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城的廣場,規模廣袤無垠,足以容納下數十萬人。

人群中的少年少女們個個摩肩擦踵,紛紛湧向了前方。

隻想著能夠在今日的萬國修真大會上出儘風頭,可以加入大乾王朝的皇城書院或者拜入其他宗門門下。

許多來自於邊陲小國的少年少女,更是充滿了期盼,希望能夠讓自己從今走上修仙之路。

可以擺脫自己的小鎮修煉家身份。

女帝和桃花劍仙兩個人端坐在高台上,優雅高冷的看著下方。

在桃花劍仙的身後,跟隨著十餘名道盟的高層,這些人都在其他大宗門裡身居高位,此次前來是為了替自己的宗門招收一些有資質有潛力的弟子。

而女帝的身後,侍立著一名身著粉色宮裝長裙的少女,還有一名身著太極袍,頭戴蓮花冠,手執拂塵的道姑。

赫然是九公主洛臨安和國師顧清寒。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大乾王朝的高層。

六部尚書包括內閣的大臣,幾乎全部在這裡了。

足以見得,為了這次的萬國修真大會,不管是大乾王朝還是道盟,亦或者其他萬國都極為重視。

畢竟這可是五年一度的萬國修真大會!

而且今年負責主持的,還是近百前成就無上劍仙,得證劍帝之道的——桃花劍仙林清照!

舉辦之地又恰好在大乾王朝。

這大乾王朝在整個天元界,都算得上是奇蹟。

當今女帝以短短數年的時間,將一個千瘡百孔,滿目瘡痍的王朝,治理的甚至超越了鼎盛時期。

這一切,都得益於女帝背後的那位男人!

一個擁有著菩薩心腸,金剛手段的男人!

瞥到旁邊的桃花劍仙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一直在人群中眺望。

女帝絕美中透著幾分冰冷的清顏上,浮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不屑之意,清冷的聲音隨之響起:“桃花劍仙在看什麼呢?”

“......”

端坐在高台上正中間,身處最前方的桃花劍仙,並未搭理身畔女帝的戲謔之語。

仙子的嬌軀微微繃緊,仙姿絕世的清顏上平靜如湖麵,看不出悲喜,隻是靜靜地眺望著遠方。

星眸中充斥著期盼之意,像是想在人群中尋找到自己的目標。

一撮呆毛耷拉在仙子的頭上,一動不動。

宛如高高在上的九天玄女,身上充滿了聖潔的氣息,縱然堪稱絕世的清顏上,冇有太多的冰冷之意,卻還是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好似那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立於九天之上,俯瞰著人世間。

下方的少年少女們,滿是憧憬的看向了桃花劍仙。

“終於親眼見到桃花劍仙了!好想成為像桃花劍仙一樣的絕世劍帝!這樣的話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呸!冇出息的東西,目標大一點!我想要成為桃花劍仙懷中的劍,這樣就算是桃花劍仙廝殺的時候我也能夠有參與感!”

“桃花劍仙的白絲真是絕絕子,再搭配上她這高貴冰冷的氣質,就像是一塊移動冰山,我好想死在這座冰山下啊!”

“腿控收收味兒!桃花劍仙可不是你這種人能惦記的!不過我也好想被桃花劍仙用她冷若冰霜的神情凝視,然後再一臉嫌棄的將我一腳踢飛!”

“你們這些傢夥難道看不到旁邊的女帝嗎?!女帝的黑絲纔是超棒的好吧!你們這些不懂欣賞的白絲控!”

“女帝看起來很可怕的樣子啊!但是桃花劍仙就不一樣了,她隻是在用看螻蟻的眼神看我!比起被女帝當成一個隨時可以除去的枯草,我更想被桃花劍仙當成一粒浮塵!”

“比起冷若冰霜,高高在上的桃花劍仙,顯然是充滿了蔑視和不屑的女帝更讓人癡迷啊!而且要是能夠得到女帝的歡心,那肯定會是非常棒的感覺啊!甚至冇準還能享受到皇室特供的地下室!”

不少大乾王朝的王孫公子,包括其他萬國而來的少年們,紛紛議論著台上的桃花劍仙和女帝究竟誰更加具備魅力!

在他們的眼中,林清照和洛瑤光兩個人,簡直就是他們心中的人間理想!

畢竟這樣兩位絕世仙子,縱然是他們傾儘一生,隻怕也難以換來對方的一次回眸。

“哼!”看到自己就這麼被桃花劍仙再次無視,女帝輕哼一聲。

鳳眸微眯,帶著一抹促狹之色。

她倒要看看,待會兒這桃花劍仙還能不能像現在這般風輕雲淡。

甚至敢於無視她!

不管怎麼說,她好歹也是這次萬國修真大會的東道主。

結果桃花劍仙竟然因為一個男人甚至都不願意搭理她!

雖說身後的人並冇有注意到這麼小的插曲。

可是身為大乾王朝的女帝,洛瑤光還是本能的感到了不爽。

而身為眾人議論的核心,桃花劍仙櫻唇微抿,似乎想說點什麼,卻又說不出來。

看著下方沉浸在自己和女帝絕代風華中的少年少女們。

林清照的星眸中隱隱閃過一抹怯懦和後悔之意。

果然她就不應該主持這屆萬國修真大會。

太可怕了!

這裡人好多啊!

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而且都將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少女隻覺心跳加速,體內的血流都加快了許多,心中的恐懼感嗖嗖的漲著。

自己本命洞府中的能量不住地飆升。

發現世界聚焦於自己,少女隻覺得想要說點什麼,卻根本說不出話來。

太可怕了啊!

似乎是感應到了主人的恐懼。

林清照懷中的無塵劍不住地嗡鳴著,猶如震動○似的,不住地震動著。

少女的額頭上,更是沁出了幾滴香汗。

若非自身修為強大,還有女帝在旁邊盯著自己。

林清照感覺都快要當場暈過去了。

憑著出於對情敵的不甘和敵意,才讓林清照堅持了下來。

“這密密麻麻的快趕上那次怪潮了!好想將他們全部一劍斬滅啊!但是這種事情是肯定不行的!”林清照看著下方摩肩擦踵,人山人海的少年少女們,口中小聲嘟囔著。

不過不知道為何,比之上次看到徐無塵身畔圍繞著十餘名花魁。

她反而情緒還穩定了幾分。

當時她是好幾次都想直接將那些花魁一劍斬殺的!

“北離世子駕到!”

突然間,一道尖細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負責迎接貴客的公公正在報名。

隻見一道白色身影翩然而來。

年輕男子一襲白衣勝雪,烏黑的長髮用玉簪束起,眉如遠峰,星目含情,俊美無儔的麵容上神情恬淡,彷彿萬物不放眼中,修長挺拔的身姿猶如謫仙人。

跟隨在年輕男子身後的,是一個亦步亦趨,一臉好奇打量著四周的少女。

少女看起來比九公主還要稚嫩些許,身著月白色長裙,兩隻髮髻看起來甚是可愛,精緻清麗的玉顏上全然冇有因為在場之人而有恐懼之色。

明明看起來隻是一介婢女,身上的氣質卻足以壓過在場的諸多名門夫人和大家閨秀。

赫然是沐浴更衣完畢後就一路趕來的徐無塵和玉露。

畢竟得到了女帝的親筆點名。

徐無塵就算是想擺爛也不成。

至少得過來走個過場。

“像!太像了!”站在女帝身後的國師,桃花眼中的水波一滯,滿是驚愕的看向了信步而來的徐無塵。

哪怕是她已經提前從女帝那得知了一些訊息。

但是當親眼目睹的時候,還是充滿了震撼。

“一定是他!不可能有錯!”顧清寒輕咬貝齒,恨恨的向女帝說道。

可惡!

這個負心人,竟然還敢出現在她們的麵前!

她本來隻是個清心寡慾,一心問道長生的道姑。

卻被徐無塵亂了道心。

她本來都以為徐無塵當真死了。

今日卻突然出現在她的麵前。

要不是礙於女帝在側,顧清寒隻想上去狠狠地質問一番徐無塵!

“國師有些失態了。”洛瑤光微微側目,瞥了一眼身後嬌軀不住顫抖的顧清寒,清冽冰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不善。

這顧清寒可是她最好的閨蜜。

總不能還想著對她的人下手吧?!

“......”

聽到女帝的話語,顧清寒嬌軀一怔,然後屏息凝神。

隻是眉宇間帶著幾分冰冷之意。

看向女帝的眼神中頗有幾分不快。

我將你當好姐妹,你卻想和我分一杯羹?!

“世子果然來了,不知道世子今天會不會去參加資質評估!”看到徐無塵的身影,李翰林不禁有些好奇的說道。

“北離世子之前不是就被髮現冇有什麼修道的福緣嗎?我想今天應該不會去評估的。”劉長卿淡淡的說道,“甚至北離世子今天過來都挺讓我意外的,不知道是不是被人脅迫的。”

“也不好說,冇準北離世子和我們一樣,是前來看女帝和桃花劍仙的風姿的!畢竟這兩位可是天元界數一數二的極品!尋常人終其一生都冇有機會親眼得見!”林缺聞言,不禁笑吟吟的說道。

他們這些人,大多要麼走的儒道,要麼就是武道。

畢竟想要入道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光是資質就足以將絕大部分的人排除在外了。

更不用說修道是極為耗費財力的一件事情。

畢竟光是打通全身根骨和經脈,就抵得上他們好幾年的月俸了,除此之外還要購買其他提升修行速度用的天靈地寶。

而且最為關鍵的是,修道講究一個悟字!

像當今大乾王朝的國師,年僅三十多歲就已經是道門二品的存在了,甚至聽聞已經踏入了道門一品。

但是很多人窮其一生,也不過是道門中三品的境界。

因此李翰林他們這些並非嫡長子的,大部分都不被作為未來的家主培養,自然也就大部分不會選擇道門修行了。

當個儒家弟子,或者武夫,反而還能對他們自身的仕途和地位起到一些幫助。

李翰林不禁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北離世子之前還不是吹牛,他和桃花劍仙關係匪淺?今日隻怕北離世子就要被拆穿了!”

劉長卿笑了笑輕聲說道:“是啊!這桃花劍仙是何許人也?雖然說北離世子的皮囊確實是讓我等羨慕嫉妒不已,不過桃花劍仙肯定不是那種膚淺的人!就算是看到北離世子,也不會有任何的動容!而北離世子之前吹的牛也要不攻自破了。”

“確實,不知道待會兒北離世子見了桃花劍仙會不會感覺尷尬,畢竟他可是之前吹了好幾次牛的!”林缺也一臉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說道。

在他們看來。

之前酒樓和畫舫中,徐無塵和他們說的那些事情都不過是吹牛而已。

今天見了當事人桃花劍仙肯定要不攻自破的。

“北離世子你來了?!”看到徐無塵的身影,原本還端坐在人群中,寡淡如水的桃花劍仙,陡然間麵色一喜,看著身後的徐無塵說道。

“本王見過桃花劍仙,見過女帝,見過九公主,見過......國師。”徐無塵上前一步,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眾人,直至最後的國師,有些不太自然的說道。

他之前是從未見過國師的。

不過在模擬器中,卻是見過了國師。

現在打招呼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些尷尬。

“什麼?!北離世子真的和桃花劍仙相熟?!”李翰林滿是震撼的說道。

“壞了!我已經開始有些相信,北離世子真的和桃花劍仙有一腿了!”劉長卿更是滿麵悲痛的說道。

“還得是北離世子啊!連桃花劍仙都拿下了!真是讓人恨欲狂,嫉妒的牛牛發紫啊!”林缺更是羨慕不已的發出了悲鳴。

全然不在意旁邊的高官大臣用怪異的目光注視著他們三個人。

“北離世子請坐。”聽到徐無塵竟然將自己放在第二位,女帝鳳眸微眯,清冷的聲音中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味道。

“多謝女帝陛下。”徐無塵聞言,拱了拱手帶著玉露坐在一旁女帝為自己準備的座位上。

“這個女帝還挺貼心的,竟然給你準備了這麼好的位置,難怪世子你能從她那裡拿到貼......”看到女帝竟然讓徐無塵坐在她的身畔,玉露侍立在徐無塵的身側,剛欲說點什麼,直接被徐無塵堵住了嘴巴。

“嗚嗚嗚......”少女隻能發出一陣不甘的聲音。

一旁的桃花劍仙則是敏銳的捕捉到了徐無塵和玉露的聲音,有些狐疑的看著徐無塵,情急之下開口問道:“她在說什麼?!為什麼無......世子殿下要捂著她的嘴?”

“冇什麼,小女孩說胡話。”徐無塵笑吟吟的說道,同時狠狠地瞪了一眼玉露,暗含威脅之意。

“哦。”桃花劍仙聞言,不禁微微點了點頭。

咚咚咚!

隨著幾聲鐘鳴。

萬國修真大會正式拉開了帷幕!

下方的人群立即沸騰了起來,滿是期盼的看著桃花劍仙和女帝。

“今日,由本座來主持這次萬國修真大會!”桃花劍仙看到徐無塵的出現,社恐纔好了一些,然後起身用劍在空中龍飛鳳舞的寫道,“在這次萬國修真大會開始之前,本座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宣佈!”

“什麼事情?!”聽到桃花劍仙的話語,不少人都紛紛側目而望,看向了桃花劍仙。

隻見桃花劍仙收起長劍,懷抱著長劍,站在徐無塵的身前,淡淡的說道:

“本座從今日起,將擁有屬於自己的道侶,也是永生永世唯一的道侶!”

“他就是北離世子!”

說完,桃花劍仙走到徐無塵的麵前,將自己的頭埋入了徐無塵的懷中。

“哈?!”看到林清照這般不按套路出牌,徐無塵不禁一怔。

道侶?!

自己?!

“我不同意!”

“我不同意!”

突然間,兩道聲音異口同聲的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