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怎麼做?”我下意識的問道。

褚今許朝著我擺了擺手,示意讓我後退,不用他提醒我也知道往後退,現在褚今許肯定要開始他的表演了。

我趕緊後退到房間門口,而房間外麵是周老太和周雨,嚴素則站在我的旁邊。

嚴素眼神漫不經心的看著我,美貌的臉上自然而然的帶著一絲嫵媚。

“笙笙,我可真羨慕你。”嚴素突然對我說道,語氣中還真的帶著一絲羨慕。

“為什麼?”我不解的看著嚴素。

我覺得我已經夠倒黴了,為什麼嚴素還會羨慕我?羨慕我受虐嗎?

嚴素笑了笑,低聲說道,“羨慕你能待在岐月神君身邊,你知道麼,有多少人想待在他的身邊成為他的信徒,他都拒絕了。”

“可他卻唯獨選擇了你,並且還和你結了契約。”

我有些不以為然,“可我在他身邊隻是被他當成奴隸而已,你真的不用羨慕我。”

然而嚴素接下來的話卻讓我震驚了,她看我的眼神裡依舊充滿了羨慕,她說道,“隻要能留在岐月神君的身邊,當奴隸又如何?你是冇有發現在他身邊的妙處。”

我的確是冇有發現留在褚今許身邊的妙處,而且我覺得嚴素說的話有點瘋狂,為了留在褚今許的身邊,竟然甘願當奴隸?

我冇有回答嚴素,轉眼看向屋內,我想看褚今許是如何剝離附身在周家兩兄弟的冤靈的。

褚今許站在房間的中央,我看到他的周身散發著淡淡的藍色光芒,他輕合著雙眼手捏訣,一片閃爍著銀光的鱗片從他的胸口間飛了出來,鱗片懸在空中,無數的水珠從鱗片裡湧出。

晶瑩剔透的水珠飛到周家兩兄弟身邊將他們包裹了起來,一縷一縷的黑色煙霧從他們的身體裡被水珠吸附了出來,之前那些晶瑩剔透的水珠漸漸變黑,宛若一顆顆的黑色珍珠。

而周家倆兄弟在黑氣煙霧被抽離的時候,他們的身體劇烈的抽搐抖動著,像是發生了癲癇一般。

黑氣很快就被吸附乾淨,周家兩兄弟的身體肉眼可見的發生了變化,他們身上動物化的部分慢慢變回了正常的樣子。

那些變成了黑珍珠的水珠咻的一聲飛滿了整個房間,褚今許緩緩的睜開雙眼,他的眼神沉著冷靜,卻不帶任何感情。

那漂浮著的每一顆水珠裡都有一個小小的影子,有的是小貓小狗,有的是小鳥小猴,還有一些我隻在書本電視上看到的珍惜動物。

嚴素說道,“每一顆水珠裡都是一個靈魂。”

原來是這樣。

看著那些困在水珠中的靈魂,我的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褚今許說世間萬物的生命都是平等的。

可現實是殘酷的,這個世界上並冇有絕對的公平,誰強大便可以主宰其他的生命。

“這些靈魂需要超度。”我說道。

由於之前褚今許的陰陽怪氣,我就冇有給張靈均打電話,現在這麼多的冤靈,我想是需要他來幫忙的。

就在我猶豫要不要給張靈均打電話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起,“需要我幫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