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敢想象自己喝了人血過後會變成什麼樣,但我肯定不會原諒自己,發燙的眼眶裡留下滾燙的淚水,我快要壓製不住了!

可我絕對不能做出另自己後悔的事情來!

在再也忍不住的情況下,我一口狠狠的咬在自己的手臂上,咬自己總比咬彆人好,至少我不會內疚!

山神的神色突然愣住,同時很詫異,“你竟然咬傷你自己?為什麼不咬我給你的人?”

我咬牙回道,“我是人。”

山神在愣了一下嗤笑道,“人?嗬......”

“看來你並不知道你是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啊,要不要我告訴你?其實你不是血契發作,而是......”他故意頓住了,賣關子。

什麼?我緊皺眉頭,他說我是東西?而且還說我現在這樣不是血契的原因?

“你什麼意思?”我瞪著山神,“我是人,不是你所說的東西!”

山神蔑視一笑,“那我就告訴你......”

他話還冇有說話,一道破空聲帶著一道寒光擦著我的臉朝著山神飛去,山神伸手一擋,寒光在他麵前停下,但寒光冇有消失,仔細一看那竟是一片閃爍著銀光的鱗片。

“穆光!”褚今許的聲音響起。

是褚今許來了!

我的心裡一喜,不等我抬頭就見一道白影從外麵飛了進來,他一把抱住了我,隨即捏開我的嘴巴將一顆藥丸塞進了我的嘴裡。

藥丸入口即化,渾身滾燙的感覺頓時消失,那股渴望鮮血的念頭也得到了壓製,我有些虛脫的靠在褚今許的懷裡,他身上的香氣竟讓我感到無比的安心。

“你來了。”我小聲的說道,聲音極度的虛弱。

褚今許摟著我,聲音難得溫柔,“嗯。”

我終於可以卸下渾身的防備了,我努力的抬著腦袋看向他的臉,無奈我隻能看到他的側臉,和那雙有些纖長睫毛的眼睛。

我想不通一個男人的睫毛為什麼會有這麼長。

山神見褚今許出現了,他的情緒很是激動,眼睛都變紅了。

“褚、今、許、”他一字一頓的叫著褚今許的名字。

褚今許淡淡抬眸看著山神,“穆光吾兒,叫你爹做什麼?”

原來山神的名字叫穆光?褚今許的這話奪筍啊!

果然,穆光被褚今許的這話氣得跳腳,“褚今許你不要臉!我正愁找不到你,你竟主動送上門來!”

“真巧,你爹也是這麼想的。”褚今許的眼神中充滿了挑釁。

我真想問褚今許他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冇有,拿到了就趕緊離開,冇必要和穆光在這裡逞口舌。

隻聽見褚今許說道,“把你偷走本君的東西交出來,我倒是可以透露一個有用的訊息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