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吧,我現在才反應過來,褚今許之前就往山裡更深處走去了,那山裡肯定冇有是冇有信號的。

越想心裡就越氣,這褚今許彷彿就像是時不時就玩消失的渣男,明明說好的有事一定要告訴我,可是他這次還是這樣。

心裡有一股悶氣鬱結,我幽怨得彷彿就是深閨怨婦。

這次褚今許回來的話,我一定要找他算賬!

晚上氣得有些睡不著,閉著眼睛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淩晨時分。

我聽見門外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由於我的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所以夜裡隻要有些風吹草動,我就能聽見。

現在是淩晨,而我住的地方隻有我和張靈均兩個人。

開始的時候,我以為是張靈均,可是那個腳步太過於輕微了,就像是故意這樣走路的,如果是張靈均的話他不可能會這麼小心翼翼的。

難道來了其他人?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這大半夜來這裡是什麼意思?

我冇有立刻從床上坐起來,而是繼續裝睡,我想看看那個腳步聲想做什麼。

腳步聲從小院上了樓,然後朝著我這邊一步步的靠近,他在張靈均的房門外停了一下,然後繼續朝著我這邊走了過來。

我的心裡頓時一緊,看來腳步聲的主人不是衝著張靈均來的,而是衝著我來的!

我全身戒備著,卻依舊在床上冇有動,我裝著在熟睡,不能打草驚蛇。

嘎吱輕輕的一聲,我的房門被推開,那腳步聲在遲疑了一下,然後踏步走了進來。

我想掀開眼皮看看是誰進來了,可又害怕被對方給發現。

腳步聲來到了我的床前,停了下來。

靜謐的夜裡,我能聽到此人的呼吸聲,他的呼吸很平穩。

“喂,小姐姐。”被壓低的聲音響起。

這個聲音和這個稱呼都是讓我渾身一怔,竟然是他,林凱!

可是白天的時候林凱不是被寨主派人給送回住處了麼,怎麼在大半夜的時候,摸到我的房間裡來?

“你睡著了嗎?”他又低聲問道。

我冇有理會他,繼續裝睡。

見我果然是睡著了,林凱這才說道,“既然你有這麼長的壽命,不介意再借給我一點吧?”

我頓時大驚!

這林凱的話讓我瞬間想到了壓龍石的事。

他想要借我的壽命!

我正想睜開眼抓住他,卻腦袋裡突然一陣眩暈,然後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