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想起這句話,顧念麵色通紅。

她的理性告訴她,一定要保持清醒,絕對不能相信自己的話,就像當初媽媽相信了顧父的話,所以釀成了一生的悲劇。

而上一代的恩怨,她的母親又導致了薄穆琛的悲劇,他昨晚說的那些話,會不會是故意騙她動真情。

等到她真的喜歡上他時,他再開始瘋狂地報複她?

不是顧念會幻想,而是站在薄穆琛的角度,她真有可能會這麼做。

薄穆琛缺少親情,她也一樣缺少,如果她的親人是因為他的家裡人而死,她肯定會把他當成報複的對象。

這樣的她,又怎麼要求薄穆琛放下過去?毫無芥蒂地和自己在一起?

她配嗎?

顧念第一次發現,自己也有不配的事情。

但如果讓她忘記昨晚的事,和他回到原點......

她也做不到。

顧念沉沉歎息,有些無奈和反感這樣搖擺不定的自己。

突然,感覺到某人的視線投來,顧念很快回過神,與剛醒來的男人,四目相對。

“薄......薄穆琛,你怎麼醒了?”顧念無措地開口,“你醒了多久?”

薄穆琛淡淡道:“早就醒了,聽你醒了後,本來想看看你想乾什麼,冇想到,你......”

男人說到這裡忽得一頓,顧念接他的話,“我怎麼了?”

他一個翻身,避開女人的傷口,直接壓在她身上。

四目相對,彼此都能更清晰地感受到對方的呼吸聲,甚至都能聽到心跳聲。

砰,砰,砰。

顧念暗地深呼吸,想控製住自己的心跳。

但兩人的距離太近,動作太親密,她就像毫無防備的孩子,什麼情緒都掩藏不住。

這時,男人緩緩低頭,唇在貼近。

顧念心跳更快,下意識閉上雙眼,但又覺得有些太快了。

雖然兩個人連更親密的事情都做過,但現在好像回到最初青澀懵懂的時候。

如果他要親吻,她接受好像會倉促,因為兩個人的關係還冇在她清醒的時候講清楚。

可不接受的話......她根本拒絕不了他。

顧念腦海又是一陣胡思亂想,但想象中的親吻並冇有出現。

男人隻是俯下身,腦袋靠在女人的肩上,輕輕抱住了她。

顧念一怔。

這個舉動,就像拆開了她心裡最堅固的那一堵牆。

“你好像很不安。”男人在她耳邊低低道,聲音帶著擔憂,疑惑和不解。

“怎麼了?”

顧念覺得唇有些乾,她不知道該怎麼說,隻好道:“想喝水。”

“好,我給你倒水。”薄穆琛道,正要起來。

而他起來的瞬間,一抹涼意瞬間進入被子,顧念下意識抱緊他,不小心扯到身上的傷口。

她隻是輕擰一下眉,薄穆琛就發覺了,“彆亂動,躺好一些。”

“等等......”顧念咬了咬唇,目光盯著男人看。

薄穆琛也冇動,耐心等她的回答。

顧念很想說‘能不能不走’,但這種話,完全不是她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