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從來冇想過,自己能說出這麼狠的話。

男人緩緩鬆開了手。

“你們走吧。”

他背過身,一揮手,薄家保鏢們看懂男人的手勢,放了於瑤瑤。

顧念鬆了口氣,於瑤瑤還想追著薄穆琛走,“薄哥哥,這女人到底有什麼好的,你看我一眼啊,我不知道比她......”好多少倍。

後麵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顧念捂住了嘴,而於瑤瑤此時兩隻手抬都抬不起來,隻能眼睜睜看著一群人浩浩蕩蕩地離開。

顧念看著他們離開,擰著於瑤瑤的胳膊,把錯位的骨頭全部按到原來的位置。

於瑤瑤疼得齜牙咧嘴,“你這個女人,一點都不溫柔,也真夠無情的。”

顧念扯了扯唇角,機械地嗬嗬一笑,“我無情,那我還把你救了。”

於瑤瑤翻了個白眼,“你救我隻是因為任務好吧,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的打算,人家薄哥哥過來抓我,可是擔心你的安全,你這女人真是......”

於瑤瑤頗為無言,看著顧唸的眼神,似乎是在看情敵,又像是在看傻子,“算了,你看不到薄哥哥的好,那正好,我有機會了,我還得謝謝你把他拒絕地那麼果斷,晚點我去安慰他,肯定能趁這個機會走進他的心。”

顧念冷淡道:“隨便你,反正我把你送回去後,就不會管你了。”

後麵不管於瑤瑤做什麼,她都不會乾涉。

如果她真的能走進薄穆琛的心......那也隻能說明,那個男人的心,太容易進入了。

顧念甩了甩腦袋,不再去想薄穆琛。

把於瑤瑤送回組織,親自交到K手上後,顧念就回來了。

兩個孩子今天留在她這裡,睡前在客廳裡玩樂高。

周悅也特地過來,“念念,你真決定好了,帶孩子們離開?”

顧念點頭。

周悅看了眼不遠處,孩子們玩得很開,“薄穆琛讓你把他們帶走嗎?”

顧念抿了抿唇,“應該不會讓。”

周悅當然是支援顧唸的。

“薄穆琛在華夏的權利還是挺大的,就算你逃到國外,應該也會有不少麻煩,需要我幫忙嗎?”

周悅說著頓了頓,又道:“我可以讓子墨幫我們的忙,反正蘇家和薄家關係本來就不好。”

顧念搖頭,“冇事,我有辦法躲過。”

周悅看著她,幽幽歎息,“我捨不得你走,等你到了新的地方,一定要和我說,我還想去找你玩呢。”

顧念笑著道:“當然,我肯定第一個和你們說。”

孩子們今晚出奇的安靜,都知道自己要跟媽媽離開這裡,情緒都不是很高。

顧念哪能看不出,等到周悅離開後,她走過去,抱起丫丫,捏了捏她的臉蛋,“怎麼,不想和媽媽走?”

顧丫丫咬了咬唇,圓溜溜的眼睛裡,帶著濃濃的難過,“當然要和媽媽走了,我就是捨不得爸爸。”

顧念摸了摸她的腦袋,忽的道:“如果你真的很想留在爸爸身邊,不走的話,也冇事。”

顧念忍著自己的不捨說著。

如果可以,她當然希望女兒能留在自己身邊。

但這個選擇權,應該在丫丫身上,而不是被她逼迫地選擇跟自己走。

顧丫丫的眼睛微微亮起,又很快暗下。

她搖頭:“我當然是選擇媽媽的,就是有些難受,媽媽,我想再給爸爸打個電話,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