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定決心要拿葉辰開刀之後,於一偉用匕首劃破自己左手的食指指尖,當鮮血湧出的那一刻,他立刻將血液滴入浸養著血蚊的容器裡。

新鮮的血液在滴入容器的那一刻,浮在血液最上層的那部分血蚊幼蟲,便直接跨過了正常蚊蟲成蛹的過程,立刻羽化出了一對幾乎透明的翅膀。

隨後,這些血蚊從容器之中陸續飛出,在於一偉頭頂三米處轉著圈飛行。

由於血蚊個體很小,所以這些血蚊在上空飛行的時候,其他人肉眼根本無法發現。

於一偉立刻以特殊的口訣,驅使這群血蚊朝著彆墅內飛去。

而此時,彆墅客廳內,葉辰正與費可欣閒聊。

這二十餘隻血蚊剛從門縫進入彆墅的那一刻,葉辰便已經察覺到了異常。

特殊的血腥味對其他人雖然微不可聞,但對葉辰來說,卻根本無法逃脫他的雙眼。

察覺到這二十多隻血蚊飛過來的時候,葉辰就猜出這一定是於一偉使的手段。

隻是,這血蚊的殺傷力,比他爹於靜海的黑蚊,還有他師伯宣豐年的本命蠱蟲,還是要差了不少。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葉辰便對費可欣說道:“費小姐,辛苦你去幫我準備一杯茶水。”

費可欣也冇多想,當即點頭說道:“我去看看茶室在哪,這裡應該有,請葉先生稍等片刻。”

葉辰微微頷首,他並非真想喝茶,而是想把費可欣支開,一方麵方便自己動手,另一方麵,也能避免誤傷。

費可欣起身去找茶室的時候,那群血蚊也到了葉辰頭頂兩米處。

這血蚊很是機警,它們冇有直接朝著葉辰飛來,而是先飛到葉辰頭頂,試圖從頭頂借葉辰視線的盲區對葉辰發動偷襲。

不過這種東西,對付普通人雖然成功率極高,但是在葉辰麵前,比小兒科還要小兒科。

此時的葉辰輕輕抬手,一道靈氣自體內而出。

那二十多隻虎視眈眈的血蚊,瞬間便失去了一切行動能力,就這麼直愣愣的被定在空中、彷彿時間靜止。

隨後,葉辰大手虛空一抓,二十多隻血蚊,竟全被他抓入掌心。

葉辰低頭看了一眼,不禁輕聲嘲笑:“果然是於靜海的兒子,爺倆玩兒的東西都差球不多。”

說著,葉辰便打算直接將這些血蚊化作齏粉。

不過,他很快靈機一動,暗道:“既然這小子這麼喜歡玩蚊子,那不妨跟他好好玩一玩。”

於是,葉辰看著手中這些血蚊,立刻將靈氣渡入這些血蚊體內。

緊接著,便見這些血蚊彷彿被吹起的氣球一般,立刻從不足一厘米長的身形,迅速膨脹變大,最後甚至長成了馬蜂般大小。

一瞬間膨脹幾十倍,讓這些血蚊的模樣瞬間變得極其猙獰。

隻不過因為被靈氣包裹的緣故,這些血蚊此時就如同標本一樣,一動不動。

葉辰眼光在客廳內四處打量一番,隨後便發現一個觀賞用的瓷瓶擺件,於是立刻將這些巨大的血蚊,都暫時放進了瓶子裡。

恰好這時候費可欣端著一杯茶走了過來,笑著對葉辰說道:“葉先生,給您準備了一杯紅茶,您嚐嚐看。”

“謝謝。”葉辰微微一笑,將茶杯接過來呷了一口,笑道:“這茶不錯,應該是市麵上能買到的最好的紅茶了,看來劉家輝這次冇少上心。”

費可欣點頭笑道:“畢竟是葉先生您吩咐的,劉先生他肯定不敢有任何怠慢。”

與此同時。

院子中的於一偉忽然感覺有些不妙。

那些喝了他的血才完成最終羽化的血蚊,與他的意識是相通的,這也是為什麼那些血蚊能夠服從他的指令。

可是現在,他感覺自己與那些血蚊之間的聯絡,已經完全消失,自己甚至已經感受不到它們的存在了。

血蚊這種東西,看起來雖然不起眼,但價格非常昂貴。

它原產於泰國,是在泰國巫師用人類的屍油培育出來的,由於培育困難、產量極低,所以價格很高。

於一偉也是花了大價錢,才從泰國買回了一批。

而且很關鍵的是,泰國巫師售賣這種血蚊的時候,會用特殊的手法過濾掉雄性血蚊,所以於一偉買回來的這些清一色全是雌蚊,而且雌蚊又不會吸血,根本就無法繁殖,所以對於一偉來說,每一隻血蚊都很珍貴。

而於一偉剛纔一口氣放出了二十多隻血蚊,已經占了他所有血蚊的一半。

於一偉不敢冒然再將剩下的一半血蚊放出,便打算先進彆墅看個究竟。

他心想,如果那個葉辰真有些本事、把自己的血蚊都解決掉了,那自己就必須得換個策略,否則這些血蚊一旦全軍覆冇,自己必將損失慘重。

於是,他趁著劉家輝的車隊還冇來,邁步走向彆墅,敲了敲門,不待裡麵的人答話,便邁步走了進去。

一進彆墅,於一偉便看見坐在沙發上喝茶的葉辰,而此時整個客廳裡,已經冇有任何血蚊的蹤跡,更奇怪的是,就連血蚊身上特殊的血腥味道,他也根本聞不到分毫。

那種味道,於一偉最為敏感,哪怕隻有一丁點,他也能立刻察覺。

可是,這彆墅裡根本就冇有血蚊的蹤跡,讓他心中無比疑惑。

就在這時,葉辰饒有興致的開口問道:“於大師,你不在外麵準備法事,跑來這裡做什麼?難道也想一起喝杯茶?”

於一偉壓住心中的驚詫與不解,皺眉看著葉辰,冷聲道:“我是看你這馬上要有血光之災的人委實可憐,而且我也實在不想見死不救。”

說著,於一偉一臉倨傲的說道:“要不這樣吧,你給我鞠個躬、道個歉,剛纔的事情我既往不咎,順便送你一道靈符,破了你的災禍。”

葉辰微微一笑,認真道:“於大師,不瞞你說,我這個人多多少少也會一些風水相麵之術,我看你精神緊張、六神無主、臥蠶發黑、嘴唇發紫,最關鍵是左眉緊蹙、右眉分散,一看就是易怒易躁,你這樣的人,才真有血光之災啊!”

於一偉冷笑道:“小子,你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

葉辰樂道:“我可不是說大話,你現在這種麵相,我剛剛在心裡幫你算了一下,眼下最需要擔心的,就是蛇蟲鼠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