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32章

隕落天荒

“是!是!

多謝大人饒命!”

狼血傭兵團的團長顫顫巍巍站起來。

“都是老熟人了,太客氣了,下次注意點就好了。”

林蒼雪揮揮手,狼血傭兵團團長狼狽的連忙逃走。

他是聖帝冇錯啊,可眼前這尊狠人屠聖帝和屠狗一樣輕鬆寫意。

其他的不說,他心裡把這筆賬算在了手下的頭上,狼血傭兵團的幾位首領就算是逃得了鬼夜傭兵團的絞殺,也逃不了自家老大的怒火了。

在拍賣堂外,隻留下了孤立無援的鄭統山。

“大人!

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求大人開恩啊!”

鄭統山啪嗒一聲對著薑空跪倒下來痛哭流涕。

“你在拍賣堂內那股勁呢?”

薑空訕笑一聲。

“是我錯了!我鄭家願意替大人分擔所有拍賣的費用。

隻求大人饒我鄭家一條活路。”

“這可是你說的,我可冇說。

琳兒,給這位鄭家家主算算賬吧。”

薑空一揮手。

琳兒點點頭,很是乖巧聰慧的拿出紙筆。

看著一行行寶貝以及拍賣價格,鄭統山癱坐在地上。

在拍賣堂裡麵隻顧著爽了,他不斷叫價上去,根本冇有注意到叫價了多少。

當見到那五百億的魔血晶,鄭統山險些昏死過去。

“五百億……

大人……我鄭家就算是把家族給賣了,也還不起啊!”

“這價格是鄭家主叫上去的啊。

你說是不是呢?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你要鄭家還是自己的家底,自己選擇吧。”

薑空留下一臉凶惡的龍躍野離開了拍賣堂。

這件事情也由此落下帷幕,至於後來鄭統山無奈之下,隻能夠斷臂求存,將鄭家九成九的產業全都拍賣了,湊齊了五百億的魔血晶給鬼夜傭兵團送了過去。

薑空也不要這魔血晶,直接讓紅雲帶人去購置了大量的寶貝充盈了鬼夜傭兵團。

現在的鬼夜傭兵團比之薑空上來時候更加強大了,每一個傭兵身上都有著新的盔甲以及寶器,除此之外兜裡的丹藥也是滿滿噹噹。

有的傭兵甚至是用這筆從天而降的魔血晶討了媳婦。

在前往下一個任務的晚上,龍皇傭兵團的一眾人與薑空在屋子內聚集。

薑空身上的六道魔紋轉動,一股絕強的虹吸之力打入二十人體內。

海量力量被抽離出來,全都是魔血與他們身軀融合而成的奇異力量。

在薑空邊上的儲魔罐內也是聚集了一小部分黑色液體。

“呼。

好了。”

看著眾人身上黑色的魔氣驅散殆儘,薑空收起了六道魔紋。

“多謝薑兄弟!”

“多謝隊長!”

二十人感激無比。

“好了,都早點休息吧,明日還要執行任務呢。”

“好嘞!”

二十人很是喜悅的離開,其中十九人朝著一個方向,唯有龍躍野向著鬼夜號外而去。

“龍躍野,你去哪裡?”

薑空叫住了他。

龍躍野一張凶悍的老臉此時竟是有點通紅,大手撓了撓腦袋半天說不出話來。

“龍哥可是要**一夜去了!”

“嫂子長的可真水靈!

下次活著回來,我也要去討一個!

哈哈哈!”

一群龍皇傭兵團的人哈哈大笑,龍躍野一張老臉徹底通紅,怒罵起來。

“滾蛋!

趕緊給我滾回去!”

“在禦魔海這麼多年,就冇有看見過龍哥如此害羞的啊!”

“這還是我們認識的龍哥嗎?”

龍躍野此時巴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給。”

薑空扔給他一枚丹藥。

龍躍野一愣。

“用了就知道了。”

龍躍野瞬間明白過來,乾咳兩聲:

“多謝隊長!”

說完他急匆匆離開,一臉猴急的樣子。

薑空坐在甲板上閉目養神起來。

對比在屋子內修煉,他更喜歡在外界修煉,在外界修煉能夠讓他有一種自身與天地合一的感覺。

“明日去隕落天荒,林前輩不能隨我們一起來,這裡隻有你來帶領了。”

紅雲不知什麼時候到來,交給薑空一卷玉簡。

薑空將玉簡攤開看了一眼,淡淡道:

“冇想到我從一個過客,成了這鬼夜傭兵團的代主人了。

真是有意思。”

“你來禦魔海是為了什麼?

不隻是進入傭兵團吧?

以你的本事,應該去虛天之上與那些天驕爭鋒,而不是在無數炮灰之中在禦魔海內搏殺。”

紅雲問道。

薑空聽聞笑而不語。

他來這裡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鐵柱,可是現在這最後的訊息也斷了。

剩下的就是去找那混天星晶所在之地凝練出道法靈印以及去三火聖宗考覈。

“這一場禦魔海的戰火是永無止儘的。

自從人族與魔族爭鋒開始,這裡已經過去了無數歲月。

我們鬼夜傭兵團也不過在這一段曆史中扮演著一粒沙的角色。

其實來到這裡之後,很多人的初衷都開始改變了。”

紅雲突然道。

薑空看向她,問道:

“什麼意思?”

“禦魔海,很多傭兵來到這裡甘願成為炮灰的原因就是為了搏一搏那突破自己本身天賦上限的機會。

這種機會極其微乎其微。

有的人三次四次之後就明白,他們可能無法在這裡達到目的,並且有可能最後連性命都要交代在這裡。

但還是有不少人,或者說九成之上的人最後忘卻了初衷,捨生忘死的甘願成為炮灰。”

“為什麼?”

麵對薑空的不解,紅雲道:

“因為為了同一個目的。

無數年以來,我們雖然冇有讓魔族以及其他異族徹底退出禦魔海。

可是進入禦魔海經曆了無數次大戰,看見過無數人捨生忘死去退卻異族,血灑戰場的畫麵後。

大部分的人最開始的初心全都變了。

寧願化為了禦魔海的一部分,也要前赴後繼的朝著前去,即便是知道自己之力無法中止這一場延續了無數年的戰鬥,也會奮不顧身。

這就像是一個無形的使命,牢牢銘刻在每一個進入禦魔海的傭兵心中。

退魔,滅魔!

讓那些踏入這片土地的魔族滾回去。

他們知道自己是炮灰,卻也有一個願望,用炮灰堆砌起來的血海阻斷那片世界的到來。

既然在禦魔海外無法突破自己的上限,那就將自己獻祭給這片天地,獻祭給自己的種族,力擋天魔。”

薑空聽的有點一晃神。

紅雲看了看遠處星空,淡淡道:

“曾今我也是抱著突破自己上限,尋求造化而來,可是經曆過很多年以後,也成為這些人意誌的一部分。

我多麼希望有朝一日能夠看見禦魔海永遠消失,讓這些死在這片土地的英魂能夠全都感知到他們的過往得到了回報。”

薑空在紅雲的眼中看見了一種極度的渴望之色,就像是隱藏了很久的感情得到了傾訴。

“對不起,是我說的太多了。

我不是想要挽留你,我知道你有朝一日很可能也會進入虛天之上。

可是我想說,如果有一日你能夠成為一尊通天徹地的強者。

希望你可以歸來此地,征戰這片天地,收複這片戰場。”

薑空沉沉一點頭:

“會的。

這片禦魔海終有一日會結束,那些英魂也會得到安寧。

若有一日能夠歸來此地,我也會像是現在一樣重新站在這裡,帶著傭兵出征。”

兩人坐在甲板上一夜再也無話,隻是薑空心中多出了一股彆樣的情感,彷彿記憶又回到了王琅帶著無數傭兵用肉身打開黑魔陣法的那個時候。

……

翌日。

鬼夜號飛舟發出轟隆隆的聲響,開始啟動陣法朝著隕落天荒而去。

經曆了兩天兩夜的飛行之後,他們重新回到了禦魔海內。

在禦魔海中穿梭了足足三日之久,傳說中的隕落天荒落在眼前。

這是一片荒古時代存在下來的戰場,無數斷裂兵戈還能夠在那片戰場之中清晰可見。

在很多地方留著戰鬥過的大麵積痕跡,不少的斷壁殘垣似乎記述著曾經這裡也有過一段輝煌的曆史。

薑空放眼望去,看見了廢墟之中一座巨大的雕像通天徹地,立在原地,不由心頭一驚。

那個雕像是天使族的人!

這一尊天使族的雕像此時八翼全部被折斷,頭顱也消失的無影無蹤,隻有一隻手還儲存的尚且完好,手中握著一把巨大的天使之劍向著天空指去,無比的霸氣。

“這裡是隕落天荒。

也是曾經在禦魔海內最大的城池,天荒城。”

“這是天使族的駐地?”

薑空問道。

紅雲點點頭:

“可以這麼說吧,因為曾幾何時有一段時間,我們種族與天使族聯手對抗過魔族。

在禦魔海其實是一個平衡的地界,在這裡所有的勢力都很強盛,也正是因為這股強盛所以維持一個平衡。

一旦有一方平衡被打破,就會立馬遭受到其他勢力的集火。

魔族有一段歲月太過強大,也正是那一段歲月中,我們和天使族第一次聯手了。

在力擋魔族之後,人族與天使族契約也失效了。

後來天使族與人族爆發了一次戰鬥,也造成了這個隕落天荒之地。”

“原來如此。”

薑空看去,此時還有許多飛舟也從四麵八方到來,全都是執行任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