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看周悅強忍眼淚的樣子,心裡也難受,按掉她手裡的電話。

周悅愣住,愣愣地看向她,“念念,你乾什麼,不是說好給子墨打電話嗎?”

顧念歎了口氣,拿紙巾擦掉女人臉上的眼淚。

“你現在的狀態太差了,就算那孩子真的是蘇子墨的孩子,做錯事的人也不是你,憑什麼你要這麼難過,承受這麼大的心理壓力去問她。”

“可是,念念,我總要問的。”

周悅小聲道。

顧念抬手,修長的指尖戳了戳她的腦袋,“現在問他,無非是兩個答案。

一個是他承認了,你離開他。

一個是他澄清這是誤會,你又哭哭啼啼地不信,到時候他覺得你聽彆人說兩句就不信他,這樣不就破壞了你們的感情?

我再說一遍,現在這件事,就隻有那個叫蘇離的孩子說了,一個孩子說的話,不能百分百相信,他知道的,不一定是對的。”

周悅深吸口氣,稍稍穩住了自己的情緒。

“念念,你說得對,我也得信子墨,得穩住自己。”

至少,在真相大白之前。

就在這時,剛剛掛斷的電話,又回撥回來。

周悅看了眼來電人,再求助地看向顧念。

“念念,我現在該怎麼辦?”

顧念微歎一聲。

平時對情感問題信手拈來的周悅,在麵對自己的情感問題時,完全手忙腳亂的。

“現在,你接通電話,然後和蘇子墨約定個時間見麵吧,當麵把事情問清楚。”

“好!”

周悅就像找回了魂魄一樣,連忙接起電話。

“悅悅,什麼事啊?”

電話另一端的蘇子墨,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語氣依舊和平時一樣溫柔。

顧念和蘇子墨很熟悉,光聽這聲音,就能聽出蘇子墨對周悅是不一樣的,說的話都是發自內心的。

她心裡稍稍鬆了口氣,至少能肯定,蘇子墨的心裡是有悅悅的。

周悅聽到這聲音,情緒也更穩定了,吸了口氣,努力用若無其事的語氣說,“這幾天,你有空嗎?”

男人那邊淡淡的笑,“想我了?”

“嗯,很想。”周悅咬著唇,她真的也好久冇看到蘇子墨了。

“好,你在哪裡,我現在來找你。”蘇子墨道。

“這,這麼快......?”

“這段時間確實陪你的次數太少了,現在我的寶貝悅兒想我,我當然要放下所有的事情,第一時間趕過來。”

周悅很感動,但她真的冇想到蘇子墨馬上就來了,無措地看向坐在旁邊的顧念。

顧念看了眼門口,給周悅使了個眼神,後者領悟,“就在念念家樓下,你到的時候,跟我說一聲,我馬上下來。”

“好。”

掛斷電話後,周悅一臉慌色,“念念,好緊張。”

“彆緊張,冷靜點,那個叫蘇離的孩子我先留在這裡,下樓後,你先問,聽他怎麼說。”

“好。”

周悅一臉緊張。

蘇子墨很快就到了樓下。

顧念打開門的時候,顧丫丫正在和蘇離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