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聲音擲地有聲。

清冷寡淡的清顏上,充滿了絕對自信的神情。

彷彿這天下於她眼中,不過唾手可得的玩物。

微微低頭望去,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絕美容顏,甚至能夠看清少女有多少根睫毛。

徐無塵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有趣。

這女帝從小就這麼自信的嗎?

和其他的草包皇子皇女倒是形成了鮮明對比。

也難怪能夠從他們的手中,將皇位奪取過來。

畢竟那大皇子的模樣,敗了也不冤枉。

看到徐無塵隻是笑而不語,洛瑤光眉宇間漸漸地陰沉了幾分。

少女又向徐無塵逼近了幾分,挺翹的瑤鼻差一點就要貼上徐無塵的下巴,凜聲問道:“你究竟是應還是不應?!”

少女急切的樣子,就像是在央求著大人買玩具的小女孩。

卻還是用那副高高在上的孤高姿態。

看到少女這般焦急,徐無塵嘴角笑意更甚。

冇想到女帝也有央求自己的一天?

還真是有趣啊!

現實裡將自己困在皇城一隅中。

結果在模擬人生中,還不是得對自己服服帖帖,恭恭敬敬的有求於自己?!

要是這模擬人生和現實如果和自己猜測那般,果真是聯通的話,那可就太棒了!

到時候這女帝還不是得乖乖跪在自己的麵前,像條小母狗似的搖尾乞憐?!

不過想到要是這模擬器中的一切和現實真的有關聯,而自己就是那個主角的話。

徐無塵突然一個哆嗦。

總感覺會發生很恐怖的事情纔是。

收回思緒,徐無塵看了一眼麵前的六皇女殿下。

因為自己不答話的緣故,六皇女的臉色已經黑了幾分。

似乎是耐心正在漸漸消磨殆儘。

眼見未來的女帝陛下就要在自己的麵前破防。

徐無塵笑吟吟的說道:“彆急,你先彆急,你聽我說。”

“那你說!”洛瑤光緩緩的說道。

縱然看似平靜,言語中卻帶著幾分急切。

似乎很希望徐無塵能夠和她綁定在一起。

徐無塵看著急不可耐的未來女帝笑了笑,輕聲說道:“應,殿下既然發話了,我自然是要應的!”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的鳳眼中有一抹欣喜之意一閃而過,故作平靜的問道:“這麼說,你答應本宮了?!”

“當然。”徐無塵輕聲道,“況且殿下這般風華絕代之人,真要到了那一日,縱然是我不想應,在殿下的要求下,又怎能不應,麵對殿下這種絕世的人兒還不能應,那豈帰不是和太監無異了。”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原本洛瑤光心中還帶著一絲喜悅,頻頻點頭。

突然間感覺似乎哪裡不太對勁。

徐無塵麵對自己不能應,和太監又有什麼關係?

不過在這皇宮中,洛瑤光縱然不曾親眼見過,卻也耳聞過一些。

加上她曾經無意間見到過自家父皇收藏的那些民間的坊間話本,其中不乏一些粗言汙語的話本。

是以很快就明悟了過來。

少女仙姿絕世的清顏上紅光乍現,輕輕抬起**,用白淨光滑的膝蓋抵住了徐無塵的致命處,輕輕研磨著徐無塵。

明鏡似的鳳眸微眯,眉心的硃砂印記也散發著淡淡的紅光,輕啟朱唇,嗬氣如蘭。

“世子殿下這般褻瀆於本宮,你可知罪否?”

感受到少女那白淨光滑的膝蓋就這般貼在自己身上,陣陣異樣的快感直衝頭頂。

徐無塵聲音微微有些粗重的說道:“本王實話實說,不知何罪之有。倒是殿下這般行徑,似乎大為不妥,要是待會兒我做了頂撞殿下的事情,那殿下也隻能自食惡果了。”

女人,你在玩火!

徐無塵很想用霸道總裁的口吻這麼對洛瑤光說一句。

可惜想到洛瑤光的身份,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真要是霸總的話,隻怕也是眼前的未來女帝來當那個霸總。

而自己則是那個玩火的人。

“唔......”

聽到徐無塵的話,感受到眼前白衣少年那已經快要爆發的怒火,宛如一條沉睡的惡龍,即將被自己喚醒。

洛瑤光緩緩放下了膝蓋,用鼻孔輕哼一聲。

隻是原本還白淨無瑕的清顏,此時卻不可抑製的泛起了紅霞。

向來沉著冷靜,沉寂許久的少女芳心。

此時也不住地跳躍起來。

冷靜下來後,洛瑤光才發覺自己方纔險些釀下大錯。

竟然因為一時之急,貿然挑戰徐無塵的威嚴。

可怕。

太可怕了!

她本來以為那些話本中的描述就夠可怖了!

但是眼前看起來風度翩翩,一襲白衣勝雪的世子殿下,還要更加恐怖幾分啊!

這般斯文儒雅的人,實質上竟然是一個擁有滅國級武器的存在?!

竟然比皇家書院裡夫子的戒尺還要可怖許多!

少女依稀記得,夫子用來訓斥他們的戒尺,長七寸六分、厚六分。(1寸=3.33cm)

而徐無塵的武器,顯然比夫子們的戒尺猶勝一籌!

徐無塵整了整衣衫,壓了一下北離長槍,淡然說道:“身為皇女殿下,且殿下將來既然想要繼承大統,行事還是要三思而後行的好。”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洛瑤光鳳眼含春,冷冷的瞥了一眼徐無塵,頗有幾分不服的說道:“本宮自然知道!”

可惡!

要不是眼前這個人的話。

她怎麼會這般被輕易撩動心絃,做出不合身份之舉!

歸根結底,還是要怪徐無塵!

“殿下要是冇有其他事情的話,還是儘快回去好了,被陛下知道殿下和我獨處了這麼久,怕是要心生疑雲了。”徐無塵淡淡的說道。

那老皇帝雖然已經快要嗝屁了。

不過鬼知道是不是裝的。

徐無塵自然還是想穩妥起見。

自己隻是作為未來的帝師被請進了宮中,是要輔佐新帝的。

卻不是來插手他們皇家立嗣的問題。

自古以來,插手皇家立嗣的有幾個有好下場的!

不是死於先帝之手,就是死於新帝之手。

當一個人鋒芒畢露,功勞太大的時候,那麼一旦四海昇平,迎來太平盛世,他的死期也就不遠了。

君不見當今朝堂,誰還見過那位昔日在女帝背後推波助瀾之人?

洛瑤光定了定心神,從方纔被徐無塵的驚嚇中回過神來,平靜的看著徐無塵問道:“世子殿下認為,本宮如若要繼承大統,該用何種手段?”

徐無塵皺了皺眉頭。

他不知道這未來女帝是想要考驗自己,還是說隻是單純的想要請教自己。

沉吟再三,徐無塵緩緩的吐出一個字:“孝。”

“孝?”洛瑤光鳳眼微眯,有些好奇的望著徐無塵。

“孝!”徐無塵堅定地點了點頭。

“願聞其詳。”洛瑤光靜靜地凝望著徐無塵,清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興趣。

“當今陛下注重以孝治國,孝為國之根本。”徐無塵淡淡的說道,“儒家五常,分彆為仁、義、禮、智、信。而仁包括孝、悌、忠、恕,其中孝為首位。大皇子整日想著結黨營私,爭權奪利,隻怕早就被陛下視為不孝之人,不然也不會遲遲不立下一任帝王。”

“雖說天元界中的萬國,大多不講究長子繼承,而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不過往往最有資格繼承的還是大皇子。”

“畢竟大皇子身為嫡長子,在身份和勢力上,顯然要優於其他皇子皇女。”

“不管是背後的孃家,還是多年來積累下的根本盤,拉攏的朝臣數量,都比其他皇子皇女更占優勢。”

“當然,壞處就是先帝可能會忌憚外戚亂政,反而會特意打壓大皇子這一脈。”

“譬如說當今陛下,顯然也是考慮到了這一點,纔沒有直接點名大皇子繼承大統,而是儲君一位至今空缺。”

“皇女殿下隻要表現的比大皇子更孝,父慈女孝,那麼大統之位,自然是殿下更有機會繼承!”

比起那位父辭子笑的大皇子來,徐無塵更加看好女帝。

畢竟眼前的人,可是一個能乾大事的主兒!

自己好歹還和自家老爹父慈子孝呢,這大皇子已經開始父辭子笑了。

那老皇帝但凡冇死透,就不可能讓大皇子繼承他的皇位了。

聽到徐無塵侃侃而談,少女眸中的喜意愈發濃鬱。

果然,徐無塵如她所料那般,應該是和她一樣的人。

也隻有徐無塵纔有資格站在她的身邊。

其他朝堂上的袞袞諸公,要麼一心為了利益,屍位素餐,要麼就是迂腐不堪,滿口聖人之言。

看向徐無塵的眼神中,不覺間夾雜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多謝世子教誨,本宮謹記於心。”洛瑤光鳳眼微眯,促狹的看著徐無塵說道,“不過這般一來,世子就徹底是我的人了。”

她之所以詢問徐無塵這麼多,就是想將徐無塵徹底綁在她的船上。

隻要徐無塵對她提供了幫助,那麼他們兩個人就是利益共同體了!

早已料到了眼前未來女帝意圖的徐無塵淡淡的說道:“皇女殿下莫要平白汙了我的名聲,本王尚未對殿下貫徹到底,怎能算是殿下的人。”

小樣的,還想算計自己?

要不是早就知道眼前的少女是最有希望繼承大統之人。

徐無塵可懶得說這些。

畢竟棋局冇有到最後,誰又知道誰纔是棋子。

提前給未來的女帝留下一個好印象,也更方便兩個人深入交流不是!

“世子已經上了我的船,還想下船不成?”

看到徐無塵竟然還不肯和自己徹底綁在一塊兒。

洛瑤光的心頭不禁一陣無名火起。

眼前的徐無塵也未免太不識抬舉了!

洛瑤光輕輕抬起頭來,用銀牙輕輕咬著徐無塵的脖頸,溫熱的呼吸噴吐在徐無塵的脖頸上,癢癢的卻迷之舒爽。

“未來的女帝陛下,你在玩火。”徐無塵喉頭微微一熱,沉聲說道。

該死!

這女帝竟然這麼會的嗎?!

嗅著鼻息間專屬於少女身上的淡淡梅香。

徐無塵隻恨不得將眼前的少女狠狠地蹂躪一番。

這種感覺他已經好久不曾有過了!

洛瑤光鬆開銀牙,露出兩排白亮整齊的貝齒,兩隻小小的虎牙在日光下閃爍著光芒,口中和徐無塵的脖頸上還連著一條晶瑩的絲線。

用挑釁的眼神看了一眼徐無塵,清冽冰冷的聲音帶著一抹玩味:“那世子還想將本宮點燃不成?”

徐無塵摸了摸自己脖頸上微微作痛的地方,神情不善的說道:“殿下大可試試。”

他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

以前那些女人敢挑逗他的,哪個不被他治的服服帖帖的。

眼前的女人不會以為她是未來女帝,自己就冇那個膽氣了吧?

徐無塵緩緩的說道:“莫笑書生無膽氣,敢叫天地沉入海!”

“哼!”看著眼前的徐無塵,洛瑤光心頭罕見的生出一絲畏懼之情。

她哪怕是被其他皇子排擠欺負的時候,也不曾有過畏懼。

隻是心中默默地記下一切。

但是眼前徐無塵,竟然真的讓她有一種自己會被吃乾抹淨的感覺。

“本宮先回去了。”洛瑤光不悅又不捨的說道。

“恭送殿下。”徐無塵淡淡的說道。

少女剛轉過身去,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又轉回頭來。

清麗脫俗,宛若絕世的容顏上,透露出幾分不善,死死地盯著徐無塵說道:“那個雲妃,你離她遠一點!”

“雲妃?”徐無塵眉頭微挑,浮現出一抹惑色。

“就是你隔壁宮殿的那個女人!”看到徐無塵的樣子,洛瑤光輕咬銀牙,不爽的說道,“離她遠一點,她會給你帶來麻煩的!至少目前絕對不行!”

“本王記下了。”徐無塵聞言,笑了笑。

然後用促狹的目光看著眼前神情顯然有幾分不爽的洛瑤光。

一臉玩味的說道:“皇女殿下,莫不是吃醋了?”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原本正兀自生悶氣的洛瑤光。

陡然間清顏一紅。

白皙修長如天鵝一般的脖頸,也湧上了一抹紅霞。

像是極為不爭氣的印證了徐無塵的話語。

少女仙姿絕世的清顏,宛如淡筆輕描的水墨畫上梅花綻放,泛起幾點紅暈。

清冷中多了幾分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