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同意!”

女帝和國師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直接是對桃花劍仙的話語提出了異議!

然而現場的眾人,此時更多的是在意著桃花劍仙方纔的官宣。

林清照的話語,猶如大荒星隕一般。

重重的砸落在皇城上空。

惹來所有人的矚目。

桃花劍仙竟然當衆宣佈要和北離世子結為道侶?!

這個訊息,直接是當場讓無數的男子為之心碎。

桃花劍仙身為絕世女劍帝,在整個天元界中都是無數男子的夢中情人。

想要和桃花劍仙結成道侶的男子,足以將整個大乾王朝踏平。

可惜的是,桃花劍仙的修為足以讓絕大部分的男子望而卻步。

剩下的那些就算是擁有著道門二品乃至道門一品的實力,也寥寥無幾,還大多都是一些上千年的老妖怪了。

彆說他們拉不拉得下老臉去追求桃花劍仙,就算是有那麼幾個去了,也被桃花劍仙毫不留情的拒絕了。

運氣好點的能得到桃花劍仙用劍刻出來的一個“滾”字。

運氣不好的就直接被桃花劍仙一道劍氣送走了。

然而現在竟然告訴他們,桃花劍仙要和向來聲名狼藉的北離世子徐無塵結為道侶?!

“我的女神竟然要和北離世子結為道侶,我的道心破碎了!”

“你這道心也太容易破碎了,還是去當武夫吧!”

“可惡!這北離世子除了長得帥,家世好,而且聽說還是北離第一槍之外,我到底哪點不如他啊!”

“你都這麼說了,你覺得你哪裡還能比得上北離世子?!”

“痛!太痛了!北離世子他到底有什麼特色?!竟然能夠博得桃花劍仙的青睞!”

下方的少年和一些對桃花劍仙懷有憧憬的男子瞬間發出陣陣哀嚎,宛如人間悲劇。

許多大乾王朝皇城的女子也瞬間為之心碎。

要說這大乾王朝皇城內誰的名聲最差,那不一定是北離世子。

但要說哪個男子最得女子歡心,那定然是北離世子了。

不外乎其他,隻因為徐無塵風度翩翩,絕代風華,震驚皇城第一帥不說,還是北離世子。

這足以讓任何一個女子為之瘋狂!

甚至聽聞有些名門閨秀在得知徐無塵喜歡勾欄聽曲後,還想要去當那花魁,差點被家裡人打斷腿才拉回來。

“完了,桃花劍仙竟然也傾心於世子,看來我是冇有機會了!”

“哪怕是能夠嫁給北離世子當小妾也好啊!”

一些比較花癡的女子更是為之潸然淚下。

而高台上的當事人,此時還處於一臉懵逼的狀態。

“我?!道侶?!”徐無塵用手指了指自己,有些愕然的向仙子求證。

淦!

這劇本可冇跟我說過啊?!

看著眼前一臉認真的林清照,徐無塵不禁有些懵逼。

他倒是知道眼前的人兒對自己的心意。

不過徐無塵壓根冇想到林清照會這麼大膽,主動示愛。

更冇想到的是,她一個社恐居然敢在千萬人的麵前宣佈這種重大的事情!

徐無塵倒也不是那種扭扭捏捏,惺惺作態之人。

林清照這樣超凡脫俗,仙姿絕世的女子願意和自己結為道侶,而且兩個人本身也有著一段塵緣,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隻是徐無塵還需要顧慮一下自己的世子身份。

他要是有了桃花劍仙作為自己的道侶,那麼女帝會不會起什麼壞心思就不好說了。

還不待徐無塵多加思索。

倒是一旁的女帝和國師兩個人直接挺身製止了桃花劍仙這一行為!

隻見向來穩坐高台,心思縝密,難知如陰陽的女帝,現在也儼然是沉不住氣了,直接是從龍椅上起身,冷冰冰的發出了異議。

女帝被黑絲所包裹的**,因為憤怒和激動,微微的顫抖著,掀起一陣讓人血脈賁張的弧度。

絕美脫俗的清顏上,更是隱隱浮現出一抹黑意,狹長的鳳眸微眯,隱隱有寒芒閃爍,眉心的梅花硃砂更是閃爍著鮮紅的光芒,鮮豔欲滴。

一旁手執拂塵,淡然出塵,超脫世外的國師也罕見的在公開場合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隻見顧清寒清純和嫵媚交雜的氣質中,多了幾分入世之味。

堪稱仙姿的絕世玉顏上,多了一絲黑化。

一雙柔情似水,妖豔魅惑的桃花眼中,更是散發著一縷不善之意。

身為大乾王朝最重要的兩個人。

洛瑤光和顧清寒兩個人同時對林清照的偷跑行為做出了製止。

“很好!就是這樣!我要血流成河!”看到這一幕,九公主純真的大眼睛中,閃爍著與自身氣質完全不符的腹黑氣息。

乖巧可人的玉顏更是因為興奮變得紅撲撲的,像蘋果一般誘人,讓人忍不住想要輕輕咬上一口。

就像是一個披著聖女外皮的魔女。

看似甜美純真的外表下,是一顆充滿了邪惡的內心!

隻要這些女人打的兩敗俱傷,她就可以獨占徐無塵了!

一旁侍立在徐無塵身側的玉露。

小小的眼睛,大大的震撼。

乖巧可人的小臉上,寫滿了對自家世子的欽佩之感。

能夠讓這些身居高位,堪稱一方巨擘的女子為了一個男子而爭奪。

這番壯舉,縱觀天元界,也隻有自家世子辦到了捏!

“啊!不愧是柿子捏,竟然能夠得到這麼多女人的芳心!就連女帝和國師都被柿子偷偷拿下了,真是太讓人欽佩了捏!柿子是不是已經準備好被分屍之後,讓玉露帶著你的屍體回北離了捏?!”

玉露眨巴著自己水汪汪的卡姿蘭大眼睛,滿是好奇的向徐無塵問道。

哪怕是身為局外人的玉露,此時也嗅到了空氣中瀰漫著的硝煙味兒。

很顯然,洛瑤光和顧清寒兩個人製止林清照,顯然除了政治上的因素之外,還有著很大的私慾!

“閉嘴!”聽到玉露在旁幸災樂禍,徐無塵冇好氣的敲了一下少女的頭,冷聲道,“要是本世子死了,你也討不了好!”

這個丫頭竟然還不知道他們兩個人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嗎?!

要是自己真遇到危險了的話,徐無塵肯定要拉著玉露墊背的。

至少黃泉路上還有個丫鬟陪著自己,也算是不至於當個寂寞鬼。

“哦。”玉露有些悻悻然的抱著自己的小腦袋,委屈的嘟囔道,“世子自己不檢點,不守男德,竟然還想拉人家墊背,真是個人渣捏!”

看著眼前三個氣場驚人的女子,徐無塵一陣頭疼。

他現在還不太確定女帝和國師兩個人究竟是什麼情況。

不過她們兩個人這個反應,總感覺不會是什麼好事。

“該死!總不能我之前的猜測全部一語成讖了吧?!”看著眼前的局勢,徐無塵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看到女帝和國師兩個人同時反對自己,林清照神情微變,清脆如珠玉落地的聲音中也帶上了一抹不善。

“我和北離世子情投意合,想要結為道侶是順應自然,跟兩位似乎扯不上什麼關係吧?!”

果然!

狐狸尾巴露出來了!

林清照早就懷疑這個女帝對徐無塵抱有邪念。

隻是讓林清照冇想到的是,眼前這個看起來風騷入骨,清麗出塵中夾雜著妖豔的道姑,難不成也和徐無塵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

想到這裡,林清照隻覺陣陣揪心。

怨念油然而生。

滿是幽怨的看了一眼徐無塵。

洛瑤光神情微沉,清冷的聲音帶著幾分堅定,據理力爭道:“北離世子既然是我大乾王朝的世子,那麼他的人生大事,自然不是能夠輕易定下的!這可是關乎到了我大乾王朝的國本!”

林清照秀眉微蹙,嗤笑道:“這種藉口也太蹩腳了,北離世子誠然身份不凡,但是他的婚姻怎麼就關乎到你大乾王朝的國本了?你大乾王朝的國本可是在你自己身上。”

顧清寒桃花眼幽怨的瞥了一眼徐無塵,淡淡的說道:“不錯!北離世子可是我大乾王朝的唯一異姓王之子,為了大乾王朝的穩固,那麼北離世子必須和同樣對大乾王朝忠心耿耿之人,或者利益相關之人聯姻!”

“......”

壞了!

徐無塵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傳來一陣心虛和愧疚感。

不知道為什麼。

林清照用幽怨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時候,自己還是能夠理解的。

偏偏顧清寒和洛瑤光兩個人用複雜的眼神望著自己的時候,也本能的升起一陣心虛和愧疚之情。

就像是自己做了什麼對不起人的事情一樣。

聽到顧清寒的話語,洛瑤光的眼神中閃過一抹精光,極為愧疚的看了一眼顧清寒,然後附和道:“不錯,國師說的極為有道理,這纔是符合北離世子的最佳選擇!”

很好!

果然國師是和自己站在一起的。

有了國師的協助。

洛瑤光就不信還拿不下徐無塵。

畢竟和大乾王朝最利益相關,最忠心之人,那肯定是身為大乾王朝女帝的自己啊!

除了自己之外,還有誰能夠擔得起這種職責?!

朕看錯你了啊,清寒!

你和帝師永遠都是朕的肱股之臣!

女帝本來還以為顧清寒是有自己的想法。

冇想到一切都是為了她!

果然她們兩個人的姐妹之情不是白來的!

“這個簡單,本座隻要成為你們大乾王朝的客卿,接受你們大乾王朝的皇室供奉,這個問題就可以完美解決了。”林清照輕描淡寫的說道。

以她的實力和身份,任何一個王朝都恨不得跪求她成為供奉。

而一旦成為供奉之後,她就必須效忠大乾王朝。

除非大乾王朝先對她不利,不然她縱然是天人境強者,也不能撕毀協議,危害到大乾王朝的皇室安危。

顧清寒聞言,神情微變,柔媚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冷意,排斥道:“大乾王朝已經有本座作為國師了,自然容不下桃花劍仙了,一朝道統怎能有二人!”

她們兩個人都是道門一品天人境的高手。

要是當真共處一室的話,雖然說不會帶來特彆嚴重的影響。

但是肯定會對大乾王朝的道統產生一定的影響!

林清照聞言,冷哼一聲:“哼!本座隻是和北離世子結為道侶,又不會在大乾王朝傳教,更不屑於教導他人,怎會對大乾王朝的道統產生影響!”

聽到林清照的話語,顧清寒終於是有些忍不住,嬌媚的聲音中帶著幾分不甘:“當然!世子當初可是許諾要和我結為道侶的,現在怎容你突然橫插一腳!”

“結為道侶?!哈?!”聽到顧清寒的話語,林清照瞬間嬌軀一僵,如遭雷擊。

仙姿絕世的清麗容顏,瞬間黑化了大半。

就連天空的雲彩,此時都隱隱轉化為了烏雲,密佈在上空。

“???”

一旁的徐無塵更是有些懵逼。

淦!

自己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

難不成在自己不記事的時候,當真發生過這種事情?!

還是說自己模擬器中什麼時候說過?!

“不愧是世子!拿了女帝的貼身衣物不說,連國師都冇放過!真有你的捏!”一旁的玉露聞言,滿是震撼的看向了自家少主。

究竟是什麼時候,自家少主做出了這麼多壯舉啊!

少女的心中不禁深感遺憾。

她竟然冇有機會親眼目睹,看看徐無塵是怎麼讓這些高高在上的高冷仙子,變成他一個人的禁臠的!

“清寒......不對,國師!你真是太令朕失望了!”一旁的女帝也神情微變,隱隱有黑化的跡象,清冷的聲音中帶著濃鬱的不甘之意,盯著徐無塵說道,“而且徐師你當初說過了,當朕鳳臨天下之日,你會永遠陪在朕的身邊,而皇夫這個位置,朕一直都是替你準備的!”

“皇夫?!”徐無塵眼前一黑。

感受到三個絕世女子身上傳來的陣陣森寒之意。

徐無塵隻覺置身冰窖一般。

恩......

翻車了,該怎麼辦,急!

“你當初可是說過了,要陪我一生的,這些女人說的話,都是騙人的吧?”

林清照星眸彷彿失去了高光,帶著最後一絲倔強看向了徐無塵,清脆如珠玉的聲音,彷彿斷裂成無數道碎玉。

仙子的呆毛,更是筆直的站立起來,指向了眼前的徐無塵。

“世子殿下,或者說帝師,你當日說要和我結為道侶,可不會反悔吧?”顧清寒嫵媚的聲音中,暗含一絲危險之意。

看著已經在自己心中列為頭號情敵的顧清寒,洛瑤光隻覺被雙重背叛的痛苦深深地刺痛著心。

清麗脫俗的清顏上,泛起一抹堅定之意,冷若冰霜的聲音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勢:“世子殿下當日說過,朕鳳臨天下之日,永遠和朕站在一處,今日你們兩個人就算是說破了天,也休想動搖這個事實!道侶什麼的,無非就是朋友罷了。但是世子殿下卻是朕的皇夫,這是鐵一般的現實!”

說完,女帝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睥睨著桃花劍仙和顧清寒。

無形的戰場,在她們三個人的身周瀰漫著。

就連空中的烏雲都密佈在一處。

彷彿隨時會有雷霆霹靂從天而降!

徐無塵見狀,隻覺頭大不已。

很顯然,自己欠下的那些債,現在都上門來償還了。

“那個......今日是萬國修真大會的日子,事已至此,要不還是先點菜吧?”看著三個鋒芒畢露,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三個女子,徐無塵試探性的問道,“這些少年們都已經期盼很久了,不能耽誤了他們測試資質的時間不是!”

“不行!今日任何人,休想將無塵哥哥你從我身邊奪走!”林清照糯糯的聲音中,罕見的充滿了堅決,比起昔日跟隨在徐無塵身邊說學劍時還要堅定幾分!

“世子殿下,今日隻能是我的道侶!”顧清寒嫵媚嬌柔的聲音中,也充滿了決絕。

“你不管是世子殿下的身份,還是徐師的身份,今日朕的話語就是聖旨,你隻能遵照!”女帝輕移蓮步,走到徐無塵的麵前,凝視著徐無塵,極為堅定地說道。

“咕......殺了我吧!”看著眼前不可開交的三個仙子。

徐無塵心底發出了一聲悲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