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微歎一聲,把女人抱在懷裡,“好了好了,直接跟我說你被欺負不就好了,那麼彎彎繞繞的。”

周悅吸了吸鼻子,說話都打著嗝兒,“我就是,就是不想讓你看到我這麼狼狽的樣子嘛。”

顧念微歎一聲,“有我在,你不會狼狽的。”

周悅搖頭:“不用不用,我知道你過得也不容易,總請薄穆琛幫忙也不好的。”

“我自己就行。”顧念道。

周悅頭拒絕地更果斷,“真的不用,你知道韓雨淇攀上的人是誰嗎?

那可是關家的少爺啊!”

顧念愣了,“關家有少爺?關家家主不是隻有一個女兒嗎?”

而且關家的女兒她在不久之前剛見過,就是關蝶。

周悅道:“當然還有其他孩子了,不過是私生的,咳咳。”

她看了眼顧念,猶猶豫豫地開口:“不過,關家那個少爺,一直很受寵,就是不能搬到明麵上來講而已,就連關大小姐對他都挺好的......念念,我說這些你彆介意哈。”

因為顧唸的身份,也很敏感,雖然顧家人現在都冇有好的下場了。

顧念搖頭表示不介意,“我懂你的意思了,光論關家的勢力,在京都這邊,就冇有幾家不怕的,光是關蝶外公在華夏研究所的位置,已經夠外人吃好幾壺了。”

就算是她,要動關家的話,也得猶豫幾秒。

也僅是幾秒而已。

周悅重重歎了口氣,“算了,惹不起我就先受著唄,反正等這部戲拍完唄,我先繼續了。”

顧念把她拉住,“你等我一下,就在這裡站著。”

周悅臉色茫然,“念念,你要乾什麼啊?彆找導演理論哈,到時候得罪了關家的人,薄總明麵上不說,心裡肯定也會對你有意見的。”

“不著急。”

周悅就看到自己的好姐妹走到江導旁邊,說了幾句,江導的神情先是不敢置信,隨即是震驚地看向周悅。

冇過多久,江導徑直朝著她走來。

“周悅啊,你朋友和我聊過了,那段戲確實加的不合理,不該是女主打你的。”

江導挺著一個啤酒肚,慈眉善目的,和之前的冷臉截然不同。

周悅都有種她此時正在高檔會所,遇見服務員的錯覺。

“所以戲份刪掉了?”周悅問。

“對的,刪了。”江導道。

周悅腦子一排的問號,“你確定?就這麼刪了?”

江導拿出劇本,“是啊,你看這裡,這段戲的衝突本來就還差了一點,後麵的男主過來,也是來幫女主說話,本來女主和女二吵架,就是占了優勢,男主再過來幫女主,就冇有那種遇到危險的衝突感。”

周悅嗬嗬,之前她也是這麼說的,尤其在韓雨淇莫名其妙加了段打臉戲後,她都已經分析好幾遍了。

但大家怎麼說她的?

都說是她不願意演,浪費所有人的時間?

嘴臉變得真夠快的。

是因為念念報了薄穆琛的名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