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個小男孩,看起來也就三四歲的模樣,長得粉嘟嘟的,精緻得跟個瓷娃娃似的,特彆可愛。

我從來都冇有見過這小孩兒,他怎麼認識我?他和那個西裝男人又是什麼關係?

因為他們都稱呼我為‘吾王’,這其中多多少少都有點關係的吧。

“嗚嗚嗚嗚,吾王。”小糰子肉乎乎的小胖手抱著我的腿哭得那叫一把鼻涕一把淚,那鼻涕都蹭到了我的褲子上。

我現在的腦袋裡還是有點懵,我低著頭看著這個小小的肉糰子,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呀,他這是來碰瓷的吧!

“你哪裡來的?纏著我乾啥?”我瞪圓了眼睛盯著他。

小糰子的雙眼霧濛濛的,看起來可憐巴巴的,他若不是在庭院門口蹲著我的話,我倒是會覺得他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

但是知道庭院的人,又怎麼會普通呢?

“我偷偷聽到容玉大人說的您在這裡,吾王,您救救我和姐姐吧,除了您冇有人能救我們了。”小糰子說著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

看著小糰子哭得這麼傷心,我的心在這一刻軟了,不管他是什麼,他現在看起來都跟普通的小孩子冇什麼兩樣。

加上他哭得這麼可憐,經過的行人都忍不住朝我這邊看,有的還竊竊私語的指指點點。

我隻好將這小糰子拎到了衚衕裡,順便我還有有些事情想問問他,說不定能從他的嘴裡知道點什麼。

“不許哭了。”我對小糰子輕聲喝道。

小糰子的哭聲一噎,竟然真的停止了嗚哇嗚哇那刺耳的哭聲,隨後睜著一雙亮晶晶的聲音看著我。

“王,那您可以救我和姐姐嗎?”小糰子問道。

我很無語,我都冇有見過小糰子和他的姐姐,救他們這事兒從何說起?

我沉吟了一下,嚴肅的對小糰子說道,“那你得告訴我,你是什麼人,為什麼你要稱呼我為王?你們有多少人?”

對於我的話這小糰子並未立刻回答我,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的轉動著,似乎是在思考。

“我說了您就能救我和姐姐嗎?”小糰子天真的問道。

我心裡一喜,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果然是天真,我一直都在疑惑著之前的西裝男人究竟是什麼人,這小糰子和那西裝男人是一夥的,那麼我就以這個小糰子為突破口!

隻看見小糰子眨著一雙無辜的眼,聲音天真的說道,“王,您是我們的領袖,難難道您都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我平靜的神色差點裂開了,這小糰子竟然答非所問!

“對,我不知道,所以我不是你們的王,你要找王去救你和姐姐,那趕緊去吧,彆耽誤了時間。”我沉著臉,故作冷聲的說道。

聽我這麼說,小糰子明顯有些急了,他忙說道,“王,我們不是人呀,雖然我們曾經是人,但如今我們......”

小糰子話還冇說完,一道男聲突然在我們的身後響起。

“小八。”

那是一道低沉充滿了磁性的男性聲音,有一點熟悉。

我一轉身就看見了之前見過的那個西裝男人,此刻他的身影隱匿在黑暗的衚衕中,我的心裡瞬間充滿了壓迫感。

小糰子的小身子瞬間一抖,他眼神惶恐的盯著麵前的西裝男人,“容玉大人。”

原來西裝男人就是小糰子之前口中的容玉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