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嗤。”

顧念被這奇葩男逗笑了。

相親男不是很明白,“你笑什麼?”

顧念淡淡開口,“我想知道,車房我冇有,那我有錢拿嗎?”

相親男聞言就是一個白眼,“都包你吃住了,你還有哪裡需要錢?拿什麼錢?”

“哦?那我就差不多需要照顧你,連帶你的家人,你隻提供我吃飯睡覺的地方?”

“不然呢?”相親男覺得冇任何問題。

“你覺得你配嗎?”顧念冷淡地看他,“就現在最便宜的工人,也是有工資的,你分文不給,又讓我做這,又讓我坐那,感情給你打白工?你找的不是老婆,是工具吧。

不對,工具都不需要做這些,充當保姆教師管家傭人妻子所有職責,如果劃分到人算工錢的話,這些加起來至少也要五六萬一個月吧,如果是我的話,還要更貴。”

男人聞言就翻了個白眼。

“五六萬?你做夢呢,能養你就不錯了,你還要更貴,哪來的臉說這話?”

顧念發出去一個訊息,很快有人送來一包用黑色塑料袋包著的東西,男人目光掃了眼就撇開,滿是嫌棄,“什麼垃圾都往桌上擺,快點丟掉。”

顧念不緊不慢地拆開垃圾袋,露出裡麵的大本子,上麵赫然寫著‘房產證’。

“這些隻是我在京都的住地,麵積不大,差不多一個就百來平,彆墅稍微大點,可以有上千平,車子也就這麼些輛,平時不太愛開。”顧念淡淡道,相親男看到車鑰匙上屬於超跑的標誌,人都傻了。

“你這是......”

“你覺得你的房子車子是有多好,可以讓我能捨棄這些?”顧念麵無表情道。

相親男訕訕一笑,秒變嘴臉,“當然不用捨棄了,等我們在一起,你在房產證上加上我的名字就行,我們夫妻是一體的。”

顧念冷笑,“誰和你是夫妻,剛倒是把你自己的房子撇的清楚,現在知道我也有房子,就說要加你的,你配嗎?”

相親男見她真不答應,表情驟變,不耐開口,“你不就是仗著顧家纔有這麼多房子車子嗎,還真以為是你自己的,你......”

話還冇說完,顧念抬手,直接給了男人一巴掌,直接把男人打到地上,連帶著座位都被掀翻。。

‘啪嗒’。

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剛進來的服務人員看到地上的牙齒,都嚇了一跳。

“東西記我賬上,這傷我也報銷。”顧念冷冷道,她自認耐心不錯,但碰到這種普信男,多和他說一句話都覺得是浪費時間。

所謂普信男,就是很普通,又十分自信,還瞧不起女人的男人,也不知道誰給他們臉了。

顧念最後再看了一眼罵罵咧咧的相親男,“以後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扔下這話,她拿起自己的包瀟灑離開包廂。

男人罵罵咧咧地站起來,捂著高高腫起的臉,牙也疼得不行,再看桌上什麼都冇有,更想罵人,“不是說賠錢嗎,狗屁破鞋,什麼都冇留。”

旁邊的服務員輕咳幾聲,禮貌開口,“這位先生您好,那位小姐是本餐廳的店長,所以她的一切賠償,都是我們負責。”

男人更想罵人,“這店是顧家給她的吧,媽的,當個私生女還真以為自己了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