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笙,你乾什麼呢?”周勳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響起。

我頓時鬆了一口氣,周勳來得太及時了,我隻得無奈的跟周勳說明瞭情況。

聽完我的話,周勳往那男人的麵前一站,中氣十足的說道,“怎麼?看你都快四十出頭的男人了吧,怎麼還有臉來招惹一個小丫頭?你臉呢?”

周勳身高一米八多,又高又胖的,看著就挺唬人的,那男人一看就立刻就慫了,馬上就灰溜溜的跑走了。

男人走後,周勳看向我,“下次小心點,見到這種男人離遠點,有些老變態就喜歡嚇唬你們這樣的小丫頭。”

我馬上點頭,“好的,好的,下次再也不敢多嗶嗶了。”

周勳語調一轉,又說道,“你說你第一眼看那男人的時候,他的相貌是失蹤了幾十年的白惟?”

我肯定的點頭,“嗯,第一眼的確是這個人,可等我再看他的時候,他就變成了那個極其自信的老變態了。”

周勳皺眉,“我剛纔用靈力檢查了一下那個男人,他渾身冇有半點的靈力波動,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了,我想你剛纔可能是出現幻覺了,畢竟這些天你也挺忙挺累的。”

我覺得周勳說得冇錯,可能是我最近太累導致我出現了幻覺,可是我還是很奇怪,就算出現幻覺,怎麼會出現白惟呢?

算了,暫時不去深想這件事,現在最緊要的是蕭澤的事。

我馬上著急的問周勳,“周哥,你電話中說蕭澤出了事情,他出什麼事情了?”

本來我就不同意蕭澤加入超管部門的,現在還出事了,這要怎麼跟他爸媽交代?

周勳的臉色沉了下來,說道,“你跟我來。”

我點頭,然後跟著周勳進來永安大學校內,周勳的小徒弟米粒正在裡麵等著我們。

一進入到校內,我渾身的汗毛都豎立了起來,整個大學的上空都籠著一片黑壓壓的‘烏雲’!

這當然不是烏雲,而是煞氣!

之前這片煞氣隻是籠罩在老校區廢棄的那棟教學樓上,而現在,這片煞氣擴散至了整個永安大學,這紅衣煞的怨念太深了。

即便當初那些傷害她的人都死了,卻還是無法平息她心中的怨恨。

“周哥,這恐怕不是你和我能搞定的吧。”我仰頭腦袋輕聲的說道。

我這話說得周勳不是很愛聽,他皺了皺眉,“小丫頭,咋地,瞧不起你周哥的實力?那魔物我都能抓住,更何況這隻是一隻煞。”

看到周勳如此自信的模樣,我也不好再說什麼,我自己的實力有幾斤幾兩我是知道的,至於周勳嘛,我倒是冇有見過他真正的實力,我想他這麼自信應該是可以搞定的吧。

“蕭澤呢,他在哪裡”我問道。

米粒馬上說道,“笙笙姐,蕭澤在校醫室,你跟我來。”

“好。”

我跟米粒去了校醫室,周勳先去其他地方查探了。

校醫室內,蕭澤正靜靜的躺在床上,旁邊站著一臉無措的校醫,米粒對校醫說道,“李校醫您先出去吧,關於蕭澤同學的事情,希望您不要告訴任何人,好嗎”

米粒說這些話的時候,李校醫的表情變得很迷茫很呆滯,米粒說完之後,她便走出了校醫室,並且關上了門。

我現在算是知道了一點米粒的特殊能力了,以後空了好好問問她,現在最重要的是,蕭澤怎麼了。

“米粒,蕭澤他這是怎麼了?”我忙問道。

米粒秀氣的眉頭皺了起來,她說道,“蕭澤同學的外表和內在都冇有傷,醫生是檢查不出任何毛病的,因為問題不是出現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