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靳香對我說道,“我們會竭儘自己的所能,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多給自己放鬆。”

我憂心忡忡的點頭,發生這樣的事哪能說放鬆就放鬆啊,從聽到這事兒起,我就渾身緊繃像是被繃緊了弦的弓箭。

靳香站起身,雙手撐在桌邊,將那張好看得雌雄莫辨的臉湊近我的麵前,“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放鬆放鬆。”

我剛想說不用了,結果這姐朝著我眨了眨眼,直接牽起我的手就走。

靳香的力氣很大,我的力氣跟她比起來那簡直小貓般給她撓癢癢似的,她一巴掌拍在我屁股上,不拘小節的說道,“不用跟我客氣,做我們這行的壓力很大的,偶爾放鬆放鬆也是可以的,跟我走,保證讓你滿意。”

我,“......”

拒絕根本冇有用,我被靳香連拖帶拽的帶到了月亮神酒吧。

現在已經是晚上了,正是酒吧生意好人多的時候,說起來有點尷尬,我長這麼大還冇有去過酒吧,上學的時候我幾乎都不怎麼出學校,就算出去的話也是在學校周圍買東西吃東西。

而且按照靳香所說的這月亮神酒吧才發生了命案不久,竟然還有這麼多人來,他們就不害怕嗎?

一走進去,裡麵的音樂聲震得我耳朵發麻,五顏六色的燈光晃得我眼花繚亂的,不得不說酒吧的確是帥哥美女的聚集地,在這裡勁歌熱舞的男男女女們都很好看。

我被靳香摁在靠邊的一張卡座裡上,她也坐在了我的旁邊,腦袋還跟著音樂打著節拍,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而我坐在她旁邊簡直是如坐鍼氈,我第一次來渾身都感到不適應,隻能縮在靳香的身邊,眼睛好奇的東張西望。

期間倒是有好幾個漂亮的小姐姐來找靳香要聯絡方式,靳香都很果斷的拒絕了,她看著瀟灑又迷人,但在拒絕人的時候又很冷。

很快她點的東西就送過來了,靳香將一杯果汁推到了我的麵前,對我說道,“小姑娘就不要喝酒了,喝點甜甜的東西會人心情愉悅哦。”

我愣了愣忍不住多看了靳香幾眼,除去她是超管部門的人之外,她這個人竟然還挺暖的,咋說呢,就又冷又暖。

見我盯著她看,她勾唇笑了,“你可不要這麼盯著我看,我喜歡的是帥哥。”

她這話讓我麵紅耳赤的,瞧她這話說得,我小聲的嘀咕道,“那不巧了麼,我也喜歡帥哥。”

對此靳香淡淡一笑,她伸手揉了揉我的腦袋,“嗯,真巧。”

我整個人都是一震,我怎麼有種被這個女人給撩了的感覺?問題是,她拍我腦袋的時候,我竟然還有點激動和害羞!

這對我來說,簡直是大無語事件!為了緩解此刻的氣氛,我抱著果汁就開灌,直到一杯果汁都見底了才肯放下杯子。

然而一轉眼我就看見了靳香正盯著我看,我摸了摸臉,我臉上冇有長奇怪的東西吧?

我正想問靳香為什麼這麼看著我,她突然對我說道,“彆動。”

我瞬間就僵住了身子,看她這麼嚴肅的樣子,難道是酒吧發生什麼事情了?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