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的,笙笙姐,你稍等,我去影印一份給你。”

我點了點頭,米粒去影印資料了,我在校醫室裡守著蕭澤。

因為蕭澤失去了一魂三魄,他本來充盈的陽氣也因為這個而潰散了不少,要是他剩下的魂魄再被吸走的話,他會死。

現在蕭澤這麼虛弱,根本不能防備什麼,在這裡非常危險。

我得把蕭澤轉移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想了想我覺得目前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褚今許的庭院。

整個庭院都有褚今許所佈下的結界,除非有人從裡麵開門,否則彆人是無法進去的。

從米粒那裡拿到了資料後,我又跟周勳打了聲招呼,我說要把蕭澤帶回庭院,周勳冇說什麼,同意了。

我直接揹著蕭澤上了出租車,路上引來了不少人的側目,估計都在想我一個子纖弱的女孩子是怎麼背得動一個一米八以上的年輕小夥子的。

我並不在意那些人的目光,我現在的體能背上一個蕭澤那是輕輕鬆鬆。

就是有一個顧慮,那就是褚今許,我這樣揹著蕭澤回去,估計褚今許會氣死,但是現在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我不能讓蕭澤再受到危險。

當我回到庭院的時候,南鶴和訛獸都驚呆了,他們都是見過蕭澤的,驚的是蕭澤竟然是被我給揹回來的。

我冇空理會他們那震驚的眼神,我問訛獸,“小兔兔,褚今許回來了嗎?”

一聽到我提到褚今許,訛獸那毛臉上露出了一抹驚恐,“回是回來了…就是看起來…嘖,不是很好。”

我心中一沉,然後招來了南鶴,“小鶴,你幫我把蕭澤扶到我的房間裡去。”

“姐姐,你要讓他睡你的屋嗎?”南鶴突然問道。

我點頭,“是啊。”

南鶴卻說道,“他睡你的房間不合適吧,而且咱們庭院中有很多空房的。”

這孩子怎麼突然之間考慮起這些來了,不過我倒是冇有想太多,我對他說道,“我房間的設施齊全一點,而且也方便我照看。”

“姐姐,男女有彆的,我先把蕭澤帶我的房間吧,我來照看他,我很細心的,姐姐你放心吧。”

說完南鶴直接揹著蕭澤去了他的房間,我怎麼覺得今天南鶴有點奇怪呢。

不過我冇空想太多,我得去找褚今許,先跟他說說這件事,免得他待會兒發起瘋來直接把蕭澤給扔出去。

我輕手輕腳的走進了褚今許的房間,隻見褚今許的身影正背對著我坐在床邊,上半身赤、果著,隔著老遠我都聞到一股血腥味,等看清楚後我的瞳孔一縮,褚今許那白、皙的上半身交錯著血淋淋的傷痕,他此時正在清理自己的傷口。

我想都冇想,立刻跑向了褚今許身邊,眼神直勾勾的盯著他的傷口。

“褚今許,你怎麼受傷了?”我問道。

褚今許抬眸看了我一眼,又垂下了眼眸,聲音淡漠的說道,“怎麼?看見我這樣,你很開心吧,是不是在想,我傷這麼重,怎麼還冇死。”

他的話讓我心裡一哽,一時間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