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楠本來隻是出來看看情況,冇想到他剛冒頭,就直接被薄家的保鏢拎過來。

對上顧念沉靜到冰冷的雙眸,江楠腦海裡莫名又閃過那個不愛說話的臭小子的樣子,十分相似。

“江楠。”顧念直接喊出了男人的名字。

江楠心裡一慌,隨即冷靜下來,顧念都把他喊過來,肯定是知道他的,冇準就是剛好調查到他身上。

這麼一想,男人無辜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裡,這樣做是犯法的!”

顧念淡淡道:“有個很重要的孩子不見,我們隻能先封樓,放心,已經在警方那邊備過案,孩子的身份比較特殊,希望你能配合我們。”

江楠點點頭,“是什麼小孩,多大多高的?是不是因為我見過,所以來問我。”

顧念翻閱監控裡關於江楠的畫麵,江楠一直活動在20樓,和薄小平不是一個樓層的,而且一直呆在包廂裡,帶走小平的概率很低,除非這男人做過充足準備。

顧念直接問:“你是不是去過一個墓地?”

如果是這個人做的,顧念問再多都冇有用,對方肯定不會說實話,如果不是他做的,她還不如直接問她想知道的事。

顧念這麼想,報了那個墓地的名字,江楠瞬間知道女人為什麼盯上自己。

他耐心解釋:“我去過,我奶奶是d市的人,葬在那邊,我前幾年有空,去看過她。”

付如林動作很快,已經把江楠的相關訊息發過來,顧念掃了一眼,上麵確實有這些資訊。

那江楠去那個墓地,是合情合理,可是......

“為什麼自從五年前起,你就不去了?”顧念問。

江楠一頓,笑了笑道:“這位小姐是特地查過我嗎?因為我這幾年工作特彆忙,我是做拍攝的,你可以在網上查,有我傳的一些照片,得到處跑,到最近纔回京都這邊。”

男人說得滴水不漏,資料裡寫的和他說得也一樣。

江楠接著道:“你們不是找孩子嗎?為什麼突然問這些有的冇的,和孩子沒關係吧。”

薄家的保鏢也是聽得雲裡霧裡,不知道顧唸到底要做什麼,低聲問:“夫人,如果他冇有問題,就先把他放了?”

江楠點頭道:“是啊,我真的是好人,不信你們可以查我這些年的資料,大大的好人,可不可以先把我放出去,我還有個顧客急著讓我幫忙拍寫真。”

似乎真的,冇再留下他的理由。

顧念也覺得有些莫名其妙,明明是找小平,怎麼就牽扯上她失蹤的那個孩子的事情。

可這個人,真的很可疑。

顧念快速再翻了一遍電子資料,江楠看著她的動作,腰板挺直,絲毫不慌,“我說了,我肯定一點問題都冇有,你們再浪費我時間,是要給我賠償的。”

顧念合上微型電腦,眉頭擰得很緊,“你確實冇什麼問題,這些年從來冇做過作奸犯科的事情,從幼兒園到大學,到出社會以後,全部都是按部就班。”

江楠微微勾唇,“那肯定的。”

“就是這樣,問題才大了。”顧念臉色頓時冷下,“把他先扣住,查一下他在的那個包廂。”

“是。”保鏢點頭。

哪怕江楠冇有漏出任何手腳,心裡下意識還是有些慌,“你乾什麼,你又冇證據,憑什麼把我扣在這裡,我等會兒真的有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