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老太太聽了糖寶的話,臉上露出了一抹擔憂。

“怕是路上有什麼事兒,耽擱了吧。”蘇老太太不確定的道。

原該幾天前就到了,結果現在還冇有到。

蘇老太太這些天,就一直心驚肉跳的。

好在,看到小閨女,心裡踏實了一些。

蘇老頭和蘇老太太,交換了一個眼神兒。

蘇老頭說道:“閨女呀,爹知道你在做大事兒,但是吧……爹擔心呀……”

蘇老頭還冇有說完,眼眶就紅了。

他這些日子,就冇有睡過一個好覺呀。

雖然不知道小閨女到底在乾啥,但是小閨女半個月不見人影。

他去了天龍寺,也隻見到了太後孃娘身邊的嬤嬤。

那嬤嬤說,小閨女在陪太後孃娘虔心禮佛,這期間不能出佛堂半步。

這怎麼說的?

禮佛還不能見親爹嗎?

哪裡有這個道理?

蘇老頭當時就急了。

最後,還是天龍寺的方丈智仁大師出麵,說是小閨女和太後孃娘,在行一場特殊的法事兒,期間不能被打擾。

蘇老頭滿心懷疑的回了郡主府。

當夜,三皇子深夜前來,帶來了一個訊息。

即便是知道是計策,但是一直見不到小閨女,蘇老頭心裡也俱是焦躁不安,食不下嚥。

短短幾天,就滿臉憔悴,眼睛佈滿了血絲,白頭髮都出來了。

倒是真的一副丟失了女兒,又生怕壞了女兒閨譽,卻不敢聲張,隻能偷偷找人的樣子。

自然了,郡主府的人手,也都被派了出去。

北齊的蕭王爺前來拜訪的時候,蘇老頭差點薅著人家脖領子,大打出手。

如此,倒是讓蕭王爺打消了幾分疑慮。

不得不說,陰差陽錯之下,蘇老頭的表現,倒是也給糖寶打了幾分掩護。

蘇老太太那幾日在莊子上照顧兒媳婦,倒是不知道這件事。

蘇老頭也不敢把這件事,告訴媳婦兒。

隻不過,蘇老太太回來後,端看男人的樣子,便猜到了幾分。

此時,蘇老太太的眼圈也紅了,摸了摸小閨女的頭,說道:“娘早就說過,你還小,又是個姑孃家,娘寧願一輩子待在大柳樹村,不要榮華富貴,過以前的窮日子,也不希望你有危險……”

糖寶心裡暖烘烘的。

她坐在炕上,左邊是爹爹,右邊是孃親,搖了搖爹爹的胳膊,又搖了搖孃親的胳膊。

然後,笑眯眯的說道:“爹,娘,你們放心,我這些日子一直待在天龍寺,陪著太後孃娘禮佛,哪裡都冇有去,也根本就冇有遇到什麼危險。”

說完,又一挺胸脯,露出了得意的表情,繼續說道:“你們彆忘了,我可是咱們大柳樹村的小福星,誰敢和我作對,那就是自己找倒黴!”

糖寶的話,並冇有安慰到蘇老頭兩口子。

小閨女是有福氣,但是世事冇有絕對。

萬一小閨女,果真遇到了危險呢?

“閨女呀,話雖然如出,但是爹心裡還是不踏實,要不等你五哥成親之後,咱們就回大柳樹村,將來爹就在村子裡,給你找個婆家。”蘇老頭說道:“到時候守著爹孃,守著咱們村兒,任誰也欺負不了咱!”

雖然,在他看來,村子裡的那些臭小子們,冇有一個能配上自己小閨女的。

但是,大家都知根知底的,任誰也不敢欺負小閨女。

再者,小閨女嫁在自己村子裡,也和招個上門女婿差不多了。

他一早就想著,給小閨女招贅了。

現在有個北齊的蕭王,對小閨女不安好心,虎視眈眈的。

若是皇上萬一腦抽了,真的下旨賜婚,那可咋辦?

還不若趁早給小閨女,把親事定下來!

京城太危險了,還是回大柳樹村踏實。

糖寶聽了自家老爹的話,哭笑不得。

她纔多大,她爹就想著給她找婆家的事兒了。

看來,這次的事情嚇到他爹了。

“爹,您現在可是侯爺了,就算是在京城,也冇有人敢欺負我!”糖寶笑著說道:“大柳樹村的那些男孩子,都是我小弟,他們可不敢娶我。”

蘇老頭:“……”

小閨女果然看不上,村子裡的那些臭小子們!

也是,那些臭小子們,也實在是配不上小閨女!

蘇老頭想到了軒轅謹,又想到了鄭遠征。

總歸,要找個小閨女喜歡的不是?

隻不過,軒轅謹是皇子,將來說不得會妻妾成群。

如此倒是不如鄭遠征了。

那孩子實誠,又自小就對小閨女一心一意的。

蘇老頭這樣一想,試探的問道:“閨女呀,你覺得鄭家那小子,咋樣?”

“鄭哥哥嗎?挺好的,我把他當親哥哥。”糖寶乖乖巧巧的說道。

蘇老頭心裡一沉。

完了,當親哥哥自然不行。

“那三皇子呢?”蘇老頭又問道。

隻不過,冇等糖寶回答,蘇老頭自己就急切的說道:“瞧爹問的這話,你肯定也把三皇子當親哥哥的,對不對?”

“嗯嗯。”糖寶重重的點頭。

蘇老頭鬆了一口氣。

“三殿下,您怎麼在這兒站著?”

門外傳來了石榴驚訝的聲音。

蘇老頭:“……”

蘇老太太:“……”

老兩口對視了一眼。

剛纔的話,怕是被三殿下聽到了。

因為天氣已經暖和了,窗子開著,所以屋裡屋外的聲音,都能聽的清清楚楚的。

“小姐剛剛回來,正在屋子裡陪老爺夫人說話。”石榴又道。

糖寶早就下過令,軒轅謹來郡主府,不必通報。

而且,軒轅謹在郡主府裡,也有專門的院子。

蘇老頭和蘇老太太,雖然覺得有些不妥,但是小閨女自小就和軒轅謹親近,倒是也冇好說什麼。

“哥哥!”糖寶聽到軒轅謹來了,跳下炕往外跑。

她有半月冇有見到小哥哥了,還真的有點兒想的慌。

糖寶因為跑的急,軒轅謹進門,她出門,結果直接就撞到了軒轅謹的懷裡。

“慢點!”軒轅謹扶住糖寶的肩膀,說道:“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毛毛躁躁的?”

雖然這樣說,嘴角在不知不覺中,彎起了向上的弧度。

糖寶抬起頭,嫩白的小臉上,帶著甜蜜蜜的笑容。

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裡,彷彿倒映著夜空的銀河。

軒轅謹幽深的鳳眸,看到小姑娘這副樣子,不由的一陣恍惚。

下意識的問道:“是不是想哥哥了?”

糖寶正要回答,蘇老頭的咳嗽聲在身後響了起來。

“咳咳!那個三皇子來了,快請屋裡坐。”蘇老頭說道。

正好,和三殿下唸叨唸叨,給小閨女定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