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瘋狂的搖頭,想將那些荒唐的想法從腦袋裡趕出去,可是容玉和小八的容貌卻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裡。

我做夢都冇有想過,我會和容玉是一類人,甚至說我們都不能算做是人。

想到這裡我伸手朝著自己的口中探去,入手我的牙齒平整又光滑,根本不像容玉和小八他們那般長著尖銳的獠牙,我還是正常人的模樣。

這倒是讓我的心平靜了不少,我壓製住內心的狂躁,對容玉說道,“你在胡說,如果我是你們的王,我為什麼會冇有尖牙?”

“可您卻有渴望血液的衝動。”容玉淡定的對我說道。

他的話讓我的啞然,嗓子也在此刻乾啞得厲害,容玉說得冇錯,我偶爾是有渴望鮮血的衝動,曾經我還在疑惑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衝動。

看來現在我算是明白了,如果我真的是殭屍王,那麼有渴望鮮血的衝動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可我明明是從我媽的肚子裡生出來的啊!

“不,我不信你說的話,這絕對不可能。”我肯定的搖頭,否定了容玉所說的。

真是可笑,我就是一普通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是殭屍王。

退一萬步說,就算我和他們的同類,那麼我怎麼可能成為他們的王?

我對自己還是有點B數的,就這樣,哪裡是當王的樣子?

容玉說道,“您現在可以不信,但您不能否認這個事,等您什麼相信我的時候,我就帶您去我們的帝國。”

“帝國?”我緊盯著容玉那雙紅色的眼,“你們還有一個帝國?”

“嗯,這個帝國它是你的。”容玉很淡然的對我說道。

此刻容玉已經收回了自己的獠牙,隻有眼眸還是紅色的。

他的話聽在我的耳朵裡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什麼帝國,什麼王,還是我的?

我猶豫了一些,說道,“既然你這麼說,那你們今後冇事的時候能不能不要來找我?等我相信了我真的是你們那什麼帝國的王,再來找我,行不行?”

容玉冇有說話卻麵帶笑意的看著我,而小八的神色就更委屈了,要不是知道小八的真實身份,我倒是真的想給這小糰子一個抱抱。

“行,您貴為我們的王,您說什麼就是說什麼,但如果帝國出了什麼事,還是要請您來定奪的。”容玉沉吟了一會兒才說道。

我想你這什麼帝國都上千年的時間了,還能有發生什麼事情?就算髮生了事,那肯定也有解決的方法。

為了讓容玉早點離開,我隻好點頭回道,“好,我答應你,但如果不是什麼生死存亡的大事就不要來找我了,你自己定奪解決就好。”

容玉答應了,我的心裡鬆了一口氣,看著麵前一大一小二人,他們似乎和我想象中的殭屍並不一樣。

但是有一件事情我還是很擔心,那就是殭屍存在這個世間他們賴以生存的東西是什麼?

是吸食人類的血液嗎?

我忍不住問道,“你們平時生存是怎麼解決的?吸血嗎?”

小八愣了一下趕緊將腦袋搖得跟電風扇一樣,而容玉則笑了笑,淡淡的說道,“我們雖然是殭屍,但早已經不吸血了,我們隻要修煉到一定的等級後,便可以吸收天地日月之精華,不再依賴吸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