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淡定點頭,“來的時間差不多了,薄氏內部的人搞定了嗎?”

付如林道:“都已經安排好了,冇有人知道我們是來抓D博士的。”

付如林來薄氏之前,顧念就讓他帶了一隊他們組織的人,混在商務談判的人當中。

這樣,在進行商務談判的時候,付如林找機會讓他們的人混進薄氏,帶走D博士。

隻要把這個老男人帶走,一切困惑,她早晚都會知道。

顧念在知道D博士在薄氏的時候,就已經做了把他抓起來的打算。

來這裡,看似是她想找薄建軍的麻煩,但實際上,隻不過是試探一下D博士而已。

D博士顯然也是冇料到,看了眼明顯知情的顧念,再看付如林時,似乎明白了什麼,哈哈大笑,“還真是在我意料之外啊,有意思,真有意思。”

顧念淡淡道:“你在我麵前冒頭的時候,就應該想到這點。”

她給付如林一個眼神,“動作快一點。”

後者立即點頭,揮手,很快四五個壯漢包圍了D博士。

顧念本來以為D博士會反抗,剛好可以測驗一下D博士的身手如何,但男人都冇怎麼動,慢悠悠地舉起兩隻手,“我跟你們走,剛好看看這些年你混得怎麼樣,大本營在哪裡。”

顧念扯了扯唇角,“那你可能想多了,就你這樣的,還不配去我的大本營。”

D博士依舊保持微笑。

很快,D博士被帶走,付如林小聲對顧念道:“監控已經改動了,不會有人發現我們這次行動,還有......”

“還有什麼?”顧念看向他,這付如林怎麼也喜歡搞神秘了。

付如林聲音更小了,“我把薄建軍弄進女廁所裡了,門也上鎖了,還扣了他一盆廁所的水。”

不等顧念說話,付如林就哼了一聲,“老大外賣被拿的事情,我聽到了,薄建軍那種小人,竟然敢算計你,怎麼說都得懲罰他一頓。

等會兒我們的人就會帶著薄氏的人一起去女廁那邊,圍觀薄建軍的慘狀!”

顧念哭笑不得。

這做法著實是有些幼稚。

不過,乾得不錯,她都想去圍觀。

但顧念現在肚子餓了,想吃東西,看了那畫麵的話,她可能就冇胃口吃東西了。

付如林也十分貼心,“我已經讓人給您準備了五星級的餐廳美食,放在薄穆琛那個辦公室裡了,您好好享用。”

“謝謝。”

顧念是真的感謝,這下屬做事太細緻了。

付如林溫和地笑著,“為您服務,理所當然。”

話音剛落,不遠處響起陰陽怪氣的男音,“哎喲,還‘為您服務,理所當然’,整得跟個舔狗一樣,真讓人反胃。”

顧念眼角抽搐了兩下,但同時心猛地跳了一下。

她抬頭,陳澤就站在不遠處,好像是剛走過來的。

不過顧念還是擔心,他有冇有聽到什麼不該聽的,仔細思索了一遍剛纔付如林和她的對話。

還好,她叮囑過付如林,在外麵不許叫她‘老大’,男人並冇說過。

付如林也沉默了會兒,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主仆思考的功夫,陳澤已經走到他們麵前。

“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