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呢!在呢!”

被我撥弄了一下的小花瓣頓時扭、動著身子開心的回道。

“為什麼有時候你就像是死了一樣一句話都不說?”我忍不住說道,“有時候又聒噪得緊,有時候我甚至都忘了腦袋上還有一個你。”

聽到我的話之後,小花有點不滿有點委屈的嘀咕道,“岐月神君在的時候,我也不敢說呀,萬一他把我給拔了下來,那我不就涼了嘛!”

“是麼。”我表示不信,“以前也冇見你這麼害怕啊。”

“嗐…反正有點恐怖,特彆是岐月神君發怒的時候。”

不過我現在並不是想和小花討論褚今許發不發怒的問題。

而是有點小問題想問小花。

“小花,我問你啊,之前我進入張靈均的識海中之後,犼操控我的身體都做了什麼?你應該都看見了吧?”我問道。

反正現在褚今許和老穀討論去了,我正好趁機問問昨晚發生的事。

當我提到這個事以後,我很明顯的就感覺到了小花在我腦袋上哆嗦了一下。

“你咋了?被嚇到了嗎?”我疑惑的問道。

說到這個,小花的聲音瞬間變得十分幽怨,“笙笙,你知道為什麼在你醒來後,我冇有說話嗎?”

“為什麼?”

“因為犼從你身體中甦醒的時候差點把我從你腦袋上給拔下來!到現在我還心有餘悸呢!”

小花說的事讓我頓時懵了,“他想把你拔下來?為什麼?”

小花的聲音更加委屈了,“我哪裡知道,嚇得我話都不敢說,不過現在我感到犼好像沉睡了,暫時不會甦醒,我纔敢和講話的,嚶嚶嚶,嚇死人家了啦!”

我趕緊安慰了一番小花,好不容易纔把小花鬨得情緒穩定了下來。

“笙笙,你想知道犼那天晚上對岐月神君做了什麼?”小花問道。

我趕緊點頭,手指下意識的撫向了自己的嘴唇,究竟犼和褚今許之間發生了什麼。

犼為什麼要去咬褚今許?並且還是嘴唇,真是太讓人難為情了!

“快跟我說一下,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

小花此時彷彿陷入了昨晚的回憶,過了好一會兒,她纔開口,“犼在醒來之後正好就看見岐月神君在身邊,然後犼就朝著岐月神君露出了一個邪魅的笑容。”

我,“......”我彷彿已經腦補出那個畫麵了。

犼他笑什麼啊?他是有什麼龍陽之好?

“然後呢?”

小花的聲音頓時變得疑惑,“然後事情就朝著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有多奇怪?”我追問。

小花慢慢的淡定了下來,聽見我的話,她這才繼續說道,“笙笙,你肯定是想不到的,那犼竟然主動逼迫岐月神君殺了他!他都主動把脖子遞到岐月神君的劍下了,可岐月神君卻始終下不了手,我都看見了,岐月神君拿劍的手都在顫抖,那張帥氣的臉綠得喲,都能當一盤青菜炒了!”

我一愣,隨即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這個犼還真是能氣褚今許,他知道我和褚今許之間是有血契存在的,殺了他也就是殺了我,間接的殺了褚今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