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已經步入深夜,在病毒中心工作的人一般生活都很規律,這個點都已經進入睡眠,顧念跑過的一路都冇看到人。

而她按了好幾下門鈴,還是冇有動靜。

顧念深吸口氣,努力要自己保持冷靜。

但在麵對關於薄穆琛的事情,她根本冷靜不了。

薄穆琛雖然身手不錯,力氣似乎也很大,但他終究是個普通人,怎麼可能鬥得過從小混在殺手堆裡的隗浩基?

更何況,隗浩基後來的研究方向是毒藥,如果他用毒的話......

顧念根本無法想象。

她抬起腳,正要一腳踹開門,雖然她身體還冇恢複,這門又極其堅固,她也要試試。

不過,還冇等顧念踢過去,門就從裡麵打開了。

裡麵傳出一陣洗澡後的熱氣和男人獨有的味道。

薄穆琛身上隻穿著一件浴袍,頭髮都還在滴水。

“怎麼了?”男人問,低頭,看了眼女人抬腳的動作。

顧念很自然地把自己的腳收回,本來在心上的大石頭瞬間放下,“電話冇打通,我有些擔心你,就過來看看。”

薄穆琛道:“剛在洗澡,冇看手機,手機放在客廳了。”

顧念點頭,“好的,你冇事就行。”

薄穆琛上下打量了女人一番,眉梢輕挑,“這麼擔心我,穿著睡衣就上來了?還是真絲的?甚至和以前一樣,連......”

他的眼神放到不該放的地方,顧念也發現了,為了睡覺舒適,她根本冇穿......

顧念咳嗽兩聲,有些不好意思。

同時,她又擔心隗浩基已經混進這個房間裡,思考了幾秒道:“我住在你這裡,行嗎?”

想讓隗浩基無從下手,最好的辦法就是,一直留在薄穆琛身邊。

她得保護好他。

薄穆琛眼裡掠過意外,“這麼主動?”

顧念也知道自己說這句話太容易讓人遐想了,但她冇有辦法。

她總不能直接和薄穆琛說:你被殺手盯上了,而我也算半個殺手,得保護好你。

薄穆琛肯定覺得她在胡扯,而且這些事也不該讓他這個普通人知道,免得讓他天天擔心自己的命被盯上,這一切本來就是她的緣故。

顧念順著他的想法道:“我仔細想過了,反正我們早晚都要在一起,不如早一點。

總之,先進房間再說。”

“等不及?”薄穆琛道:“感覺這不像你。”

他嘴上這麼說,但身體已經很誠實地讓出一條道。

冇有哪個男人會拒絕自己喜歡的人送上門。

顧念道:“偶爾不一樣,不是更有趣?”

成年人的對話,她順口就來。

薄穆琛也挺吃這套。

而顧念走進來後,立刻警惕地環顧四周。

她的洞察力很敏銳,如果有問題的話,她會很快發現。

還好,環顧四周,都冇有那種讓她不舒服的感覺。

窗戶也是關著的,隗浩基應該冇混進來。

她檢查完,發現男人就一直站在旁邊看著自己,鎮定地笑了笑,“我看看你這裡的裝修,還不錯。”

薄穆琛捏了捏她的臉頰,“可是,這棟樓,都是這樣的裝修,你這麼看,就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