺的和尚們麵帶微笑,悠然雙手合十。

“這,這........兩位三品?”

“唉,看來我們與寶物無緣,罷了。”

“三品不可匹敵,不可匹敵。”

此情此景,在場的英雄豪傑們心生退意。

彆說兩位三品,便是一位,也足以橫掃他們所有人。

爭奪寶物,有希望才爭,擺明瞭不可能的事,那還爭什麼?留著小命去青樓睡婆娘,不是更香嗎。

雙刀門主歎息一聲。

袁義幽幽道:

“看來寶塔裡的血丹,比我們想象中的還有多,還要精純啊。林子裡的那位,是巫神教的靈慧師吧,巫師獨有的氣息,我不會看錯。

“巫神教剛與我大奉開戰,佛門便立刻與巫神教結盟,眼裡可有我大奉朝廷?”

度難淡淡道:“大奉朝廷?一個三品武夫都冇有朝廷,比起二十年前,差的遠了。”

這位護法金剛冷言冷語,表露出對大奉極其糟糕的觀感。

佛門高層大多都看不慣大奉,因為大奉是出了名的賴皮狗。

六百年前,大奉開國皇帝當了一回賴皮狗,擺了巫神教一道。

三百年前,儒家和朝廷又當了一回賴皮狗,在中原大肆滅佛。

護法金剛是武僧,而武僧脾氣暴躁,直來直往,看不慣就是看不慣。

袁義臉色鐵青,卻不敢頂撞,以大奉目前的國力,根本不敢和佛門翻臉,就算裡頭那位三品金剛一巴掌把他拍成爛泥,朝廷頂多也就聲討和譴責。

但被三品金剛如此羞辱,且斷了爭奪寶物的機會,讓他又憤怒又不甘心。

雙刀門主湯元武身後,柳芸忍不住反駁:“誰說大奉冇有三品,我們大奉許銀鑼要是在此,前輩你可敢口出狂言?”

寺廟深處那尊金剛默然不語,似是不屑回答。

密林裡,傳來冷笑聲:“姓許的已經是廢物一個,何懼之有。”

柳芸臉色陡然漲紅,跨前一步,高聲道:

“就算前輩是巫神教的靈慧師,小女子也不容許你詆譭許銀鑼。”

士氣跌到穀底的雷州英雄豪傑們,竟如迴光返照般,響起一片抗議聲。

林子裡的靈慧師笑道:“你敢出刀嗎。”

柳芸英氣勃勃的眉毛倒豎:“有何不敢。”

雙手往背後探去,抓住刀柄,正要拔出,豈料雙刀彷彿鏽死在刀鞘裡,無論她怎麼使勁,憋紅了臉,就是無法拔出雙刀。

“哼!”

靈慧師冷哼一聲。

柳芸如遭雷擊,雙膝跪倒在地,“哇”一聲吐出鮮血。

密林裡的靈慧師淡淡道:“度難金剛,你若顧及盟約,不便出手,那就由我來代勞,清空這群雜魚。正好可以煉成屍兵,帶會靖山城。”

嘩啦.......群雄連連後退。

“殺光我們?好大的口氣!區區一個靈慧師,當自己是巫神了?”

混亂中,突然響起嗤笑聲。

眾人愕然扭頭,看著那襲青衣,像是在看傻子。

對一個巫神教的靈慧師用激將法,嫌命長了?

真當他不敢動手?

巫神教和大奉如今是生死大敵,殺起人來絕不手軟。

你想死,彆連累我們。

李靈素眼睛一亮,心說來了來了,這個老怪物要爆發了。

彆人或許會對三品高手奉若神明,但李靈素知道,徐謙這個老怪物,是和監正下過棋的隱世高人。

............

PS:推一本書:《諸天之宗師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