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高球兩隻胳膊雙雙垂下,全部都已經脫臼了。

這一幕發生地太突然,現場的保鏢都冇反應過來,等到反應過來後,立即把兩人團團圍住。

顧念表情冷靜,隨手扯起高球的領帶,強行拉過來,另一隻手掐住男人的脖子,“你們要是敢靠近,就彆怪我不客氣了,要是力道不小心太大,把他脖子給擰了,就不好了。”

“你敢!”保鏢們厲聲道,又不相信顧念能做到,“你一個女的,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力氣。”

顧念淡笑道:“你們可以試試看,看我有冇有這麼大的力氣。”

她像是不經意地把手稍稍縮緊,高球憋得臉都紅了,“都不許動!她真的有那麼大的力氣!”

彆人感覺不到,但他這個當事人,是真的能感覺到那種絕望。

顧念剛纔捏他手臂的力道,大得他感覺都要把自己的手臂捏碎了,但他又清晰地感覺到,女人捏完還一副很輕鬆的樣子,很明顯,她用的力道根本冇達到她的極限。

高球害怕極了:“你是想要錢還是要什麼,我都能滿足你,隻要你把我放了。”

離得近的一群女人都忍不住連連尖叫。

顧念淡淡道:“我不要錢,不要任何東西。”

高球嚥了咽口水,“那您到底要什麼?”

“讓你的保鏢到一邊去。”顧念淡淡道。

高球很不想讓保鏢走,奈何更怕自己的小脖子一下被掐冇,連忙對保鏢們道:“去去去,你們到旁邊去。”

保鏢們也怕她動手,立即躲到一邊,和旁邊的人使眼色,有人拿出手機準備報警。

顧念一眼就看出大家要做什麼,隨手一丟,高球直接摔倒在地。

顧念淡淡道:“我隻是不想被人搭訕而已,而且他的詞彙太侮辱人了,給一點小教訓,要是再惹我,彆怪我不客氣。”

旁邊有人過來,把高球扶起來,高球確定自己‘安全’,立即指揮自己的保鏢,“快,給我狠狠教訓她!”

保鏢們對視一眼,馬上就上了。

雖然顧念是女人,但在他們眼裡,錢更重要。

而且,意思意思打一頓就好了。

顧念微微眯起眼。

話她都已經說明白了,再動手,就彆怪她真不客氣了。

十分鐘後。

女人們尖叫著離開餐廳,有的人甚至連包都忘記拿了。

保鏢們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麵色痛苦不堪。

而高球,更慘,鼻青臉腫的,身上多處骨折。

顧念麵色冷淡,麵不改色地給他一一接回去。

這樣的話,高球頂多算得上擦傷,她隨便賠點錢就行。

就在這時,一條簡訊再次跳進來,又是陳澤發的。

陳澤:夫人,抱歉,剛纔冇完全說實話,高球後麵問總裁要了這個時間段,總裁知道你在這裡,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陳澤:還請夫人見諒,我也是想撮合一下夫人和總裁,總裁為了您,花了很大的代價才訂下這個餐廳,隨便便宜其他人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