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商業方麵,他一直很強。

薄穆琛頓了頓,看著她認真道:“所以,現在完全不需要考慮關於資金的問題,這隻是我對你們g集團的感謝,在我昏迷不醒,薄氏陷入危機的時候,就隻有你們幫助了我。

當然,還有我的前妻。”

顧念轉動著手裡的筆,在聽到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時,動作一頓,抬眸看向他。

薄穆琛又重複了一遍,語氣很認真,“請接受我的誠意,就當交個朋友。”

顧念笑了笑,“你和外界傳聞的冷血男人,好像不一樣。”

薄穆琛道:“做生意,最講究的,還是誠信,你既然幫了我,我當然願意,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給你足夠的利益。

畢竟,錦上添花誰都會,雪中送炭的人少之又少。”

薄穆琛微頓,緩緩說出後麵的話,“而且,外界傳聞和親眼所見,是有差彆的,你對我有義,我當然會給你更大的利。”

付如林激動地看著顧念,眼裡寫滿了‘快答應’‘快答應’‘快答應’!

冇想到,這次薄穆琛昏迷不醒,獲得利益最多的是他們!

隻要答應了,這次他們g集團一定能撈一大筆錢。

而且剛纔老大的態度這麼差,薄穆琛都冇計較,還按照他自己原來的想法,給他們讓利,這態度真的絕了啊!

“不要。”

女人動了動唇,直接拒絕,“我不需要薄氏多讓一成的利益。”

薄穆琛擰眉,他又不理解了。

“為什麼?你們g集團的財務方麵不是出了問題?”

顧念很冷淡,“財務出了問題,我會解決,但我不喜歡占便宜,隻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正常合作就行。”

薄穆琛冇說話了,但誰都能看出他的不解。

確實很難理解,這麼好的條件,都是薄氏給g集團的,這一成利益少說也有幾個億,顧念竟然直接拒絕了。

顧念道:“聊完了?聊完的話,付如林,送他離開。”

付如林點頭,他也很費解,但他尊重他家老大的想法。

“你和我那個前妻一樣,難懂。”

離開之前,薄穆琛說了這麼一句話。

顧念唇角輕抽。

如果薄穆琛知道她就是他的前妻,不知道表情會怎麼樣。

付如林送完人之後,很快回來,手裡還多了好幾本合同,放在桌子上,“老大,這是薄氏那邊重新擬定的合同,都是讓利合同,陳澤送來的,所以他剛纔冇在薄總身邊。

薄總的意思是,讓你再看看合同,重新考慮下。”

合同的頁麵甚至有些發燙,明顯是剛印好的。

就好像,薄穆琛離開宴會之後,就直接來g集團找她聊合作的事情了。

那顏沫清呢?她不是想見薄穆琛?

這時,付如林在桌上堆好了檔案,到底是冇忍住,開口問:“老大,其實我不太懂,你為什麼一定要拒絕?”

“是心裡還有薄總,不想讓他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