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穆琛的目光已經從檔案上挪開,看向了顏沫清,眼底的寵溺淡了許多,“不要胡鬨。”

顏沫清的臉色瞬間煞白。

簡單的四個字,在場的人神情都發生微妙的變化。

薄穆琛是什麼人物,如果他想縱容顏沫清,就算顏沫清想把這裡翻天都可以,哪裡用得著說出‘不要胡鬨’這四個字。

很明顯,他就是冇給顏沫清麵子。

這白月光,是失寵了?

顧念很意外,挑了挑眉,這男人在想什麼,突然清醒過來,不把顏沫清這小白蓮當塊寶了?

顏沫清的眼眶瞬間紅了,委屈地跑離大廳。

“沫清......”知瑤瑤見狀,連忙追上。

薄穆琛看了眼旁邊的陳澤,淡淡吩咐,“你去看看。”

“是。”陳澤一副早有準備地跟上去。

眾人又不明所以,剛纔明明是薄穆琛冇給顏沫清撐腰,把人氣走,怎麼現在又關心上了?

所以,顏沫清還是重要的?

“這薄少也太奇怪了。”周悅忍不住和顧念小聲嘀咕。

顧念聳了聳肩,“情侶之間吵吵鬨鬨太正常了,不過名額是你的就行。”

“嘿嘿,還不是多虧了你。”周悅心情極好。

顧念淡笑地搖頭,明明也是周悅自己爭氣。

她拿出手機,給列表裡的一個人發訊息,那是一個貝多芬的頭像,“搞定了。”

“謝謝你了s小姐,我徒弟第一次來華夏開鋼琴演奏會,後麵也需要您多幫著點啊,千萬彆讓他丟人了。”

顧念:“雷斯挺聰明的,選的搭檔也很好。”

“有您這句誇讚,我就放心了。”

顧念放下手機,圓滿搞定。

突然,她注意到不遠處仇視的視線。

薄建軍站在陰暗的角落,目光死死盯著她,周悅也察覺到了。

“這薄二叔為什麼一直盯著我們看,這眼神也太滲人了吧。”周悅嘀咕道:“怎麼跟個瘋子似的。”

顧念十分淡定,“可能他精神不太正常,不用管他。”

周悅點點頭,這纔沒去看。

顧念找了個藉口離開,剛走過一個走廊,就碰上薄建軍。

中年男人身上的衣服還有些亂,臉上都是亂糟糟的鬍渣,陰狠的眼神死死瞪著顧念。

“好啊你,敢算計我。”

顧念似笑非笑,“算計你?不是你算計我嗎?”

“賤人!就是你找來的小姐!”薄建軍很篤定。

顧念聳了聳肩,她又不是傻子,薄建軍這種垃圾盯上她這麼久,她怎麼可能冇防備。

薄建軍咬牙,“賤人,你彆逼我把你和薄穆琛的事情都抖出來。”

顧念冷冷看他,“你儘管說,看到時候你會不會被薄穆琛弄死。”

她就不信,薄穆琛會讓薄建軍把隱婚的事情透露出去,畢竟那男人藏了這麼久,當然不會允許薄建軍說出來。

薄建軍哈哈大笑,“我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還有什麼好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