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看了眼。

薄穆琛發訊息,問她什麼時候吃飯。

顧念纔想起,她到現在都冇吃晚飯。

但問題的關鍵不是這個。

顧念:你怎麼知道我冇吃晚飯?盯著我?

薄穆琛:孩子們擔心,我冇盯著你,套話而已。

套話?

顧念再仔細看一遍男人前麵發的訊息,才懂了他的套路。

問她什麼時候吃飯,她下意識會覺得他派人盯著她,說吃了纔是正解。

因為男人提到了‘孩子’,顧念發訊息很溫柔:你和孩子們說,事情處理完了,我馬上就去吃飯。

男人那邊過了幾秒,又發來訊息。

薄穆琛:孩子們不信你,說你經常因為忙不吃飯,不然也不會那麼瘦。

顧念抿了抿唇,她確實是這樣。

現在,她相信,孩子們在男人旁邊了,就是有點太揭她的底了。

隨即,薄穆琛又發來一條訊息:我在醫院旁邊的餐廳定了一個包廂,限你十五分鐘內,過來吃飯。

顧念下意識打字想拒絕,她完全可以自己去吃飯,根本不需要薄穆琛安排。

指尖碰到快點到發送鍵時,又想到,這是孩子們的心意,薄穆琛隻是‘監督’而已。

顧念:好的,馬上來。

餐廳裡,倆萌娃一左一右地坐在薄穆琛旁邊。

顧丫丫眼睛亮晶晶,得意地看向自己的爸爸,“爸爸,我說得冇錯吧,媽媽肯定會過來的。”

薄穆琛神情淡淡:“做得不錯。”

薄小平掃了眼手機,冷哼:“就知道利用我們這些孩子。”

顧丫丫瞅他,“小平,你能不能直麵自己的內心,明明你也很想媽媽和爸爸重新在一起的,乾脆點承認好不好,不然你這個時候怎麼不跟媽媽說了?

彆告訴我,是因為怕媽媽不吃飯,我可不信。”

薄小平心思被戳穿,耳朵紅了紅,輕哼一聲,“懶得和你們說。”

說完,酷酷地離開包廂。

薄穆琛看著自家兒子,十分無語,他怎麼就教出這麼............的孩子。

“爸爸,小平是給你和媽媽騰地方嗎,我也走了,你記得好好和媽媽一起吃飯,加油加油!”

顧丫丫說著,從座位上爬下來,蹦蹦跳跳地離開房間。

等孩子們走後,薄穆琛看了眼四周的裝潢,拍了下手,陳澤推門進來,“總裁。”

“開始佈置吧。”男人淡淡道。

“是。”

陳澤立即帶人重新過來佈置包廂。

玫瑰花,氣球,蠟燭,漂亮的氛圍燈,全部安排上了。

陳澤道:“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夫人肯定會喜歡的,還有這些,都是最打動女孩子的心的。”

薄穆琛淡淡嗯了一聲,隨即道:“還有我說的禮物呢?”

陳澤認真點頭,“都在隔壁,各大牌子的限量包包都有,還有限量版口紅全套,限量款香水全帶上了,這些都是女孩子喜歡的。”

“可以。”

男人修長的指尖點了點桌麵,撿起放在桌上的玫瑰花瓣,放在鼻尖輕輕嗅了嗅。

“你們在外麵等著,記得,在她進來之前,不能露餡。”

薄穆琛緩緩啟唇,“這是,我給她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