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心頓時懸了起來,“怎麼回事?是不是你的識海出了什麼問題?”

褚今許沉默了。

完了,我的心裡頓時一個咯噔,不知道識海出了問題會怎麼樣。

“你快告訴我啊,你的識海出了什麼問題?”我著急的追問。

沉默過後的褚今許抬起頭對我溫柔的笑了笑,然後才說道,“問題不大,不用擔心,反正死不了的。“

“你騙人,你每次這麼說,其實都超級嚴重。”我緊緊的盯著褚今許,“你跟我說實話,你的識海究竟怎麼了?”

見我不依不饒的樣子,褚今許隻好無奈的說道,“就是識海在之前受了一些損傷,是舊疾,偶爾會發作,不過不用擔心,我有準備著丹藥的,隻是在舊疾複發的時候,不能進入識海。”

褚今許的這個說法倒是比較可信一點,但我還是狐疑的看著他,“真的?冇騙我?”

“騙你是小狗。”褚今許說道。

既然褚今許都這麼說了,那我隻能相信他一回了,而且褚今許決定不說的事情,就算是把他掐死在這裡,他也不會說的,我不想勉強他,隻要他能平安就好。

我看了眼外麵的天色,發現跟我之前看到的並冇有什麼兩樣,就好像我在他的識海裡待的時間都不算時間。

“現實中過去多久了?”我問道。

褚今許想了想,“也許可能就幾分鐘吧,反正外麵的時間和識海中的時間流速不相同。”

我點了點頭,表示瞭解了。

“那現在羽淩薇怎麼樣了?”我又問。

羽淩薇這個人,就跟白惟一樣,不死的話永遠都是一個禍害,要是把她還留在這個世界上的話,她肯定會回來找我們報仇的。

聽到我的問話,褚今許又把我往他的懷裡緊了緊,才說道,“她被羽歸人帶走了。”

“我師傅?“我感到有些驚訝,但是又覺得在情理之中。

畢竟羽淩薇是師傅的妹妹,不過羽淩薇應該也不會好過,畢竟她殺了師傅的愛人。

不過我總覺得有些奇怪,我手指無意識的絞著褚今許的青絲,心中越來越來的疑問聚集。

我和女魃現在來說可以說是完全獨立的個體了,我覺得我應該算是一個新的靈魂,我有我自己的思想,我不記得以前的任何事情。

還有墨瀲和紅黎,她們應該也算獨立的個體。

而褚今許找我的初衷是因為女魃,可現在我和他......

如此想來,我算不算是女魃在褚今許心中的替身?想到這些我心裡有些悶悶不樂,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加上最近發生的事情,我隻覺得心中有一股氣壓在我的心頭,讓我感到很是壓抑。

“不好了!不好了!”

訛獸突然從門外跑了進來,朝著我們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