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爸爸是誰?”高球直接問。

“你......”顧丫丫捏緊小手,無措地看向顧念,到嘴邊的名字,怎麼樣都喊不出,眼眶急得越來越紅。

顧念看著都心疼,孩子是因為她不敢說出父親的名字。

何如燕則以為他們是心虛了,笑得更大聲,“是哪個流浪漢?還是某個嫖客一晚上留下的種?”

顧念瞬間冷了臉色,“不會說話就給我閉嘴。”

“我閉嘴?你配嗎?應該是被我說中了吧,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讓你孩子混進這個學校,但肯定也是靠那種手段吧,畢竟你長得就是一副靠男人上位的外表。”何如燕譏諷道。

高有誌的目光在顧念身上流連了一圈,目光裡添了幾分興趣,“不然這樣,我們今晚吃頓飯,好好聊一下。”

“老公,你真討厭。”何如燕小拳頭輕輕敲一下高有誌,但並不阻攔。

她本來出身就不高,隻有識大體才能在高太太這個位置呆的更久遠。

而且顧念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太想讓人摧毀了,她倒要看看,被高有誌上過的女人,還有冇有資格在她麵前傲。

顧唸的目光就像看死人一樣看著他們一家人,“你們在做夢?”

說的是有腦子的人說的話?

“我看在做夢的是你們吧,不然你把孩子的父親名字報一下,我讓我老公幫忙查查,看他是在哪個犄角旮旯混的。”何如燕放肆道:“我丈夫放一個屁,估計他連在京都混下去的能力都冇了,你們一家人全部都得滾蛋。”

何如燕還記著當初顧念差點讓她在京都混不下去的仇。

顧念眼裡透著冷意,在心裡已經想著這三個人的一百種死法了。

正要開口,一個冰冷夾雜著寒霜的聲音突然響起,“滾蛋?”

何如燕和高有誌夫妻看過去,差點腿一軟。

“薄,薄少,您怎麼來了?”高有誌訕訕道。

薄穆琛掃了他一眼,目光冰冷至極,“不是你想見我?”

高有誌諂媚道:“我當然想看到您了,不過冇想到這麼巧,今天能在這裡遇到你。”

高家和薄家關係一向不和睦,但還是有一些合作,高有誌也不是主家的人,根本不敢得罪這尊大佛,這可是主家家主都惹不起的大人物!

“是很巧。”

薄穆琛冷冷勾了下唇,高有誌隻覺得男人這一笑高深莫測,他隻覺得遍體生寒。

顧念把剛升起來的念頭收起,突然想到剛纔何如燕的舉動,低頭再看想去又不敢去的丫丫,深吸口氣,再抬頭時主動朝男人靠近,掐著聲音喊,“老公!”

男人的身體瞬間變得僵硬。

顧念已經走到薄穆琛身邊,十分嫻熟地挽住他的胳膊。

在辦公室的眾人,無疑不都是瞪大了雙眼,視覺和心理都受到極大的衝擊。

他們......是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