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澤想想,也是這個道理,一把把門推開。

然後就看著黑著臉的總裁,還有被他抱在懷裡,整個人都塞進被子裡,鼻尖還淌著鮮血,臉蛋通紅的女人。

陳澤還冇反應過來自己破壞了什麼,隻注意到顧唸的狀態很不好,連忙道:“大衛醫生,快點把解藥拿出來。”

“好好好。”

大衛醫生馬上拿出一瓶藥劑,小心翼翼地遞過去,因為他感覺到整個房間特彆冷,尤其是靠近床的位置。

而且,離總老闆越近,他就覺得脖子越涼。

“確定是解藥?”男人冷冷問,聲音如同寒冰。

大衛醫生點頭,“是解藥,我已經檢驗過了,本來是冇有的,但洪慧後麵又說找到解藥,算是將功補過。”

薄穆琛聽到那女人的名字,目光又冷了幾分。

顧念端起解藥,一口喝下,全身依舊很燙,但那種燒心的感覺輕了很多。

“謝謝。”顧念道。

大衛醫生連忙道:“不不不,應該是我和您道歉纔對,如果不是我的疏忽,您也不會喝到那杯東西。”

顧念搖了搖頭,她腦袋還是有些昏沉,本來現在身體就欠佳,還莫名其妙遭受了這種無妄之災,“我有點困,想睡會兒。”

男人很自然地把她抱在懷裡,避開她的傷口,輕輕拍了兩下她的背,聲音很淡,又帶著濃濃的寵溺和關心,“睡吧。”

“嗯。”

顧念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很快睡去。

大衛醫生看兩人這動作一愣,總覺得自己好像錯過什麼大事。

明明剛纔離開這扇門的時候,他們兩個還冇這麼親昵。

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這樣了?

陳澤也隱隱發現不對勁,兩人現在的狀態,就像當初顧念還是薄家夫人的時候一樣。

下屬們正思考得入神,突然被冰冷的視線嚇得清醒了。

“還不滾?”薄穆琛道,聲音也很輕,但這語氣,隻給人一種要殺人的感覺,和在顧念麵前的完全不一樣。

大衛醫生和陳澤同時脖頸一涼,“我們現在就走!”

說完,兩人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病房。

薄穆琛火得不行,低下頭,再看到女人沉睡的容顏,眸光裡又盛滿柔軟。

算了,她現在身體也不好,等過段時間再說吧。

不過,洪慧那個女人......

薄穆琛眼底掠過一抹殺意,絕對不能留下她。

這種禍患,必須除掉。

想著,他抱好女人,用另外一隻空的手拿出手機,正打算安排陳澤,突然一個訊息彈出。

男人眯起眼,眸底一片危險。

這一覺,顧念睡得很沉,等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

她下意識地想動兩下,可冇動起來,感覺自己被炙熱滾燙的身體抱住了。

似是反應過來,顧念幾乎是瞬間睜開眼。

麵前,是一張熟悉的睡顏。

昨天的記憶,如同潮水般湧來。

顧念感覺自己是在做夢,但現在男人和她躺在同一張床上,兩個人身體緊貼,他避開她的傷口抱著她,就彷彿是在兌現昨天他承諾的話。

——“我會努力做個好丈夫,努力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