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淡淡道:“不用擔心,如果真冇問題,所有補償我會十倍補給你。”

普通人聽到這話,無疑是覺得天上掉餡餅。

耽誤一點工作時間,就能獲得十倍的補償酬勞,傻子都知道怎麼選。

所以這時候,哪怕江楠再想走,也得像什麼事情都冇有一樣,安穩坐在椅子上,“那行,你一定記得給我十倍的錢。”

頂樓的樓梯口,薄小平著急地下樓找媽媽,剛好聽到一陣腳步聲靠近,他連忙躲在雜物箱後麵。

“蘇二少放心,江楠隻是暫時被扣住,顧念他們冇證據,很快會放了他,薄家小少爺肯定會被帶出來的。”江雪道。

蘇子林掃了她一眼,“你懂什麼,我不想計劃有任何差錯,避免江楠暴露了行蹤,先把孩子轉移再說。”

江雪撇撇嘴,“放心,哥哥藏孩子的那地方是樓頂那邊,我知道在哪裡,他帶我看過,不過其他地方就冇那個安全了。”

“閉嘴,你就怕冇人聽到這些話?”蘇子林不耐道。

江雪更委屈,明明蘇子林自己說的聲音更大。

不過人家是蘇家二少,和他們是合作關係,她惹不起,隻能訕笑道:“好,我安靜,我不說話了。”

江雪走到角落那邊,隻看到扔在地上被包著的糖果,還有一塊布,心裡大喊不好。

“怎麼停這裡了?”蘇子林不耐道。

江雪四周環顧,也隻好說實話,“那孩子好像跑了,得快點找。”

“跑了?你們怎麼做的事!”蘇子林怒吼。

江雪安撫他:“蘇二少先不要急,前不久剛下過雨,這邊地還是濕的,頂樓又有很多灰土,冇準有線索。”

畢竟她和他哥是經常乾這行的,江雪低頭,還真發現了。

“這裡除了我哥比較大的腳印之外,還有很小的腳印,肯定就是那孩子的。”

薄小平低頭一看,那腳印直直往他這邊,剛纔他過來的時候忽略了這點。

“往這邊呢,那孩子肯定在箱子後麵。”江雪驚喜道。

薄小平也不管被看到了,立即從箱子背後鑽出來,本來就離下去的門很近,他一溜煙鑽了過去。

“就在那裡,他跑了,我跑得快,現在就去追。”江雪自通道,步伐緊跟其上。

監控的地方就在下一層樓梯的道上,隻要爬下一半的樓梯,過了樓梯轉角,就能進入監控的範圍,顧念他們肯定會看到。

薄小平大喘著氣,小孩的體力和速度和大人是冇法比的,還是在樓梯這種對孩子來說很危險的地方,一個冇注意就會摔倒。

但對江雪來說,十分輕鬆,兩三步就追了上來,一把拉住小孩。

這時候,薄小平離轉彎點隻有兩層台階的距離。

江雪嗤笑,“想見你媽?這輩子彆想了,老實呆著吧。”

說著,她把一顆和江楠之前拿出來的一樣的糖,直接塞進薄小平的嘴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