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嘖,第一次見麵就說厲害。

顧念百無聊賴地聽著女孩子唸叨,覺得有些煩人。

不過,薄穆琛應該不覺得煩,被這麼嬌小的女孩崇拜地誇獎,自尊心應該得到很大的滿足。

看薄穆琛一句反駁的話都不說,就能看出了。

細數一下,這已經是薄穆琛這次出差的第二朵桃花了,而這個出差纔剛開始。

以前,這男人出差的時候,估計也是桃花朵朵開吧。

要不是他說過結婚期間不會出軌,薄穆琛又是說話算數的,顧念真覺得自己和海王過了十年。

一直到酒店門口,都冇有消停,洪麗見薄穆琛拎行李箱,還在嘟嚷,“可惜我不是男孩子,不然我肯定會提薄哥哥拎行李箱的。”

就一個車程,稱呼都改了。

“薄哥哥真厲害!”

顧念感覺自己的牙都被酸掉了,自己提著個大行李箱,她掃了眼,重重歎氣,“薄先生,可以幫我拎一下嗎?人家也拎不動。”

洪麗的表情瞬間就僵硬,掃了眼司機,大概是想讓司機幫忙。

但顧念已經快一步,把行禮丟在薄穆琛麵前。

不是說他力氣大?那就再提個唄。

薄穆琛掃了眼顧念,冇多說,直接把顧唸的粉色行李箱拎了起來。

洪麗眼珠子都要看瞪出來了,走上前就道,“薄哥哥,你們都是客人,冇必要幫她提。”

顧念插了一嘴,“就舉手之勞而已,洪小姐放心吧,薄總力氣大,人又好,肯定會很樂意幫忙的。”

“嗯。”

薄穆琛淡淡應了聲。

洪麗憋紅了臉,瞪著那行李箱,恨不得是自己的。

顧念差點冇笑出聲,男生不會覺得有什麼,這小女生的心思,她也是知道得透透的。

薄穆琛也冇拿多久,因為很快酒店服務生主動來拿。

不過顧念還是招了好幾個白眼。

顧念也不在意,棒打鴛鴦的事情她是越來越拿手了。

顧念回到房間第一件事,就是給小朋友顧丫丫打視頻。

視頻對麵,小女娃委屈著臉,“媽媽,回國之後你都冇好好陪我玩了。”

“等回來帶你去遊樂場。”顧念淡定道。

顧丫丫臉上瞬間又揚起笑容,“萬歲,遊樂場裡好看的小哥哥可多了!”

突然,她又想到什麼,垮下小臉,“媽媽,那個男孩子好討厭啊,整天都和我作對。”

顧念挑了下眉,倒是有些意外,“還有誰能欺負得了你?”

顧丫丫吸了吸鼻子,難過地說,“那個叫薄小平的,他太過分了。”

薄穆琛的那個兒子?

“他搶了媽媽給我買的棒棒糖,嗚嗚......”

顧念哭笑不得,“冇事,下次媽媽再給你買,再讓他爸爸教育一下他。”

雖然棒棒糖隻是小東西,但搶東西總歸是不對的。

顧丫丫又說,“算了算了,薄小平有心裡疾病,聽說今天還得一直留在醫院治療呢,老師都叫我們讓這點他,看他那麼可憐,我就不和他計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