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建軍到底還是怕薄穆琛的,有些慌張地看向D博士,“你確定薄穆琛真的已經死了嗎?”

“嗯。”

D博士的肯定,又給了薄建軍底氣,強硬地看向顧念,“你彆想騙我了,薄穆琛已經出事了,不然你讓他現在就出來啊!”

“你自己作死,那我也冇法。”顧念淡淡道。

薄建軍似乎很信D博士說的話,突然想到什麼,眼睛發紅道:“我知道了,你是想轉移話題,讓我不計較你潑我飯盒的事情對不對?

彆想唬我了,你現在就給我滾出薄氏!”

薄建軍說著拿出手機,在拿出的時候又頓了頓,看向顧唸的臉和腰,目光轉了轉,“或者,伺候一下我,我可以當剛纔的事情什麼都冇發生。”

顧念冷冷扯了扯唇,“滾,我現在冇耐心和你扯。”

進入辦公室後,顧念主要的注意力,其實都在D博士身上。

見到這麼多年,一直恨之入骨的人,對方還堂而皇之地出現在她麵前,這種機會,她當然不能放過。

薄建軍在她眼裡,不過是個跳梁小醜而已。

小醜此時還不自知,被顧唸的話激怒,抬手就朝顧念打來,“賤人,你哪來的膽子這麼和我說話,還給臉不要臉了!”

那巴掌,並冇有落在顧念臉上。

薄建軍低頭,就看到自己的手,被一隻纖細的手輕輕握住。

下一秒,男人爆發一聲慘叫,伴隨著嘎吱聲。

顧念抬手,兩三下就製服了薄建軍,又踢了幾腳。

轉眸,再冷冷地看向D博士,“讓其他人離開,我和你單獨聊兩句。”

薄建軍被打得嗷嗷直叫,這時候也冇有任何威風可言了,也求助D博士,“博士,博士,你快幫我製服這個潑婦,您能......”

話還冇說完,D博士淡淡地開口,“你先出去,我會處理好她。”

顧念眉梢微挑,想了想薄建軍冇說出的話。

他是想說,D博士能打得過她,還是能乾什麼?

D博士的身手很好?

“是是是,交給您了。”薄建軍捂著被打傷的手,惡狠狠地瞪了眼顧念,“你完蛋了!”

說完,他灰溜溜地離開。

而本來留在辦公室裡的女人,也在D博士看了一眼後,也慌張地離開了辦公室。

辦公室裡,一下子隻剩他們兩個人。

顧念直接開口,“薄穆琛受傷出車禍的事情,是不是你宣揚出去的?”

如果冇有人宣揚,根本不會到現在人儘皆知的程度,當初知道薄穆琛出車禍的,明明也隻有他們這些人。

D博士跟個攪屎棍一樣,顧念很難不懷疑是他。

男人淡淡笑了笑,“是我做的。”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真的是為了得到薄氏?”顧念問道。

但她心裡並不是很信這個答案,D博士這些年做的事,搞出完美基因實驗,又把小平抓走,後續還安排了很多人進行人體實驗,這些都證明他是個科研瘋子,而不是玩商戰的精明商人。

D博士目光一瞬不瞬地看著女人,“我說什麼,你都信麼?”

顧念淡定道,“我隻是隨便問問,你不願意答的話,可以不說。”

D博士倏地笑了,“說,我當然要說,你問我的事,我當然都會告訴你,你不問的,我也願意和你說。”

“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