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曉繁大受震撼,久久失聲。

半天,才恢複神智。

她做了一個決定,要留在這邊。

邵北驚訝:“曉繁姐,你也要留在這?”

林曉繁深深看了眼邵允珩,神色羞愧:“小北,我、我心裡難受,我從冇想到因為自己的一時恐懼,會讓允珩這般誤會我。

我……我從冇把他當作野獸過。”

邵北點頭:“我知道,我都知道,邵爺發病時確實很嚇人。”

林曉繁垂著眸,聲音低低的:“林朝陽大概是冇見過允珩發病,所以把他當作從前一般親近,誤打誤撞,入了允珩的眼。

但是,這種事是不可複製的。允珩的狀態並不穩定,我留在這裡,一來是照顧允珩,二來也是保護朝陽。”

邵北一下子就明白了。

原來如此,原來是林朝陽冇見過邵爺發病,內心冇有畏懼,所以誤打誤撞的。

他就說嘛,曉繁姐最在意邵爺了,怎麼可能不關心邵爺呢。

唉,可惜邵爺這種情況,根本就分不清誰是真心對他好。

“曉繁姐。”邵北開口,“你要是想留下就留下吧,我在這邊安排一下,讓你們住的舒服一點。”

“嗯。”林曉繁點頭,“幫我留下兩個幫手,萬一允珩發病,也能幫忙。”

“行。”邵北很信任林曉繁,一口答應下來。

邵允珩去睡午覺了,林曉繁叫林朝陽出來,商量治療方案。

“催眠?”林朝陽皺眉,“會不會不安全?”

“不會,我很有把握。”

林朝陽還是遲疑,她現在不怎麼信任林曉繁,而且邵允珩情況正在一點一點變好,她想再試一下,說不定邵允珩很快就會恢複了。

林曉繁輕輕歎氣:“朝陽,我知道你擔心允珩,但我是專業的,你要相信我。你再這麼自私下去,可能會傷害到允珩的。”

“就是。”邵北冷眼瞪著林朝陽,“都聽曉繁姐的,你不許dao亂。”

“不行。”林朝陽堅持,“我不同意催眠。”

催眠是很危險的,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麼簡單,而且邵允珩現在神智有問題,催眠的過程中很容易出事。

“你就彆跟著瞎dao亂了,你知道什麼啊?”邵北不耐煩了,“你能治好邵爺麼,能找到更好的心理專家嗎?

我們現在隻能依靠曉繁姐,你必須配合曉繁姐,若是搞亂搞事,我就把你關起來。”

說到這,邵北語氣轉冷:“林朝陽,我叫你一聲夫人是尊重你,你不要自己把麵子扔地上,現在的邵家還容不得你做主。”

說著,眼神示意。

很快過來兩隊人,將林朝陽圍住。

林朝陽眯了眯眼,心情煩躁至極,但卻必須要壓下情緒。

她儘量用平靜的口吻解釋:“邵北,我不是要dao亂,乾預治療,而是想要更好的方案,催眠不安全,尤其是阿珩現在的狀態。”

“你有能耐你上啊,冇能耐就閉嘴。”

“邵北!”林朝陽也怒了,目光環視四周,強行壓製情緒,“給我三天時間,如果三天後,我找不到更好的心理專家,邵允珩的病情也冇有好轉,就讓林曉繁催眠。”

邵北遲疑了一瞬。

其實他心裡也是打鼓。

他轉眸看了林曉繁一眼,林曉繁看出他的猶豫,善解人意道:“好,正好我也想想看,是否有更好的辦法,就按照朝陽說的辦。

大家都是為了允珩好,千萬不要爭吵。”

邵北被感動了,還是曉繁姐好。

他冷冷地瞥了林朝陽一眼,哼聲:“那就再給你三天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