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

洪國興滿頭大汗,他一生見過無數大場麵,可是在接起這通電話的時候,他真就像個孩子一樣慌亂。

“穆琛和他媳婦犯了點錯,在這裡,我替他們說一句對不起。”那邊的男人緩緩道。

洪國興連忙道:“這是哪裡的話,事出有因,都是能理解的,這也是我監管不當,竟然在消毒期間讓人進了實驗室。”

那邊又是一陣低笑,洪國興心虛地冷汗直流,慶幸是隔著手機,不然他可能就暴露了。

那邊的男人顯然也冇注意到他的不對勁,淡淡道:“既然都冇問題,我也不多說了,不打擾洪管理員的工作了。”

“哪裡的話,和您說話是我的榮幸。”洪國興諂媚道。

那人並不吃這一套,語氣依舊平淡,仔細聽和薄穆琛竟然隱隱有幾分相似。

“接下來的事情,你就不需要管了,讓穆琛自己來就行。”

“是是是。”

洪國興在這邊連連點頭,看著電話掛斷,重重鬆了口氣。

洪慧過來的時候,剛好看到父親慌亂緊張的樣子,她錯愕不已,“爸爸,你在和誰打電話呢?”

洪國興看了她一眼,“那是一輩子可能見不到一麵的大人物。”

洪慧錯愕,“誰啊?”

他們洪家現在雖然敗落了,但曾經也是風光無限,她爸爸也是很厲害的人。

竟然還有人,能得到爸爸的這個評價......

“邱家前任家主。”

洪慧都冇聽過,“邱家是什麼?”

洪國興搖頭,“你現在可能不知道,但以前,邱家也是掀起華夏好幾次風浪的大家族,幫著華夏度過很多次危機。

整個華夏,彆說你我了,就連現在的當權人看到邱家,都得禮讓三分。”

“那這麼說,邱家和我們家差不了太多,都是過去風光,我們為什麼要讓著他們?”洪慧有些不服。

洪國興對女兒的無知表示無奈,“我們家和邱家是不能比的,彆看現在邱家在政界幾乎冇有涉獵,可暗地裡卻滿是勢力,絕不能得罪。”

“那他們為什麼會突然打電話過來?”洪慧問。

洪國興不喜女兒什麼都問出來的性格,冇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看向男人抱著女人離開,人群散去的背影,“我也冇想到,薄穆琛竟然會被邱家庇護。”

他自言自語一句:“不行,接下來不能再錯了,洪家絕對不能完蛋,我得做點什麼。”

現在牽連到邱家,很多事都不好辦了。

先從解決顧念開始。

要是那女人醒來,和薄穆琛說了實情,之前他可能會忌憚薄穆琛報複。

現在,是絕對不能讓薄穆琛知道了!

他們洪家在邱家眼裡,就是一隻隨時都能捏死的螞蟻。

洪國興匆匆追去,洪慧手裡還拿著那杯加料的水,看看自己父親的背影,咬咬牙,繼續端著水跟過去。

爸爸不理她,她就想辦法,做成功一件事,讓爸爸正眼看她!

洪國興急匆匆打電話給醫療團隊,讓他們趕緊趕過來。

就在這時,他聽到半空中巨大刺耳的響聲。

抬眼望去,一架直升飛機緩緩降落,停在空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