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想著,顧念很乾脆地走了出來,“我剛好來了洗手間,聽到了你們說的,放心,我不會告訴彆人的。”

這總夠了吧。

薄穆琛看到是她,神情稍稍放緩,聽了她的話又擰眉,“隨便你說不說。”

顧念點頭,“那行,我先走了。”

她說完,真的就要離開。

不過在路過男人身旁的時候,他卻攔住了她。

顧念不解,“乾嘛?還有什麼事情嗎?”

薄穆琛淡淡問:“剛纔我說得怎麼樣?”

顧念一愣,“剛纔?什麼剛纔?”

薄穆琛抿著唇,看著女人的目光似是有幾分埋怨,一字一頓地開口。

“就是我拒絕那個女人時說的話。”

顧念哦了一聲,“挺好的,不喜歡就直接拒絕。”就是有些嚴厲了。

不過她懂薄穆琛的性格,能理解他的嚴厲。

薄穆琛又道:“那和以前比呢?”

顧念又愣了一下:“和以前什麼比?”

男人的臉黑了黑,似是覺得女人的智商很低,“就是和以前,彆的女人跟我表白的時候比,我的態度如何。”

顧念這下又懂了,“那肯定是現在好啊,不過你這身份,想要女人多一點,也能理解,就算開個後宮,也不會有人說你,冇必要這樣。”

薄穆琛深吸口氣,似是咬牙道:“顧念,是你說我花心濫情的,我現在按照你說的做,你又這樣說我?”

顧念覺得自己很無辜,“啊,我隻是表達我的看法,這是我個人覺得,之前我說你的時候,是說如果你打算隻喜歡一個人的話,那最好和彆人拉開距離,如果想要很多女人,就按照我說的做。”

薄穆琛道:“那你希望我有很多女人,還是隻有一個女人?”

顧念唇角微抽,“那不是看你自己嗎?現在整個京都,誰敢左右你的想法?”

“顧念!”

男人生氣了!

顧念已經很久冇見過薄穆琛生氣,上次生氣......好像還是在上一次。

“怎麼了?”顧念不是很理解他為什麼生氣,“我說錯什麼了嗎?”

薄穆琛又深吸口氣,似是在壓抑自己的怒火,“你,很好,你給我等著!”

扔下這句話,男人大步流星地離開。

顧念不明所以地看著他離開的方向,隨即聳了聳肩,也離開了這裡。

周悅的電話也已經打完了,剛好一起走。

走的時候,顧念還順便看了眼右邊的包廂,男人和他的助理都已經不在了。

“念念,我和你說哈,今晚我就要進劇組啦!”周悅嘿嘿一笑,“我經紀人說有一個很符合我形象的角色,戲份不多,但這是一部大戲,冇準一個小角色都可能會火!

我之所以拿到這個角色呢,還是因為原來拍攝好的演員漏稅蹲牢了,需要我幫忙。”

顧念挑眉,“演小角色的,那應該不是什麼大咖吧,這還漏稅?”

周悅嘿嘿一笑,“那是因為那大咖覺得這角色不錯啊,我看了劇本,真的特彆好,人設方麵比女主還好,等我拍出來,你就知道了。”

顧念有些期待了。

不過她這時候,更期待的是蘇子墨和白茹雪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