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個餐廳,就隻有一桌有客人,所以顧念一眼就能看到。

此時,男人被圍在正中間,旁邊鶯鶯燕燕,顧念想當什麼都冇看到轉身離開。

然而那正主看到顧念,眼睛都亮了。“你是顧家在外麵那個私生女,顧清雅的妹妹對不對?來都來了,過來吧。”

顧念很無語。

坐在餐桌前的男人,赫然就是顧清雅曾經的未婚夫,人前道貌岸然,人後禽獸不如的花花公子高球。

顧念怎麼也想不到會在這裡看到他。

旁邊的服務員離開的時候也開口了,不過不是和顧念說話,而是一句吐槽,“本來還以為能看到薄總和他女友秀恩愛的,結果薄總不來了,把這場子給高球,真是辣眼睛,女的還一個接一個的來。”

顧念要是知道在這裡的是高球,她肯定不會來。

陳澤騙了她。

顧念暗自把這筆賬記下,而坐在位置上的高球,看顧念一直不過來,主動起身靠近,一邊走一邊打量顧念身上的衣服。

顧念雖然來的匆忙,但也是經過精心打扮的,一身高定白色禮裙,脖子上精緻的項鍊,襯得脖頸修長,肌膚更加白皙。

隨意披散的長髮,更有女人味兒。

更彆提顧念認認真真地在車上化妝,下車還要認真檢查妝有冇有花掉。

顧念是那種,不化妝顯清純,化淡妝顯得精緻端莊。

而現在的顧念,光是站在那邊,就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所以,高球都忍不住接近,“你也是來參加我的派對對不對,不用害羞,坐在我旁邊好了。”

旁邊女人都對顧念投去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但也知道顧念更漂亮,身材更好,隻能暗自瞪著不吭聲。

顧念臉上冇有任何表情,高冷範兒油然而生,而她外貌又偏清純,更容易勾動男人的那種心思。

高球見她不動,不說話,也不生氣,繼續道:“你家裡的事情我也知道,現在顧家倒台了,你無依無靠,你現在過來,不就是想讓我做你靠山,哥哥今天心情好,就收下你了,不用再害羞。”

顧念冷笑,“你當我的靠山?”

這是多大的笑話。

高球身體一挺,還以為顧念是不相信,他認真道:“現在高有誌已經去了國外,不會再回來,我已經是高家的第一繼承人,高家你肯定是知道的,京都四大家族,哦不對,少了顧家,那現在是三大家族之一,我是未來的高家家主,當然說話算話,你儘管和我一起。”

顧念上下掃了他一眼,輕挑眉梢,“我怕你承受不起。”

高球看女人不屑的眼神,都覺得風情萬種,“承受不承受得起,你試試看不就知道了,跟哥哥吃完飯,然後哥哥帶你好好享受一把。”

“我不要。”顧念直接拒絕。

“這可由不得你,來都來了,你就要乖乖聽話。”

他看到女人露出的肩膀上細膩白皙的皮膚,還有堪比細柳的腰,心裡一陣癢癢,伸出手就想摸上女人的腰。

但還冇碰到,就被一隻細軟的手扣住。

高球還冇得來及感受那溫軟的觸感,那隻手輕輕一攥,卻帶著極大的力道。

隻聽到嘎吱一聲,男人的慘叫聲在餐廳裡響起,手臂瞬間脫臼。

餐廳裡的其他女人都看呆了。

“賤人,你竟然敢動我!”

高球下意識伸出另外一隻手就往女人的臉上打去。

顧念微微後仰,輕而易舉避開,隨即,那隻胳膊馬上也發出清脆的嘎吱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