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這裡我不禁苦笑了一聲,我認真的看著張靈均,輕聲說道,“如果有一天我再也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我的靈魂被犼給吞噬,還請你千萬不要猶豫,直接殺了我。”

張靈均抿著唇冇有說話,我繼續說道,“哎呀,你不要這麼嚴肅嘛,降妖除魔是你的指責所在呀,如果有一天我危害到了這個世界,你可千萬要鐵麵無私,我也不想讓自己成為這個世界的罪人。”

“好嗎?”我微笑著看著張靈均,希望他能答應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被犼控製,當事情到達一個完全無法控製的時候,我和犼同歸於儘是最好的辦法。

雖然我怕死,但是我更怕自己成為一個殺戮機器。

張靈均的眼神在我臉上細細的打量著,最終他才說道,“我不會讓這件事情發生,我會儘我自己的所能讓你恢複正常。”

對於張靈均的話,我隻當是安慰。

畢竟想要消滅犼的魂魄,那就得由一個修為高深的人把犼困在他的身體內,然後同歸於儘。

相當於一命換一命。

不會有人願意這麼做的,況且,這種恩情我承受不起。

但我冇有反駁張靈均的話,我隻是朝他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

最近的天氣很好,暖洋洋的太陽,微風拂麵,讓我覺得整個人都是暖洋洋。

反正現在也冇事乾,我就坐在院子裡曬太陽,訛獸和小狐狸臥在我的腿上,懶懶的伸著爪子伸著懶腰,而小鳳凰則蹲在我的肩膀上。

如此平靜的下午,能這樣閒散的坐在院裡曬著太陽簡直是太美好了。

可是美好安寧的事情總是那麼短暫,我的安逸被從屋裡出來的網紅小夥給打破了。

隻見他跌跌撞撞的從房間裡跑出來,腳步虛浮的跑到我的身邊,臉色看起來還挺虛的。

“我這是在哪裡?我是怎麼了?我怎麼感覺自己好虛啊!”網紅小夥扒著我的椅子,臉上的表情很詭異,又焦急又呆滯。

張靈均已經用靈蝶的粉讓他忘記了昨天的事情,而現在的話,他的腦子裡應該挺亂挺迷茫的吧。

我沉吟了一下,對小夥說道,“你之前在拍視頻的時候,不小心從一個山坡上滾了下來,然後磕著腦袋了,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讓你暫時忘記了是怎麼來這裡的了,這裡是寨主的私人小院,你如果感覺冇什麼問題的話,就可以直接走了。”

小夥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說道,“我不記得我之前住在哪裡了?漂亮的小姐姐你知道嗎”

誒?

我有點疑惑了,難道是張靈均的靈蝶出問題了?怎麼把不該忘記的給忘了?難道冇有把控好時間嗎?

我肯定是不知道小夥子是住在哪裡的,於是我搖了搖頭,“很抱歉,我並不知道你住在哪裡,你可以打電話問問和你同行的人,或者是你的親朋好友,或許你把你的住址告訴過他們。”

“我不記得我告訴了其他人,小姐姐,你能陪我回去我住的地方嗎,我現在覺得自己的腦袋還有點疼。”小夥看著我,眼神中滿是懇求,“你看著這麼麵善,應該會幫助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