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讓司機開車回公司。

不過暗地裡,陳澤還是冇忍住,給顧念編輯了一條簡訊。

醫院內,顧念是真的冇胃口,剛回到休息室,薄老爺子的電話就打來了。

“念念,最近過得怎麼樣?”薄老爺子關心地問。

顧唸的聲音立即和平時一樣,“過得挺不錯的。”

“那就行,我聽在華夏研究所的朋友說了,你研發出了KR變異病毒的治療藥劑,而且就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真的是太厲害了。”薄老爺子語氣裡滿滿的讚賞和滿足,“和你母親一樣優秀。”

提到‘母親’兩個字,顧唸的笑淡了很多,薄老爺子也察覺到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你不想聽你媽媽的事對不對,好,我們不說這個,說其他的。”

顧念思索了一下,還是問道:“穆琛他是不是很在意這件事?”

薄老爺子歎了口氣,“那孩子已經和你提過這件事了?

我以前就和小琛說過很多次,放下過去的一切,但他非要在意。

唉,都是上一輩的事情,他的父母也是心甘情願為了救你母親死的,她也對科研做過重大貢獻,值得大家為她犧牲......

念念,你不要著急,我看得出小琛還是在意你的,從小到大,他就和你這一個女孩子特彆親,顏沫清那什麼的根本算不了什麼,不然當初我也不會鼓勵你們兩個人結婚。”

老爺子絮絮叨叨的,顧唸的心安不少,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跟薄穆琛說話太重了。

她也知道,薄穆琛心裡的是她,而她卻一直懷疑他。

他心裡肯定不好受。

薄老爺子和顧念又聊了一會兒,在快掛電話的時候,突然道:“差點忘了,今天是小琛的生日,千萬彆忘。”

顧念一頓,她還真忘了。

在她和薄穆琛在一起的時候,男人就不怎麼過生日,她曾經精心準備過浪漫的燭光晚餐。

可等到大半夜,隻有他的一個電話,說在忙工作。

那時候的顧念心裡冇他,也不在意,就溫柔地說一句“生日快樂,記得早點睡覺”。

剛纔,他特地來找她,還等了她那麼久......

顧念想,應該隻是他剛好有空,想起來找她吃飯吧。

不過,這可能性不大。

就在這時,陳澤的訊息彈出:夫人,先生心情不好,您今天有冇有空陪他過生日?

在顧念還在思考的時候,已經下意識地發過去訊息:有空。

陳澤:好,我們現在正在去心悅餐廳路上,總裁好不容易訂上的位置。

心悅餐廳,是京都很有名的一家情侶餐廳,一天就接待十桌情侶。

很明顯,男人做足了準備。

顧念更加自責,立即收拾好東西,和其他醫生打了個招呼,匆匆打車趕往餐廳。

到達餐廳門口的時候,顧念還特地照了照大堂的鏡子,確保自己的儀容冇任何問題。

她的心跳有些快,嚴格來說,這好像是他們,第一次在病毒中心以外的地方約會。

這,纔算得上是真正意義上的約會吧。

報了男人的姓,顧念跟著接待的服務生走進餐廳,服務生的表情有些怪,她也冇管。

直到,看到裡麵的情形。

她剛剛在心裡夢想的一切,瞬間成了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