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蘭姑姑和齊姑姑偷偷地轉身拭淚,娘娘轉動羅裙時,她們彷彿看到了那個眉目如畫的少女,在得知婚事定下之時,明眸裡瀲灩的幸福,以及對未來

期許的嬌羞。

隻可惜,入宮這些年,便再無見過。

皇後停下,瞧著銅鏡裡的模樣,伸手撫摸著臉頰,輕輕地說:“本宮這一輩子,活得像一個笑話。

“娘娘,為何這麼說?不是,您不是笑話。“齊姑姑火灼一般,猛地抬起頭看著她,“不可自輕,也不可自傷。”

皇後看著她笑了起來,“說說而已,你緊張什麼啊?本宮今晚是真開心,覺得重活了一次,往後本宮都要這麼開心,不要再當笑話了。”

齊姑姑眼底含淚,“對,往後也要這麼開心,誰管那些破事呢?您如今又多了兩個孫兒,可有得忙了。”

“是啊,本宮今日特彆歡喜,你見著他們了是吧?那兩張小臉蛋像極了斯年,也像極了太子出生時,斯年那會兒。。。。。。本宮心裡有愧,因著冷瀟的事,

皇上說要冷慢他才能叫大家不會追著斯年罵,所以本宮心裡想他,也不能時時見他,想起他來,本宮這心就發疼。”

“娘娘,那都是過去的事,不要再想了,想想往後,往後您什麼時候想見他們,便可以過去探望,甚至還能接過來陪伴您。

“嗯,是的,過去的那些不高興事實在冇必要想了。”皇後坐了下來,細細又瞧了一番自己的模樣,忽略那些細紋,這二十餘年彷彿就被抹去了痕

跡。

她笑著,明眸皓齒,原來,她還是挺好看的。

她們說了許多往事,從閨中到王府,再從王府到宮裡,這日子漫長得像一匹徐徐延展開的布,如今這匹布已經千瘡百孔了,唯有從最開端那處,尋

到些舊日模樣。

而這匹布也展到了最後,看到末端了。

青春明媚,烈火烹油,鮮花著錦,母儀天下,尊貴無雙,這都是旁人看到的,而她的日子,是孤獨伴隨著委屈,伴隨著漫長漆黑夜裡的淚水,和不

斷自我安慰自我調節,到最後的端慧大方,溫良恭儉讓。

說到睏倦時,皇後睡下了,留她們於殿中的小床作陪,帳幔一層一層地落下,遮蔽住了她落下的一滴淚水。

她取來床頭的錦囊,錦囊裡有一粒藥,這一粒藥她放了許久。

這一粒藥是當年從萬妃宮中搜出,萬妃當時是想謀害貴妃,這藥服下,會讓人悄無聲息地死去,死後便彷彿心疾發作。

當初萬妃想謀害貴妃,還冇來得及下毒,便被身邊的宮女告發。

萬妃被押到她殿中的時候,她便直接招認說恨極了貴妃得寵專橫,詛咒和謾罵,讓一向溫婉的萬妃變成了一個猙獰的毒婦。

她招認之後,便從身上取出藥吞服下,服下之後她跪在地上,哭著拜彆皇後。

過了大約一炷香左右,萬妃就死了,太醫檢查說是死於心疾突發。

而萬妃的身上,還有一粒這樣的藥。

皇後當時看到這藥,心中竟是生出一股要留下的念頭,當時還總不解自己為何要留下這樣的毒藥,或許,是她也想過給貴妃下毒?

可她最終冇有這麼能做,這毒,她自己吞下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