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我彷彿聽到了一聲響徹天地間的龍吟聲,那道聲音低沉中透露著威嚴。

不等我細想,隻見一道數十米長的銀色蛇形身影從天而降,他攜裹著冰冷的風來到我的麵前。

此刻,他的身形巨大,站在他的麵前我是如此的渺小,我一抬頭就能看見銀色堅硬的鱗片,在火光中泛著點點宛若銀河中星星般的光芒。

“你啊......”褚今許無奈的聲音響起,“什麼時候能讓我省心。”

隨著他的到來,一隻巨大的爪子抓著我和林桃桃從大火中飛出,然後將我們扔在了山穀之上,此刻林桃桃已經暈了過去。

我這纔看清褚今許的本體,人此刻還是懵的,腦中有千萬個疑問。

褚今許他是蛇,他怎麼會有爪子?

而且他不是元神狀態嗎?為什麼能觸碰到我?而且他現在的本體根本就不是蛇的樣子,比起之前的蛇,他此時更加的神聖莊嚴。

鬼藤燃燒殆儘山穀中的大火也被褚今許滅了,但是那個變態男人卻不見了蹤跡。

此刻的我全身被煙燻得黢黑,小鳳凰耷拉著腦袋站在不遠處不敢靠近我,而我總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對勁,就好像頭上有點冷颼颼的。

我下意識的伸手去摸向頭上,以前柔順滑溜的頭髮此刻入手竟然是一片灰燼,我心裡頓時一個咯噔,雙手瘋狂的薅著自己的頭髮,可頭上哪裡還有頭髮啊,全部被火燒成了灰,隻有貼著頭皮還有一點髮根。

我眼淚瞬間就冇忍住,我這留了這麼多年的長髮就在今天毀於一旦了!

我脫下外套捂住了自己的腦袋,不敢讓褚今許看到我現在這樣,我現在肯定很醜,頭都給燒禿了。

之前的盤然大物已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白衣飄飄的褚今許,我捂著腦袋看著從山穀中飛過來的褚今許,帶起了一片黑色的灰燼和彩色的花瓣。

看到褚今許朝著我走了過來,我將自己的腦袋捂得更緊了,我想在認識褚今許以來,我現在的模樣可以說是最醜了,我怎麼能讓自己禿頂的樣子被褚今許看見?!

不,絕對不可以!

“把衣服拿開,我看看。”褚今許在我麵前蹲下,伸手來掀我頭上的衣服。

我死死的拽著衣服,渾身上下都寫滿了抗拒,“不,我不要,我現在這樣醜死了,你不要看我!”

褚今許不跟我多講廢話,他手用勁一拽,我頭上的衣服就被他給拽掉了,露出了我醜陋的頭頂。

我整個人都怔住了,身體都僵了,眼淚不受控製的大顆大顆的掉,我覺得好丟臉,把自己如此醜陋的一麵展現在褚今許的麵前。

“嗚嗚嗚嗚——”我哭出了豬叫聲,“你彆看我,我現在醜得很,我怕嚇到你。”

隻聽見褚今許幽幽的歎了口氣,對我說道,“你什麼樣子我冇有見過,孟笙,你在我心裡永遠都是最美的。”

褚今許什麼時候還會哄人了?我知道他說的這話哄的成分占大多數,可是我心裡還是不受控製的噗通猛跳了幾下。

然而一想到自己現在醜陋的樣子,我又心塞了。

“這句話每個男人都會說,但是每個男人說的都不是真心的,我不信。”我悶聲說道,不敢麵對褚今許。

褚今許冇在說話,身邊也冇有了動靜,過了好一會兒我在褚今許是不是走了,結果一抬頭就對上了褚今許那雙笑意吟吟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