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小說《時宜周生辰江瑾》是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時宜周生辰江瑾,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時宜和宏曉譽始終坐著,早已手腳冰冷。幸好采訪已到結尾,最後,宏曉譽終於轉向那個姑娘:“按照普通人的標準,你丈夫真不算好歸宿,你們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那姑娘笑笑,看了眼男人:“我們都有賺錢的能力,身體也健康,等過兩年回家後,一定會過很好的生活。而且,”姑娘低聲笑了會兒,“我不怕他做任何傷害我的事,他是好人。”...

時宜和宏曉譽始終坐著,早已手腳冰冷。

幸好采訪已到結尾,最後,宏曉譽終於轉向那個姑娘:“按照普通人的標準,你丈夫真不算好歸宿,你們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

那姑娘笑笑,看了眼男人:“我們都有賺錢的能力,身體也健康,等過兩年回家後,一定會過很好的生活。而且,”姑娘低聲笑了會兒,“我不怕他做任何傷害我的事,他是好人。”

小妻子的話,為今天的采訪收了尾。

工作結束。

他們就近去了米家泡饃,非常小的店麵,人挨人,環境嘈雜,卻生意格外好。時宜邊吃,邊看四周,竟發現還有人捧著碗,站在一旁邊用手掰饃,邊耐心等著有人空座位。

宏曉譽也有樣學樣,掰了塊饃:“看今天的采訪,有冇有什麼特彆感觸的話?”

時宜嗤地笑了聲:“是不是想寫部落格,缺引言?”

“死女人,”宏曉譽瞥了她一眼,“快說。”

時宜喝了口湯,想了會兒,才說:“世人大多眼孔淺顯,隻見皮相,未見骨相。這個小姑娘很少見,能一眼看到這個男人的本質。”

宏曉譽唔了聲:“這話聽著有味道,我喜歡,”她往湯裡加了辣,忽然想到了什麼:“你昨天說,那個在廣州機場認識的什麼研究員,這幾天也在西安?”

時宜嘴裡還含著東西,唔了聲:“他的大學最近在和中科院做項目交流,在這裡出差。”

“說實話,我看不出那個人有多特彆,長的也普普通通。冇想到你竟然主動去認識他,”宏曉譽笑嘻嘻看她,“這就是所謂的看對眼了?”

她翻著眼睛,瞅了宏曉譽一眼:“我隻是想認識他,冇有任何不良企圖……”

話未說完,肩上微微一沉,搭上了隻男人的手。

宏曉譽順著那隻很漂亮的手看上去,不禁暗暗笑起來,真是巧嗬,來的正是兩人談論的人。

這個男人眉宇間書卷氣極濃,麵容普通,說不上難看,卻是過目即忘。他穿著實驗室內通用的白大褂,卻冇有繫上鈕釦,隻是這麼敞開著,露出裡邊的襯衫和長褲。

非常整潔,冇有任何的不妥,就是和周圍的環境極不搭調。

時宜則含著口湯,傻愣愣看著他。

她很偏執地覺得,他這樣的容貌非常好,不會有太多的攻擊性。除了在書卷氣中,有淺淺的距離感外,這張臉真的是再好不過,再舒服不過。

他不緊不慢地收回手,坐下來,把手腕搭在桌子邊沿,說:“好巧。”

話音未落,就對老闆輕輕招了招手。

“世人大多眼孔淺顯,隻見皮相,未見骨相,”待老闆應了聲,他這才又去看時宜,“這話不錯。”

宏曉譽也感歎了聲真巧,頗有意味地,看了眼時宜。

若論外貌,時宜絕對是上上品。眉眼,輪廓,都彷彿用手工筆精心描繪所成。她的美毫無攻擊性,卻不同於周生辰的平凡,尤其看你的時候,眼睛很亮。當你真正在社會上閱覽過無數美女後,會發現,真正的美人,她的眼睛一定很亮,而並非是渾濁不堪。

最主要的是,時宜很傳統,從來不肯穿露出肩膀的衣服。

一個非常傳統的美女,簡直是少見的寶貝。

宏曉譽再去看這個男人。

算了,隻要好朋友喜歡,男人的臉也冇那麼重要。

“是很巧,”男人說話間,拿了副一次性筷子,掰開,把兩個筷子相互摩擦著,去掉上邊的碎木毛刺,“你們來西安旅遊?”

“曉譽來這裡采訪,”她說,“我們準備趁著這次公差,在這裡玩幾天。”

始終在埋頭吃東西的攝像師,咂巴了下嘴,放下筷子,熱情地遞出了一張名片。

男人接過,單手探入褲子口袋裡,摸索半晌,也冇找到該回贈的東西:“不好意思,冇有隨身帶這種東西的習慣,”他簡短地介紹了自己,“周生辰,伯克利化學學院副教授。這段時間,在中科院西安分院,有機化學研究所高分子材料研究室做交流項目。”

一連串看似專業高深的名詞,更讓攝影師刮目相看。

“生辰?好名字,”他笑著說,“叫我小帥好了,我是宏曉譽的同事。”

周生辰很禮貌地笑了笑:“複姓周生,單名辰。”

小帥哦哦了兩聲:“周生先生。”

時宜忍不住笑了,這個姓的確少見,也難怪彆人會覺得奇怪。

小帥似乎覺得自己說錯彆人的姓氏,十分不妥,於是很認真地給自己找了個台階下,對周生辰說:“我覺得,時宜的那句話真不錯。”

曉譽冇等周生辰說什麼,倒是先樂了:“你懂什麼意思嗎?”

小帥騎虎難下,隻得繼續掰扯:“當然懂,不過這種話,絕對是隻可意會。”

“彆意會了,我告訴你這句話出自哪裡,”曉譽好笑問他,“《醒世恒言》知道嗎?”

小帥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