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徐無塵宛如神蹟的潛力展現,林清照仙姿絕世的清顏宛若桃花綻放,滿是喜悅的看著徐無塵說道:“我就知道無塵哥哥永遠都是最強的!”

隻是下一瞬少女就有些氣餒,呆毛耷拉在頭頂上。

有氣無力的嘟囔道:“可是這樣一來的話,無塵哥哥就不需要我的保護了!”

“我覺得還是挺需要的。”徐無塵看了一眼麵前有些失落的仙子,淡淡的說道。

前提是你是真的在保護我。

徐無塵在心中默默地補充了一句。

這幾個女人,怎麼看都感覺想對自己不軌!

尤其是旁邊的顧清寒。

明明是個修道的出家人,看起來有種超然紅塵世外的飄逸之感,偏偏還有著成熟女子的嫵媚。

外表看起來既清麗出塵,又妖豔魅惑。

時不時用她那雙桃花眼從自己的身上掠過,讓徐無塵有一種說不出的異樣感。

彷彿自己成了獵物似的。

殊不知,最高級的獵人,往往都是以獵物的形象出現!

“世子殿下,你應該知道擁有這種天資的後果是什麼吧?”女帝坐在徐無塵的身側,鳳眸微眯,一臉玩味的看著徐無塵說道,“當今北離王手握三十萬北離鐵騎,朝堂內不少人都對此頗有異議。”

“女帝陛下的意思是?”徐無塵聞言,眉頭微蹙,隱隱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淦!

都怪這個什麼狗屁七皇子!

他想要作死,不要連累自己啊!

好好地放著天命之子的劇本不演,非要和自己這個終極反派模板的大BOSS正麵擊劍是吧!

洛瑤光清麗脫俗的清顏上,泛起一抹自信的笑容:“隻有世子甘願成為我大乾王朝的皇夫,才能夠讓袞袞諸公放下心來。要不然的話,朕也冇辦法堵住諸位大臣的嘴啊!”

話音落下,洛瑤光絕美的清顏充滿了腹黑。

看著眼前的徐無塵,彷彿已經是自己的甕中之鱉!

“本世子認為這種事情還有待商榷,畢竟陛下也知道,臣的身份比較特殊,這樣反而更容易讓諸位大臣擔憂。”徐無塵隻能夠硬著頭皮說道。

“沒關係,世子你還有的是時間考慮。”聽到徐無塵的話語,女帝笑意不減,淡淡的說道,“反正北離王身子骨還硬朗的很,也不需要世子殿下操心。”

她倒要看看,徐無塵還想和她鬥氣到什麼時候。

反正她有的是一生的時間來陪徐無塵玩這個遊戲。

“無塵哥哥,不用害怕這個壞女人,我是不會眼睜睜看著你受辱的!”一旁的林清照見狀,一臉義憤填膺的看著女帝說道。

“桃花劍仙,朕對你一再忍讓,是看在道盟的份上。北離世子不管從哪方麵說,都是朕的人,還輪不到你來插手!”聽到林清照的話語,洛瑤光神情微變,冷聲說道。

林清照向來怯懦的清顏上,浮現出一抹堅定地神情,極為自傲的說道:“無塵哥哥可是和我同床共枕過的,我們兩個人的關係早就註定了,而你呢?!”

“什麼?!不可能!絕不可能!”聽到林清照的話語,洛瑤光神情微變,鳳眸中隱隱有殺意湧現。

清麗的容顏上,更是黑化了一截。

看到自己的攻勢額外奏效,林清照星眸中閃過一抹喜悅之色,看著眼前的女帝乘勝追擊道:“哼!無塵哥哥還經常玩我的腿,說要玩一輩子我的腿,你呢!”

聽到林清照的話語,洛瑤光臉上浮現出一抹自得的笑容,清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嗤笑:“世子殿下可是要了我的苦茶子,說喜歡喝我的苦茶!”

“不可能!無塵哥哥纔不會做出這麼變態的事情!”林清照嬌軀微微一顫,有些不甘的說道,“無塵哥哥你快點說這是假的!”

“......”

感到一陣寒冷從自己的脊背傳來,徐無塵隻覺頭皮發麻。

這兩個女人怎麼什麼話都說得出口啊!

雖然說有隔音結界,隻有他們幾個人能夠聽得到。

但是總感覺還是有些微妙。

“世子殿下,我已經能夠想象到將來你的人生了,玉露會對你報以同情捏!”身畔的玉露看著徐無塵,精緻無暇的臉蛋上,寫滿了同情之色。

......

徐無塵在坐牢一般的狀況下,終於結束了萬國修真大會。

不過萬國修真大會雖然結束了。

桃花劍仙和女帝兩個人,身為這次萬國修真大會的話事人。

卻還有著其他的任務。

畢竟這次參加萬國修真大會的年輕子弟中,其中也不乏一些資質過人的。

大乾王朝可以將屬於大乾王朝的人才納入自己的稷下學宮。

當然,道盟的各位高層自然也要挑選他們心儀的弟子,加入自己的宗門。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資質普通的修士,也可以挑選自己想要加入的王朝或者宗門。

看到女帝和桃花劍仙兩個人正在處理著後續事宜。

徐無塵瞥了一眼已經昏沉的天色,如釋重負的說道:“呼......終於可以回府了。”

徐無塵很確信,這是他坐過最漫長的牢!

玉露眨巴著卡姿蘭大眼睛,好心的提醒道:“世子殿下,方纔女帝和桃花劍仙可是說了,要你和她們回宮捏!”

“除非嫌命長了,不然白癡纔會和她們回宮!”徐無塵淡淡的說道,眉宇間帶著幾分自得。

很顯然,自己還冇有活夠。

所以徐無塵決定直接開溜!

“徐師,或者說世子殿下,當初你答應貧道的事情,是不是應該履行諾言了?”

顧清寒突然走到徐無塵的麵前,妖豔魅惑的玉顏上,帶著幾分笑意,眉心間鮮紅的硃砂充斥著妖異的魅力。

眼前的女子明明擁有著少女一般白皙的肌膚和少女的純真,卻同時還兼具著成熟女子的嫵媚,簡直讓人不得不感歎上蒼的神奇。

能夠製造出這麼唯美的存在。

徐無塵聞言,輕聲笑道:“哈,本世子不太明白國師在說什麼。”

他確實是不太清楚他答應過國師什麼。

畢竟他印象中,和國師打交道的次數主要是那次禦書房中,還有將雲妃等人送到國師的道觀之後,他去觀察過幾次情況。

當時他也和國師單獨相處過,但是徐無塵的印象中他們兩個人應該是在談正事。

不過似乎隱隱間,他遺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世子殿下還真是個薄情人啊!”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輕笑一聲,不以為意的說道。

“世子殿下當日在道觀中,可是對我說過,願意以己身度化蒼生,成就那聖人功德!而且世子殿下還說了,願意和貧道共同探討天地陰陽和合**,以此來化解你和貧道所帶來的業債,拱衛我大乾王朝的國運!難道都遺忘了嗎?”

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陷入了短暫的沉思。

這些話,他似乎還真有幾分印象來著。

畢竟當時他和國師共同探討治國大道,似乎是多說了一些。

至於說他們兩個人的業債什麼的,印象不是很深刻了。

不過也可能是自己還冇有模擬到那一步。

徐無塵偷偷瞥了一眼正被事務纏身的女帝和桃花劍仙,一臉歉意的說道:“雖然說國師盛情相邀,讓本世子有些盛情難卻,隻是我今日府中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要不然還是下次吧,下次一定!”

“世子,你安心的去吧,府中的事情玉露一切都替你辦妥了!”玉露衝著徐無塵拍了拍胸脯,極為滿意的說道,“怎麼樣,玉露是不是很能乾!為了世子殿下的終生大事,玉露也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捏!今晚妥了!”

“世子殿下,這下應該冇有其他的理由了吧?”顧清寒有些意外的瞥了一眼神助攻的玉露,笑容愈發嫵媚的看著徐無塵說道,“還是說,世子殿下是想要反悔了,當那言而無信的小人呢?”

“哈哈哈......玉露你可真是太能乾了!真是能乾過頭了!”徐無塵皮笑肉不笑的看著自家的‘忠犬’侍女,笑容充滿了喜悅。

玉露歪了歪頭,一臉純真的看著徐無塵問道:“世子殿下的笑容不夠真誠捏,難道是想讓玉露接下來的幾天全部幫你料理了府中大小事務,方便你在皇宮中直接住下?”

徐無塵眼神微眯,笑吟吟的說道:“不用了!本世子可真是謝謝你全家了!”

“哦。”看到徐無塵身上隱隱有危險的氣味散發出來,玉露乖巧的選擇了閉嘴。

看了一眼麵前極儘妖豔魅惑的顧清寒,徐無塵陷入了短暫的沉思。

他怎麼總感覺,自己要深入虎穴了呢?

“世子殿下,貧道近來除瞭望氣之術外,還學了祈福之術,心誠則靈。”看到徐無塵還在猶疑不定,顧清寒笑吟吟的說道,“聽聞世子前些日子被那些花魁掏乾了身子,為了避免世子身虛體弱,貧道可以幫世子殿下祈福,讓世子殿下近期內都斷絕念想。”

“不必了,多謝國師掛懷!”徐無塵聞言,瞬間如遭晴天霹靂,故作從容的說道,“本世子正好有一些事情,也想要請教一下國師,國師帶路吧。”

身為北離世子,他可不願意成為那種言而無信的小人!

拚了!

就算是龍潭虎穴!

自己北離銀槍小霸王何曾畏懼過!

當然,最關鍵的是徐無塵也摸不透顧清寒的話語是真是假。

雖說顧清寒是個劍修。

可是指不定她當真學會了什麼祈福之術。

徐無塵可不想突然間發現自己心思通明,對那檔子事突然失去了念想!

聽到徐無塵的話語,顧清寒身上的純真和媚意相交雜,眉心間的硃砂愈發豔紅,堪稱絕世的玉顏上,更是瀰漫著足以魅惑眾生的笑容:“世子殿下,請!”

險些被亂了道心的徐無塵,戰術性壓了下自己的銀槍後,跟著國師一併離開。

“身為世子殿下的貼身劍侍,世子有難,玉露當然不能坐視不管!”看著眼前一副悲壯模樣,彷彿要被抓去當鼎爐似的徐無塵,玉露一臉認真的說道,“所以玉露決定站視不管捏!”

“......”看了一眼玉露,徐無塵有生以來,頭一次懷疑自己母妃是不是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比起金風來,這玉露已經不是一丁點的不靠譜了啊!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但是這金風玉露不相逢,自己就要辭卻人間了啊!

“世子殿下安心的去吧,玉露會在背後偷偷保護你的!”玉露偷偷附耳道。

“不,我已經對你產生了懷疑。”徐無塵一臉平靜的說道。

眼中已然失去了高光。

自己有生之年要是能回到北離,見到自己的母妃。

第一件事情就是讓母妃將那些劍侍給自己站成一排,任由自己挑選!

“世子殿下,要加快速度了哦?”發現徐無塵的步伐有些慢,隨時會被女帝和桃花劍仙注意到,顧清寒笑意灼灼的說道,“不然待會兒世子殿下會不會遇到什麼意外,貧道也不知道了。”

“咕......”聽到顧清寒的提醒。

徐無塵瞬間吞了口口水。

要是被洛瑤光和林清照發現自己跟顧清寒跑了,會發生什麼就算是自己下麵的頭也能想得到!

想到這裡,徐無塵立即加快了步伐,跟著顧清寒偷偷離開了高台。

高台上,一道身影悠然端坐在椅子上,靜靜地凝望著徐無塵和顧清寒兩個人離去的背影。

天真爛漫的容顏上,泛起一抹腹黑的笑容。

“有趣,國師還真是比我這個笨蛋皇姐和這個冰清玉潔,純真無邪的桃花劍仙聰明許多捏!”

“真想知道,待會兒皇姐她們要是得知自己被偷家的話,會是怎樣的神情,真讓人期待啊!”

“甚至我都不想急著提醒皇姐她們了!畢竟世子殿下早就是爛褲襠了,也不差這一次了,倒不如讓她們的妒火燃燒的更熾熱一些!”

少女那乖巧純真的臉上,湧起一抹完全不屬於自身的腹黑神情。

......

顧清寒的道觀就建立在內皇城中。

因為有過模擬器的經曆。

徐無塵倒是很熟悉眼前的地形。

哪怕是冇有顧清寒的帶路,也能夠輕車熟路的前往道觀。

而玉露則是在徐無塵離開高台之上,就消失不見了。

不多時,徐無塵就跟隨著顧清寒一同來到了道觀。

此時的道觀中,還有著一些女子正在焚香修道。

顧清寒避開這些人,將徐無塵直接引到了自己的臥室中。

剛一進門。

一股來自於迦南的上等熏香之味就撲鼻而來。

讓人心曠神怡,神清氣爽。

徐無塵原本被女帝和桃花劍仙搞的有些疲憊的身軀,也瞬間精力爆棚,元氣滿滿。

甚至徐無塵都懷疑這熏香是顧清寒一早就準備好的,就是在等自己。

“世子殿下,這裡的環境,想必還不陌生吧?”顧清寒徑直斜臥在自己的白玉床上,媚意叢生的看著徐無塵說道,“還是說,世子殿下已經快忘記了呢?”

徐無塵端坐在梨花椅上,打量了一眼四周。

顧清寒的臥室,他並不是第一次來。

之前他們兩個人商議正事的時候,也是在顧清寒的臥室來著。

顧清寒的臥室比較簡樸。

房間隻有三十多平米的樣子。

除了一張比較大的白玉床外,隻有一個飯桌,一個書桌,一個書架,以及一張椅子。

裝飾也極為簡單純粹,床榻上方懸著一柄太極劍。

床榻上,還擺著一本道家典籍。

和顧清寒身上冰清玉潔,少女純真,超然紅塵世外的那一麵比較相似。

“當然冇有忘記,還是極為熟悉的一切。”徐無塵淡淡的說道,“就連國師都這般熟悉。”

顧清寒聞言,一雙含情的桃花眼微眯,盯著徐無塵,魅惑的聲音中帶著幾分不善:“既然這樣,那世子殿下為何不辭而彆呢?你和女帝分歧,不願意見她我可以理解,但是世子殿下還瞞著我,又是幾個意思呢?”

“......”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微微一怔。

什麼意思。

難怪自己總感覺女帝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帶著幾分複雜。

原來自己之所以會突然消失,是因為和女帝鬨了矛盾?

這倒是個好訊息!

至少這麼一來,女帝對自己心懷愧疚的話,不敢做的太過分!

“抱歉,是貧道失態了,世子殿下還是喝杯茶吧。”顧清寒輕笑一聲,用靈力托著桌上的茶杯,朝著徐無塵遞去。

“就連茶杯都這麼熟悉。”徐無塵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茶杯,苦笑一聲說道。

這個茶杯,赫然是他第一次為女帝參謀朝政之時,顧清寒用的那個杯子。

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這個杯子還在。

之所以徐無塵很確切是同一個茶杯,自然是因為這個茶杯杯底有著編號。

這是皇家禦用的標識。

每年官窯出品,都會有這個標識。

以此來確定宮中物事的儲存。

看著杯中略泛蒼黃的茶水,徐無塵輕輕舉起茶杯一口飲下。

茶水帶著淡淡的香甜,是徐無塵從來不曾喝過的茶葉品種,而且還帶著一絲絲苦澀。

“這是什麼茶?”徐無塵皺了皺眉頭,有些狐疑的問道。

身為北離世子,這世上還有他不曾品嚐過的茶水?

而且他當國師時,也品嚐了不少皇家專供的茶葉,也冇有這種味道的。

顧清寒嘴角微微勾起,帶著一抹玩味的問道:“世子殿下你感覺貧道和陛下的,誰的苦茶更香?”

“哈?!”聽到顧清寒的話語,徐無塵一怔。

淦!

這是苦茶?!

ps:今天有點累了,二合一章節送上,明天起來再寫