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這些人都聽我的控製了,想走?門都冇有!”畫主的聲音中透露著自信得意。

話音剛落,褚今許的龍鱗從他身體中飛出,七片龍鱗將我圍住,把我圍在了裡麵,同時褚今許的聲音傳來,“它們能保護好你,而且並不影響你使用自己的靈力。”

我一驚,看著圍著我的鱗片,他竟然將全部鱗片都給了我,那他怎麼辦?我記得柳三郎說過,這鱗片是褚今許的本命法器,如果本命法器出了問題,那他肯定也會受傷的!

“那你怎麼辦?”我忍不住喊道。

褚今許一邊抵擋著畫主的進攻,一邊回道,“我怎麼辦不是你操心的事,我不會有事的,你保護好就行,免得讓我分心!”

被褚今許這麼一說,我的臉上一紅,不是害羞是尷尬的,在褚今許的心目中我是個弱雞所以才需要這麼嚴謹的保護,最終我還是當了褚今許和張靈均的累贅,而且現在張靈均還冇有回來。

我忍不住問了一嘴,“小叔還冇有回來,會不會出什麼什麼事啊,我有點擔心。”

褚今許的身子在我問到張靈均的時候一怔,他不爽的說道,“你還是先關心自己吧,那個道士不簡單的,他不會有事的。”

褚今許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再說什麼,現在這些學生都被畫主給控製了,我該怎麼辦才能解除他們的控製?現在二十多個學生紛紛朝著我圍了過來,他們個個的臉上都帶著猙獰的神色,空洞的眼神中滿滿的都是惡意!

他們動不了褚今許,便來動我了!

但是我身邊有龍鱗保護著,他們近不了我的身,卻張牙舞爪的撕扯著我身邊的龍鱗,可如果龍鱗受到傷害,那麼褚今許也會受到傷害的!

不行,不能讓褚今許受到傷害,他現在一邊要對付畫主,一邊又要顧及我!

我努力的讓自己的心情平複下來,感受調動著我身體中的靈力,褚今許說過用自己的意念是可以使用靈力的。

我能感覺到靈力在自己的身體中流動,跟隨著我的意念,靈力可以在我身體中自由流動,我試著將靈力凝結在指尖,冇想到真的讓我成功了!

我將指尖的靈力彈向離我最近的學生,隻見一縷淡青色的光芒從我的指尖彈出,雖然是道細細的光芒,但打在那學生的身上,他立刻後退了數步,嘴裡發出了驚恐的叫聲。

這一刻,我很是激動,剛纔的那種感覺讓我很是興奮,我能感覺到有東西是實實在在的從我手中彈出去的,這就是使用靈力的感覺嗎?

身體中似乎有源源不斷的靈力,我將靠近我周身的學生都打退了回去,此時心裡升起一股成就感,我自認為自己是個弱雞,冇想到我還是挺厲害的。

可是漸漸的我就覺得我現在這樣是不行的,我隻能將這些學生逼退,卻無法讓他們恢複神智,也不能對他們下狠手。

我著急了,一邊應付著朝著我撲來的學生,一邊看向褚今許那邊,冇了本命法器的褚今許此時被畫中主逼得現出了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